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木叶之船新鸣人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四章 激战

第一百五十四章 激战

        烟尘散去。

        被砸出一个大坑的中心,鸣人不复存在,留在那的是一团人型的泥土。

        是土分身加土替身。

        用分身这样的小技巧,兑掉对手的大招,是性价比很高的方式,屡试不爽。

        八门遁甲是点燃身体的力量,一次爆发出来,就好像挤牙膏。

        正常情况下,一管牙膏想挤完,需要七到十秒。

        而若是往里面塞个炮仗,就可连牙膏带外包装一起炸开,一瞬间的事。

        八门遁甲就是起到这样的作用。

        小李的耐力,体力很充沛,可即便是如此,开一门爆发出去的力量之大,一度让他陷入短暂的虚弱状态。

        且八门遁甲对身体造成的损伤,痛,麻,僵直,极大程度的影响了行动发挥。

        刹那芳华的爆发,猛如虎,让无论男人还是女人,都吃不消,爆发过后,摇身一变,化身为软脚虾,有心无力。

        鸣人从地里冒头,手还维持着结印,

        冰遁,雪天冰地。

        以他的落脚点为起始,地面开始结冰。

        正处于虚弱,僵直的小李,连忙奋力起跳,躲开了第一轮,第二轮没能避开。

        处于半空,无处借力的他,被疯长起来的冰柱,冰锁链,困死。

        半空中,点点雪花浮现,这些七芒星的雪花,纤薄,锋利如刀片。

        最先被雪花触及到的是冰柱,切口光滑又平整,顷刻间,四分五裂。

        有这个例子在,小李的危机感上升到沸点。

        再不敢犹豫,鼓足气力,不顾身体开一门导致的虚弱后遗症,强行一口气连开三门。

        开门,休门,生门。

        恐怖的力量自体内爆发。

        震碎冰柱。

        扯断冰锁链。

        气劲荡开的冲击波,将周围的雪花,吹的尽数倒卷。

        心知爆发力非常短暂,小李大吼着冲向鸣人,蛮牛冲撞。

        速度快到一个地步,已经不再拘泥于招式上的繁琐,真正化繁为简,单纯的拳打和脚踢,就能造成惊人杀伤力。

        眼看冰封的地面在小李的冲锋下,脆弱如纸糊,层层掀飞,鸣人把结印速度施展的淋漓尽致。

        一秒六印。

        唰唰唰。

        堪堪在小李抵达近前时,结完。

        土遁,多重土流壁。

        借小李视线被遮挡的这个关头,他往旁边闪去。

        同时,土流壁竖起的土墙,撑不住小李的一撞,整个裂开。

        不断有新的土流壁升起,被撞碎。

        鸣人则躲藏在第一道土流壁倒下的烟尘中,悄悄跟上去,从后面接近小李。

        动态视力是普通水准,小李的视野跟不上他此时夸张式激增的速度,思维跟不上身体。

        听觉,嗅觉,这些都派不是用场。

        第一印象是,鸣人在土墙后边,突破了土墙,就能打到鸣人,小李在全力贯彻这点。

        短短两秒不到,小李已经打穿十四道土墙,始终不见鸣人,这才意识到不对。

        依旧是身体快过思想,条件反射的,一记回旋踢,扫荡开来。

        得到凯的真传,倾囊相授,小李清楚的很,眼前看不到,大概率是在背后,或者地下。

        右腿如战斧般横扫,带起的飓风,尘土飞扬,刮的观战众人睁不开眼。

        鸣人后仰,铁板桥,恰到好处的避开这一踢,双手用力一撑,重新站起,一把擒住小李的右胳膊。

        矮身,旋转,过肩摔。

        还要提起来再摔第二次,小李及时挣开,破解鸣人的攻势,双手如子弹般挥出,击向鸣人面门。

        鸣人锁眉凝神,或偏头,或扭身,或后仰,间不容发的躲闪。

        躲不开的就干脆捏紧拳头,来个硬碰硬。

        尸骨脉的血继限界,让鸣人的骨头硬度,在查克拉的支持下,比之金刚石也不遑多让。

        土遁,硬化术,让皮肤足以媲美岩石。

        迅遁,是最重要的一点,它让鸣人不会在速度上吃亏,落得个被动挨打的下场。

        经过前面几场战斗,还保存完好的场地,在这一战中,彻底崩溃。

        战斗余波摧毁了地板,雕像,一整面墙,就连那六层楼高的天花板,也被打出个窟窿。

        小李吃亏在没有一双好眼睛,单纯增长爆发力,速度,横冲直撞,小范围上的细节,处理不好。

        反观鸣人,见稽古能看的格外清楚,预判小李的动作。

        些微的差别,导致战局总体的走向,胜利往鸣人这边倾斜。

        “不够!不够!还要再快!更快!”小李暗道。

        体内门,在三门的基础上,再创新高。

        第四门,伤门。

        第五门,杜门。

        如果有观测战斗力的设备,就能够直观的发现,小李开五门时的战力,比三门要高出十几倍。

        不是一个量级,这根本不是下忍能拥有的力量。

        “喝啊啊啊!”

        小李的眼睛彻底化白,皮肤变红,青筋暴起,汗水成了绿色的蒸汽。

        那渺小的身体里,不知道潜藏着多少能量,正通过八门遁甲打开的门,疯狂四溢。

        绷带延伸出去,缠上鸣人的腰,左手抓牢绷带,往自己这边拉扯,右手向后,五指捏紧成拳,用力打出。

        这一切说来话长,实际上只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鸣人面不改色,以幻术,支配小李的五感。

        在小李的感观中,鸣人于不可能的情况下,生生挣断绷带,横移出一米,照这样下去,他这一拳就要打空了。

        小李咬牙,强行扭转拳势,往旁边移了一米。

        而在现实中,小李这移开的一米,就像是临时反悔,放水,不忍对鸣人下重手。

        在卡卡西和其它上忍看来是这样。

        卡卡西的写轮眼看不穿血继限界,更不另说,八云的血继限界,比常规血继限界的等次要高,与血继淘汰同级。

        鸣人并起手刀,查克拉经过风的性质变化,附着在手上,一刀,切开绑住腰的绷带。

        反手抓住小李的肩膀,翻转身位,让小李头下脚上的摔向地面。

        双手再一合。

        岚遁,大瀑布。

        水遁大瀑布只是高压的水流冲击,而岚遁,是水与雷的完美糅合,兼备了水的高压,雷的麻痹与移速。

        充斥着雷电的瀑布,倾盆而下。

        正应了那句,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凯紧张的心跳差点停止。

        大家屏住呼吸,伸长脖子观看。

        过了片刻,场中烟尘终于消散。

        小李虚脱的躺在变成废墟的大坑里,再起不能。

        不远处,是假装累的不轻,气喘吁吁,脸面苍白的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