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武侠修真 - 武侠世界里的锦衣卫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一章 见张永

第一百五十一章 见张永

        段天涯二人选的机会太好了。

        此时,正是大军进攻一片混乱之际,偏偏又有老头子将护卫着世子的兵士引走了一大半,两人伪装成王府护卫在这混乱时刻根本无人注意,顺利靠近到那世子身旁,世子岂能有活命之理?

        东瀛武功,比之中原武学虽然剑走偏锋,然而尺有所长,寸有所短,在刺杀一道上,东瀛武学,却是犹胜中原武功。

        段天涯没有收刀归鞘,反而趁着一众护卫都呆住之际,抬手一刀,便将这安化王世子的人头给削了下来。

        鲜血喷涌之间,其人拎起那颗人头,高声喝道:“安化王世子已然伏诛,尔等还要顽抗吗?!”

        声音在内力的催动下,却是犹如晨钟暮鼓一般,传递到数里之外,在嘈杂的战场上,却是清清楚楚的传到了每一个人的耳朵里!

        顿时,形势天翻地转,有些本来还在抵抗的王府护卫,却是直接不管眼前的敌人,转身便朝着府内窜去,却是想要逃走,不过只是一部分,还有一部分,比如说护卫世子的一众军士,闻听这一声大喝之后,却是脸上一片哀色,从世子被刺杀的震惊之中回过神来,各自拿起兵刃,便朝着那段天涯杀去!

        忠心之士,什么时候都不缺,哪怕并不多,烂船还有三斤钉,更不必说今日之前,还是军势浩大,准备发兵陕北的安化王府了。

        况且没了安化王世子,外边的大军很快便要攻了进来,他们不会被宽恕,只会是被当做谋逆者诛杀,既然后路已断,众人出手之际自然不会容情,能拉一个垫背的也是好的。

        这些军士杀气腾腾的朝着段天涯和祖千秋二人扑来,两人脸色都是微变,虽说他们的武功不畏惧这些王府护卫,可是这场中人数不少,乱刀之下,谁也不能保证不受一点伤,而且眼下他们任务已然完成,外边大军即将破门而入,他们也没必要与这些人死战,段天涯当即喝道:“走!”

        祖千秋可是老江湖,闻听此言,毫不犹豫的施展身法朝着远处掠去,段天涯也是朝着远处躲开。

        两人的身法不必说,绝不是这些王府护卫可以摸的到衣角的,不过这些军士已然心存死志,便是追不上也是不肯放弃,姜离和仇钺等人带兵入了王府,瞧见的便是两人被追赶着四处躲避的一幕。

        两名江湖高手被百十来名军士追来追去,虽然有些狼狈,却也有些戏耍这些军士的意味,姜离见状却是摇了摇头,道:“仇将军,命人帮帮他们吧。”

        “末将遵命!”

        仇钺应了一声,却是随即令身后的一名军官带领本阵人马冲了上去,此刻仇钺大军攻破王府,正是气势如虹战力高涨之际,反观那些王府护卫被段天涯二人弄的有些筋疲力尽,被仇钺麾下人马一冲,却是没有什么抵抗之力,便被切割成一个个小块,还没一盏茶的功夫,便被杀了个干净。

        那段天涯和祖千秋见状,却是来到了姜离跟前,段天涯献上人头道:“姜大人,不辱使命!”

        “段兄出手,果然不凡。”

        莫元示意身边两名供奉收下人头,笑道:“此番虽然段兄未能亲手刺杀安化王,不过刺杀了安化王世子,想必神侯哪里,少不了赏赐。”

        “义父命天涯结果安化王,只是想早点结束叛乱,如今叛乱在姜大人手里平地,义父必然是极其欣慰。至于天涯,只是想为大明做一些事,却是用不着什么赏赐。”段天涯道。

        他是自幼被朱无视收养的义子,在天地玄三大密探里面,朱无视最是喜欢他,自幼便被洗脑的忠君爱国,为大明效力在其眼中是理所应当之事,他还真不需要所谓的赏赐。

        “有功必赏,有过必罚,我大明如今圣天子在位,岂会薄待功臣,段兄不要赏赐,这传出去,只怕人家会说天子赏罚不公的。”

        姜离道:“段兄便是不想加官进爵,有什么愿望,与姜某直言便是,只要别过分苛刻,想必陛下应当会允诺的。”

        说实话,姜离也有些欣赏段天涯,这样一个听话的绝顶高手可不好找,还精于刺杀,如是能将其调入锦衣卫中,绝对会是他的左膀右臂。

        可惜,这个念头也只能是想想而已,朱无视是绝对不会放人的,而朱无视不放人,以两人的父子情深,想要收服段天涯,那是想都不要想!

