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首席御医在线阅读 - 第七九五章 立碑

第七九五章 立碑

        “秘书长!”

        寻州市委书记郭晚阳的岁数有点大了,这一小跑上来,喘得嘴都合不住,隔老远都能听到“呼哧呼哧”的声音,他扶着一棵小树顺了下气,就赶紧快步来到曲文波面前,道:“秘书长,我们来晚了,让您受惊了。”

        寻州市长关庆峰紧跟其后,道:“是我们没有把工作做好,请秘书长责罚!”

        曲文波刚才把白马县的领导批得狗血淋头,现在气已经消了一半,脸色也没有那么难看了,只是也没有什么好脸色,面对寻州市领导的自请处分,他冷冷地哼了一声。

        寻州市的一二把手,也算是一方诸侯了,而且一来就把姿态放得如此低,曲文波就算心里还有火,也还是要给对方几分面子的。

        “王右平,到底是怎么回事!”郭晚阳就回头看着白马县委书记王右平,脸上罩着一层阴云。

        王右平赶紧道:“郭书记,冲撞秘书长的罗国坚已经被控制起来了,镇政府里那些害群之马,也已经被县委就地免职,事情的详细过程和具体原因,我们会进一步核实,并且从严从重处理,坚决杜绝此类事情的发生。”

        讲这话的时候,王右平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郭晚阳质问自己,这就是有拿自己开刀的意,幸亏自己来得早,已经从严从重进行处理,否则郭晚阳这时候就要对自己不气了。

        郭晚阳确实有这个打算,如果只是不痛不痒地处理,肯定无法对曲文波做出交代,只是王右平已经下了重手,倒让郭晚阳无法再开这个刀了,当下只得狠狠训道:“太不像话了!”

        “是,请市里放心,请曲秘书长放心,这件事我们一定会严肃处理,给出一个满意的交代!”王右平又赶紧做着保证,只是心里有点犯愁,镇领导倒是好说,免了也就免了,谁让他们撞在枪口上了呢,可罗国坚怎么处理啊,只要罗国强不倒,怎样处理罗国坚还真让人头痛!

        正想着呢,罗国坚又缓过劲来了,当时扯着嗓子喊了起来,道:“郭书记、关市长,我是罗国坚啊,看在我大哥的面上,你们可要为我讲句话啊,只要能保我一条命,我大哥不会亏待……”

        郭晚阳和关庆峰齐齐变色,这罗国坚简直是要做死啊,生怕秘书长不知道你大哥是谁吗,这时候你这么喊,除了会让你大哥罗国强倒霉外,还能有什么好处。

        “混账!”郭晚阳狠狠地在地上跺了一脚。

        王右平也是吓出一身冷汗,回头想杀那几个警察的心都有,明明刚才都打了眼色,怎么还是没看住罗国坚啊。

        那几个警察这次可没再犯糊涂,捂嘴的捂嘴,下黑拳的下黑拳,顿时就把罗国坚弄得没了声响。

        “一个小小的石材商人,能量倒是不小,难怪有如此大的胆子,敢在朗朗乾坤之下羞辱恐吓政府官员,带领持械凶徒强占他人坟地!”曲文波冷冷说到。

        郭晚阳怕曲文波对自己有所误会,便赶紧解释道:“秘书长,前几天我们市里召开了一次争取高速公的动员大会,罗国坚做为石材供应商也有参加,我也是就见过他一次!”

        “是啊!”关庆峰帮郭晚阳做了个证,两人也是很头疼,市里争取高速公,眼看就要大功告成了,却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了这件事,搞得市里都不知该如何办了。

        市里当然得跟曲文波保持一致,毕竟曲文波是省委常委,手里握着一票,可以决定寻州市领导的乌纱帽,但这个节骨眼上要是罗国强倒了,市里的一切努力就算是白费了,等换了新的规划处长,就不知道又要唱什么调子了。

        一般来讲,如果前任半垮台,那么前任所推出的任何东西,都会被接任者给予暂时搁置,甚至是全盘否定,因为前任很可能就是栽在了这些项目上的,安全起见,接任者轻易不会去碰触。

        站在曲文波身旁的黑脸壮汉此时上前,在曲文波耳边轻声讲了一下罗国坚的底细。

        曲文波微微颔首,脸色顿时又变得难堪,只是仗着一个小小的规划处长,就敢如此嚣张,甚至连威逼曾毅跪下求饶的话都讲得出来,这是何其嚣张啊!

