燃文小说 - 玄幻魔法 - 妖虫之心在线阅读 - 第九十七章这是师尊的教诲

第九十七章这是师尊的教诲

        “为师也不是什么坏人,小孩子难免犯犯错,教训一下也就行了,不会怎么样的,来,跪下来,跟为师好好认个错!”

        昏暗的房间中,元辰伸手抚摸着怀中瑟瑟发抖的小人儿,瞥了眼天花板,语气温和,如果不是半空中还吊着一个血痕累累的摇晃身影,或许确实比较温馨。

        “呸!”

        浑身浴血的少年咧着沾满血迹的破烂牙齿笑了笑,一边咳着血沫,一边呸了一口,紧接着,四道紧咬着他的四肢,以白骨凝聚而成的蛇形锁链晃动,猛地勒住了他的脖子,越发收紧。

        少年剧烈咳凑着,脸色通红,青筋暴起,眼角狰狞,死死地盯着元辰,哪怕是死也不吭一声。

        “真是块难啃的骨头!”

        快要窒息的那一刻,元辰兴致缺缺地挥了挥手,锁链一松,把他放下,给了他重新喘息的机会,他又不是什么变态,可没有什么有挑战性才有趣的无聊想法。

        终究是难得的实验体,就这样杀了太浪费了!

        所以…才需要调教听话不是吗?

        揉了揉怀中小女孩的长发,元辰的眼神古井无波,有的只有无尽的淡漠,无所谓,硬的不吃,那就试试偏软的。

        “你的骨头确实很硬,就是不知道你这个可怜的小妹妹,骨头是不是也那么硬呢?从今天开始,你所犯的错,通通由你的妹妹受罚,你看如何!”

        看了眼跪在地上喘息的少年,元辰突然诡异地轻笑了一声,顺便还举了个高高,迎着对方恐惧的脸庞安慰道。

        “我的宝贝徒弟,可千万别怪为师不公平哦,以后要怪就怪你这一根筋的好哥哥吧!”

        “你…卑鄙,有什么事冲我来,泱儿是无辜的!”

        听到这番话少年睁大了眼睛,奋力挣扎着站了起来,摇摇晃晃的,想要冲上来。

        “你跟师尊…就是这样说话的?这次是小小惩罚,下不为例!”

        随手弹了一颗小骨珠打在对方的腿关节上,噗通一声跌倒在地,元辰转头看向了手中的小弟子,指尖一伸,一只骨素虫爬了出来,窜进了她的一只眼珠中。

        一阵撕拉的啃噬声响起,伴随着痛苦的哭喊声,连待在客厅的纪明两人都隐隐听到了一些小动静,眼中闪过了畏惧之色,立马闭口不言。

        “啊啊啊!疼!呜呜,哥哥,你在哪里,末泱好怕!”

        捂着流着血泪的眼睛,里面有一个小东西在肆意破坏,对方一边茫然哭喊,一边慌忙地四处伸手想要抓住什么,脸色苍白如雪,倒是让人有些不忍心。

        “忍耐能力有点差呀!所以我才不喜欢走后门的!”

        似乎嫌太闹腾,元辰所幸空出手,操控骨鞭捆住了她,吊在一旁,单手侧撑着下巴,喃喃自语了一句,他突然发现自己已经不知不觉,第一时间考虑到的东西和以往的视角大不相同。

        这或许就是习惯的力量吧!

        “放开她,不要这样,放开她,你放开她啊,有什么冲我来!”

        见此一幕,少年第一次惊慌失措了起来,哪怕是被噬肉啃骨也不曾色变的面孔,露出了恐惧至极的扭曲表情,耳边传来的每一次哭声都让他心如刀割。

        他拖着已经骨折的腿,在地上一寸寸地爬动着,拖出一道血痕,一直爬到了元辰的脚下,血淋淋的双手抓住他的衣袍一角,泪水在眼睛中打转。

        “你忘了…我之前说过的话了吗?”

        元辰不为所动,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

        少年的嘴唇颤抖了一下,眼中露出了挣扎之色,只是听着耳边的哭喊声,而他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他的心在疯狂滴血,在绞痛,他在父母的尸体前发誓过要照顾好妹妹的,不会让她再受到伤害的!

        一边是父母教导他的信念,一边是自己唯一的亲人,他到底…该怎么选择?

        “还不放手,你这一手的鲜血弄脏了为师的衣袍,看来还需要让你长长记性!”

        元辰不禁眯了眯眼睛,果然是软肋啊,看出了对方正处于挣扎的边缘,他再次添了一把火。

        “不要,不要,师…师尊,我…错了,我错…了,求求你…”

        在挣扎边缘中惊醒了过来,少年几乎脱口而出,然后颤抖着身体,在元辰的目光注视下,强忍着身体的疼痛,挺起上半身,跪倒在他的面前,不停地磕头乞求。

        只是比起身体的疼痛,他的心更加痛苦迷茫,眼中的神光都黯淡了不少,攥紧拳头,指甲深入血肉,那是名为信念崩塌的绝望。

        “好,知错能改,这才是乖孩子!”

        对此,元辰很是满意地点了点头,停止了惩罚,虚弱的哭喊声一时间小了下来,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小孩子啊,就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那么告诉为师,你的名字!”

        “末…明!”

        末明似乎也认命了一般,声音低沉地答道。

        “末明,末泱,倒是一对好名字!”

        “那你们的祖上,可曾有过源虫师的存在?有没有什么记忆!”

        元辰似乎又想起了什么,顺便问了一句。

        “我…不清楚!”

        这个回答倒不出所料,思索了一下,元辰也没在追问。

        “记住,只要你乖乖听话,那这世间就什么痛苦都没有了!”

        说着元辰伸出了宽大的手掌,按在少年低垂下来的后脑勺上,轻轻抚摸,一脸的慈善之意,不放过任何容易洗脑的时机。

        至于他是否还心怀怨恨,是否心服口服,元辰都不是太在意,如果识相点还好说,毕竟一旦修炼白骨玉心法成功,这就是一个可用的手下,光用来研究太浪费了。

        当然,要是还不识相的话,那就只能当个完完全全的工具人了,真那样实验起来反而更无需顾忌,怎么也不亏!

        只是扫了眼两人的伤势,元辰皱了下眉头,下手有点没轻没重了,如果之前倒不算什么,但黑二这一睡还真麻烦了,那可是他唯一高效的治疗手段。

        真是的,一到关键时刻就掉链子,这个废物要是醒的太晚,耽误了原定的计划,看他不扒了它的一层皮。

        简单粗暴地给两人包扎了一下,扔到床上,元辰转身走出房间,吩咐纪明照料好两个小家伙,便离开了宅院,还是得事先准备些药物,未雨绸缪,不能真因为黑二的缘故就彻底耽搁了。

        况且他也需要顺路去自己的小店坐一坐,一来看看血手屠有没有派人来找他,二来看看有没有什么好生意上门,毕竟刚被吞了那么金,他的财政又有些紧张了,急需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