        闻听愿望二字,段天涯眸中有一缕柔情闪过,脑海里亦是有一座荒岛浮现,不过转瞬之间,这缕柔情便被其掐断,只听他道:“天涯流落街头,这条性命是义父捡回来的,他老人家教天涯忠君爱国,如今天涯没什么缺的,如是陛下要赏赐的话,便赏赐在护龙山庄头上便是了。”

        “段兄,这番话还是回京再说,赏赐什么的,毕竟是陛下在拿主意。”

        姜离笑着岔开话题,还赏赐护龙山庄,厂卫争斗已然是足够乱了,护龙山庄执掌六扇门,一旦让这个势力再插手进来,那可是有的姜离头疼,他可不会为朱无视请赏。

        他道:“仇将军,素发大军剿灭府中余孽,再派人联络城内外军士,告诉他们只擒匪首,从者不究,尽快平定叛乱才是。”

        他们手中只有两千兵卒,而城内城外的兵马加在一起,零零碎碎的约莫两三万,真要是尽数追究责任,只怕他们这点人马却是会被尽数剿灭!

        当年吕布刺董卓,那王允便是不肯绕过西凉大军,才遂有李傕郭汜二人领大军攻打长安反噬的一幕,姜离可不会重蹈这个覆辙。

        仇钺应了一声,却是随即命大军全面进入王府,绞杀残余王府护卫,擒拿安化王的家眷,又令数骑飞奔赶往各个驻地报信,姜离见得大局将定,却是又要了一队兵马,领着青龙和手下的两名供奉,前往佛光寺拜见张永而去。

        安化王府中兵凶战乱,可是这大街之上却很是素静,却是早在安化王叛乱之时,城中的居民百姓便遭了一通灾,不知道死了多少,后来有法子的都逃出去了,少有还留在此处的。

        而到了这会儿,那些士兵却是来不及抢掠,只是忙着击败敌手,这之后的几日,才是这银川城乱的时候。

        自安化王府至佛光寺方向,却是并未军队驻扎,是以姜离等人一路极是顺利,当然,路上也遇见了不少被青龙领人击溃的佛光寺士兵逃窜,却是被众人随手斩杀。

        不多时,到了佛光寺内,姜离领着兵士搜寻张永等人的所在,却是最终在后院的一处禅房里找到了张永。

        此刻,张永这个钦差使团还不知晓外边发生了什么,耳听得外边喊杀声不断,连看守的兵士都走了,他们心中是极其疑惑的。

        毕竟以京城距离宁夏之远,他们被扣下这几日,还远不足以朝廷做出反应,平定叛乱,只怕此时那大军还在京城未出发来着!

        众人情知以安化王军势之盛,便是朝廷大军到了,平叛也不是三两日之间的事,是以也就懒得出去查看,只是在房间里静静等着外边事件的结果,殊料这一等,却是等来了姜离!

        张永本是在看见外边大股军士朝着禅房这边来心里担忧的时刻,但是瞧得推开大门,从门口处进来的那道年轻身影,这老太监双眼一瞪,满脸都是不可思议的神色!

        “离儿,是你!”张永难以置信的说道。

        “舅舅!”

        姜离看着眼前这位身穿一袭朴素青袍,清减了不少的大太监,忍不住冲上前去,一把拉住了他的手,道:“舅舅,你可安好,这些日子那安化狗贼可曾虐待你?”

        “杂家一切都好,那安化叛逆却是不敢拿杂家如何,只是好吃好喝的供着,倒是你,你怎么来了这里,是陛下派你来招抚的吗?”张永问道。

        大军这个时间点根本赶不过来,所以在张永看来,姜离应该是朱厚照派来营救他,安抚安化王的使臣。

        “是陛下派我来的,不过却不是安抚,而是剿贼!”