        曲文波的心里就有了主意,在来之前,大老板已经对他有所暗示,这次下来可能会有点事情发生,曲文波也早有心里准备。刚才一来就看到罗国坚的霸道,曲文波心里还有点纳闷,心道不过就是一石材商,这么一丁点的小事,大老板怎么会让自己亲自过来一趟处理呢,现在得知罗国坚的底细,曲文波倒是想到了一种新的可能,难道是大老板对省交通厅有所不满,想借此敲打敲打?

        既然你罗国坚罗国强两兄弟撞在了枪口上,那就拿你们开刀吧!

        曲文波拿定主意,就问道:“在这里开山采石,有没有国土部门的批准,有没有环境影响评估报告?”

        郭晚阳和关庆峰就不好回答了,为了争取到高速公的项目,市里对罗国坚的要求是全部满足,他要建石场,市里肯定是一大开绿灯,搞不好所有手续都齐全,至于审核和评估,估计就是做做样子。退一步,就算没有手续和审批,市里也肯定是默许支持。

        王右平此时道:“秘书长,据我所知,罗国坚的石场没有办理任何手续,针对此事,我们会做进一步调查,如果发现其中有什么违法行为,我们会加重处罚!”

        曲文波就点了点头,有这一条,罗国坚就跑不掉了,罗国坚跑不掉,罗国强自然也跑不掉。

        “把这些人全都带走!”曲文波一摆手,不悦道:“别让他们搅扰曾老先生的清宁!”

        王右平大喜,照曲秘书长的意,好像自己是闯过这一关了,他立刻吩咐警察把罗国坚和那些工人全部带走,人手不足,再从县里调派警力车辆,务必要把所有人都看管仔细。

        乱哄哄一阵,坟前就恢复了清净。

        郭晚阳此时上前一步,道:“秘书长,山里风大,您看……”

        曲文波没有理会郭晚阳,侧脸看着曾毅,道:“曾毅,大家都在等着呢,虽然出现了一点不愉快的事情,但别错过了时辰,误了大事。”

        曾毅点点头,招呼一声,道:“立碑!”

        黑脸壮汉此时走到一旁,从林子里扛出早已准备好的花圈,恭恭敬敬地摆在了坟前。

        等看清楚花圈上的挽词,寻州市领导集体惊骇了,因为这花圈竟然是省委大老板送的,这是什么情况啊,眼前这座山坟里葬到底是谁,怎么能让大老板派秘书长亲自过来送花圈致意,这待遇可是高得离谱,为什么自己之前一点都没听说!

        黑脸壮汉放下花圈,脚步不停,到林子里转眼又抗出另外一个花圈,只见上面落款是“沙南省保健委员会主任,曲文波”。

        寻州市领导又是集体意外,为什么曲文波前面的官衔不是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而是省保健委主任。

        不管为什么,大老板和省委秘书长同时送来花圈,都让寻州市领导不敢小视。

        村民们看罗国坚一行人被带走,心里又欢喜了起来,开始帮忙挖坑做碑基,还有一些后来赶过来的村民,大家一起动手,就把曾文甫的碑立了起来,开始进行加固。

        施伟此时瞅了空,悄悄来到市长关庆峰的身边,道:“关市长!”

        关庆峰看到施伟出现,很是意外,眉头一皱,道:“你怎么也在这里?”

        施伟没有解释这个,而是赶紧介绍坟地的情况,道:“这座山坟,里面葬的是当地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先生,姓曾,曾老爷子,以前是开堂坐诊的老大夫。曾老爷子的孙子曾毅,是我的党校同学,如今在东江省工作,今天是要给曾老爷子的坟前立块碑。”

        关庆峰一听,这才弄明白情况,心道难怪曲秘书长今天是以保健委主任的身份过来,省委秘书长亲自过来送花圈,确实有点规格高了,但要是用这个身份,倒是再合适不过了,当下他低声道:“这里事情结束,一定要向我引见一下你的这位同学,这可是我们寻州市的杰出人士啊。”

        施伟就点了头,他看得明白,这次省交通厅的罗国强肯定是要倒霉了,接下来市里能否拿下高速公项目,怕是还得靠曾毅帮忙啊。大老板都送来花圈,曾毅和大老板的关系岂不是显而易见?