        姜离笑了一笑,道:“舅舅,你自由了,安化叛逆父子二人尽数伏诛,此刻整个安化王府已然尽数落入我掌中,其余叛军不足为虑,这叛逆平定了!”

        “你说什么?!”

        闻听此话,张永的两根浓眉好悬向上挑飞了出去,脸上露出了一股比看见姜离还要震惊的神情,须知,这安化王城外城内,坐拥近三万大军,宁夏边地又素来民风剽悍,惯出精兵,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短时日之内,便土崩瓦解了呢?

        “离儿,这个玩笑可开不得,杂家知晓你武功非比寻常,不过武功再高,在军阵面前也是无用,你实话与杂家说,外边到底怎么了?”张永面色凝重的道。

        不是他不相信姜离,他这个外甥虽然是才干超群,文武皆备,然而再是贤才,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安化王军势之强,如果当真这么容易被击败,当初他造反之际,岂会轻松控制整个宁夏全境,那些驻扎的军队将官,早便将其平定了!

        “舅舅,我又如何会骗你?”

        姜离无奈苦笑,却是只能一五一十的将发生的所有事一点一滴的讲来,除了隐匿他被桑巴活佛拉入精神世界悟出落红尘一事,其余的尽数说了出来,听的这张永一张嘴张的足以塞下两个鸡蛋了!

        不仅是说,还有证据,命手下将安化王和他世子的首级呈上,那张永一瞧,心里顿时一定,这二人他都见过,确认是安化王父子无疑!

        “好你个安化叛逆,你当初囚禁杂家之际,可曾想过有今日?”张永也不嫌弃那头颅血腥,却是一把夺了过来,恨恨的咒骂道。

        自从朱厚照登基之后,他可从来没吃过这么大亏。

        纵然是刘瑾权势滔天,可是他甥舅二人联手之下,却是足以与刘瑾分庭抗礼,甚至时不时还占点便宜,可哪里能想到,最终险些在这宁夏边地阴沟里翻了船?!

        也难怪他恨这宁化王了,也就是这头颅最终要进献给朱厚照的,不然的话,以他的脾气,非得将安化王挫骨扬灰不可!

        须知,但凡是太监,就没一个不是小心眼的,甚至是比女子还斤斤计较,睚眦必报。

        “也算是便宜你了,不然的话,待朝廷大军亲至,将你这狗贼擒下,只怕你少不得被凌迟处死,挨上个几千刀的!”张永气鼓鼓的道。

        对待谋反之人,大明天子惯来都是手下无情,方孝孺被诛了十族便可见一斑,朱氏皇族处理叛逆可是极为苛刻的。

        这般骂了一阵,出够了气,张永将人头交给了青龙,转而对姜离笑道:“离儿,你此番带人深入贼窝,凭一己之力平定叛乱,只怕传回紫禁城里,陛下还不知是如何高兴来着,你当真是立下了大功!”

        朱厚照素来好武,平生最大的梦想便是亲自提领大军,北上蒙古,犹如成祖朱棣一般,横扫漠北,建立不世之勋。

        只是可惜他年纪尚幼,底下一众大臣担心重演土木堡之变,却是无论如何都不准行,他也只能无奈作罢。

        如今姜离这不带一兵一卒便平定叛乱的事迹如是传了回去,那朱厚照龙颜大悦却是必然之事。

        说到底,姜离是朱厚照的亲信宠臣,他能立此大功,毫无疑问是为朱厚照在群臣面前涨了脸,朱厚照如何能不开心?

        “大功谈不上,只是运气好罢了。如不是遇上仇钺,此番我等除了刺杀安化逆贼,或是挟持他逼他放出舅舅,只怕也没什么旁的好办法了。”在张永面前,姜离自然是要实话实说的。

        此一行,当真只是运气好,但凡有一步行差踏错,便是满盘皆输的局面。

        不说在这敌境暴露身份之后会如何,单说那佛光寺一战,当真是姜离平生最险恶的一场大战,哪怕是面对东方不败,到底也是在明处的对手,可是那精神世界里,虚无缥缈,如不是最终悟出落红尘苏醒过来,只怕真的会彻底沉沦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