        在镇里两位老人的主持下,立碑仪式开始举行,曾毅作为曾文甫唯一的亲人,亲手把碑立起来,然后在坟前磕了头,邵海波也跟着磕头,这一跪,哭得非常厉害,今天立碑的事一波三折,让邵海波的心里很压抑。

        曲文波敬献花圈,代表吴宝玉以及保健委在坟前鞠躬。

        寻州市领导紧跟其后,只恨自己事先没有得到消息,两手空空,也没带花圈过来。

        白马县委书记王右平则想着别的事,这座坟县里今后一定要照顾好啊,弄不好什么时候大老板又要问起来呢。

        立碑仪式结束,按照乡里的风俗,曾毅要请今天前来帮忙的乡亲和到场致意的宾吃顿饭,饭王国利早就安排好了,当下曾毅就邀请村民和曲文波到镇上去用饭。

        刚下了山,就看到一辆车匆匆而来,下来的正是罗国强,两兄弟长得有点相似,不认识的人也能猜出来。

        罗国强下车一瞧,就直奔曲文波而来,道:“秘书长!”

        曲文波似乎根本没看到罗国强这个人,他一扭身,直接上了车,然后绝尘而去,片刻没有停留。

        后面的寻州市领导一看,自然不敢去跟罗国强打招呼了,曲秘书长那架势,摆明了就是要收拾掉罗国强啊,这时候谁敢去沾晦气。

        没等罗国强过来,这些老狐狸一个个都钻进自己车里关上门,走得是毫不拖泥带水。

        眨眼间,山下就空了,只留下罗国强一个。

        罗国强面如死灰,曲秘书长连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这个行为意味着什么,他心里很是清楚,他此时都恨不得要杀了罗国坚,到底这家伙是怎么得罪了秘书长,竟让秘书长连一丝情面都不肯留。

        省交通厅的实权处长,有时候比排名手里没什么权力的副省长还要牛上几分,罗国坚敢那么嚣张,确实是有底气的,只是很倒霉,今天碰上了曲文波。

        在原地想了一会,罗国强钻进车子,打算跟过去,今天无论如何,哪怕是死皮赖脸,自己也要向曲秘书长解释一番,否则就真的是死定了。

        刚发动车子,电话响了起来,罗国强一看,当时心里就咯噔一下,不过还是按下接听,道:“厅长,您有什么指示?”

        “国强啊,下午厅里有个会,非常重要,希望你按时来参加!”电话里传来省交通厅长的声音,听起来非常温和,完全没有半丝火气。

        可罗国强的心却掉到了谷底,握着电话的手都开始发抖了,厅里几乎天天都有会,可什么时候开会,也需要由厅长来亲自下达通知了?这种事根本就不可能发生,偏偏今天发生了,而且还在这个节骨眼上,想想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有问题吗?”电话里再次响起厅长的声音,这次就有点压迫力了。

        罗国强回过神,道:“没问题,我下午准备参加会议!”

        “好,希望不要让大家久等!”厅长便挂了电话。

        收起电话,罗国强在车里坐了很久,他知道自己这次肯定是栽了,厅长这时候打开这么一个奇怪的电话,本身也是大有玄机的,现在摆在自己面前的就两条,一是趁上面还没动手,赶紧跑;二是回去参加会议,接受上面的处理。

        考良久之后,罗国强发动了车子,他决定去参加会议,在交通厅干了这么多年,从小科员一步步干到副处长、处长,他屁股下面肯定是一堆的屎坨子,但能坐稳这个位置,他也有点本事能量的,回去参加会议或许还有一条生,可一旦逃跑,那就万劫不复了。

        下午的省交通厅会议上,罗国强被厅里要求暂时放下工作,前去参加一项很重要的学习,这就是被卸了权。会议结束的之后,已经有纪委的人等在了门口,罗国强还没来得及去参加学习,就先去纪委报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