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首席御医在线阅读 - 第六八零章 难以捉摸

第六八零章 难以捉摸

        陶桃一把抓过曾毅手里的信封,大咧咧往那里一坐,道:“我瞧瞧你给我安排了个什么样的好差事!”说着,陶桃打开信封,从里面抽出一张报到函,展开了翘着脚念道:“小吴山养老基金……”

        曾毅点了点头,按着他原本的想法,是要把陶桃安排到南云医学慈善基金,只是后来想起陶桃往南云慈善基金捐款的事,曾毅又作罢了,陶桃的捐款既然是隐秘的,肯定就不想被人知道,自己真要是这么安排的话,难免陶桃会多想,她会觉得有一种隐私被侵犯的感觉,这陶桃就是属刺猬的,到时候说不定一生气,又要给曾毅闯下什么麻烦来。

        来想去,曾毅决定把陶桃安置在小吴山养老基金里。

        在曾毅向来,陶桃这种江湖巨骗要是进了养老基金,肯定是如鱼得水,养老基金的投资者,那都是国内企业界的大佬;基金目前管理的小吴山疗养基地,又是炙手可热,好多人托了得力的关系也要排上半年才能入住;小吴山的养老标准也开始进入了实质性的推广阶段,正需要陶桃这种八面灵通的人物。

        “这可是个好去处!”曾毅看着陶桃,笑道:“我已经把你的情况对小吴山的领导讲过了,那边的李主任对你非常器重,而且许下条件,说是只要你肯去小吴山养老基金工作,就立刻给你在小吴山落实一套别墅住房。机会难得,你好好考虑一下吧!”

        为了陶桃的着落,曾毅可是没少费心,大大的好处砸下来,就是要让这妮子能收心踏踏实实地工作,陶桃不屑地撇了撇嘴,把那报到函往桌上一扔,道:“这算什么,金屋藏娇吗?谁不知道小吴山就是你家的大后院!”

        曾毅被噎得差点呛出咳嗽来,这妮子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别人金屋藏娇,好歹还有个娇呢,可你这样的能算是“娇”吗,谁要是跟你走得近一点,都要整天提心吊胆会不会被你卖了!

        把报到函往手下一压,曾毅黑着脸道:“不去拉倒!”

        “别啊!”陶桃又站了起来,一把抓住曾毅的手腕,然后硬是把报到函从曾毅手下拽了出来,嘻笑道:“俗话说的好:‘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你对我这么好,我不得多考虑考虑嘛,免得稀里糊涂就吃了亏!”

        曾毅直摇头,心道我认识你这么久,就只见过别人吃亏的份,还没见过谁还能从你那里占到便宜呢,他道:“你慢慢想,想好了就赶紧去报到!”

        陶桃把报到函塞进自己的皮包里,道:“不过我也把话讲在前面,这可是你让我去小吴山的,别到时候我捅下什么篓子,你又不肯认账了!”

        “只要是工作方面的事!”曾毅说道,他倒是不怕陶桃闯祸,但也不能由着这妮子去任意妄为,这本来就是个凭空能卷三尺浪的主,你要给再给她一点颜色,这妮子立马就能把南江搅个天翻地覆,换了别人,曾毅还真不怕,偏偏陶桃这丫头还就有那么一点点能力。

        陶桃对曾毅的回答很不满意,道:“这话真多余!难道我是那种不明理的人吗?”

        曾毅看着陶桃,淡淡笑道:“我也觉得你不是!”说着,却是在不住摇头。

        陶桃就从椅子里站了起来,指着曾毅道:“我最讨厌你这种政了,一幅言不由衷的样子,真是虚伪!”

        曾毅无奈地一耸肩,道:“好吧,我承认你就是那种人!”

        “你……”陶桃也被呛得不轻,指着曾毅半天,最后一跺脚,道:“本姑娘是什么人,用不着你来讲!”说完,皮包往身上一甩,就噔噔地往办公室门口去了,嘴里犹自道:“真不该来,看见你就心烦!”

        曾毅笑了笑,道:“请随手关门!”

        “砰!”

        这丫头跟故意置气似的,本来都走出门了,听到曾毅这句话,又返身狠狠把门一甩,然后扬长而去。

        曾毅直摇头,在自己所认识的人当中,这桃子绝对是个最难捉摸的人了,就拿今天安排工作的事来讲,自己本以为这事肯定要费些周折,甚至这桃子都很有可能要搞出什么事端来呢,谁知道她就这么轻易接受了自己的安排,这大大出乎了曾毅的意料。

        不过这肯定是件好事,让这妮子找点正经事情去做,总强过她整天神出鬼没,猛不丁给你闯出个什么祸事要强!

        却说包起帆在办公室打了几个电话,这才拿起曾毅的批示,去给古飞渡送了过去。

        古飞渡看到批示,并没有多想,城建规划都是他这位常务副县长的分管范围,同时也是他手里很大的一项权力。在古飞渡来到丰庆县之后,曾毅并没有对几位副县长的分工做任何调整,古飞渡仍然掌握着县里最具分量的几项行政大权,而且曾毅平时很少干预古飞渡的具体分管业务。

        正因为如此,古飞渡虽然对曾毅有所成见,也还维持了一团和气的局面,毕竟曾毅对他还是很宽厚的。

        “请包主任回复曾县长一声,这件事我立刻着手去办!”

        古飞渡打发了包起帆,也没有推三阻四,直接拿起电话,让县城建局协调一下相关部门,尽快拿个规划报上来。

        城建局的效率很高,第二天刚上班,就把报告送到了古飞渡的办公桌上,报告是由办公室代为转送的。

        古飞渡对此很是不满,大概是觉得城建局的局长对自己这位常务副县长不够尊重,这种报告,本该是由局长亲自出来汇报的。古飞渡没有发作,也没有把这份报告束之高阁,但在心里把这件事记了下来。

        不过等翻开城建局的这份规划报告,古飞渡的脸色就连续变了几变,最后满布黑气,一掌猛拍在桌上,咬着牙道:“欺人太甚!欺人太甚啊!”

        站起身来,古飞渡在办公室里来回踱着圈,脸色黑得吓人,要是不这样做,古飞渡觉得自己都要被这口气给憋疯了,这曾毅简直是太霸道了,我古飞渡自从来到丰庆县,事事都小心谨慎,实在不想跟你发生什么冲突,你曾毅有本事,拉来了几个大投资项目,我古飞渡没你那么大的能耐,我捡一些你看不上眼的小项目,这到底碍着你哪里了?

        前面你说古浪集团的投资代表杰克王有前科,我古某人就退避三舍了,可现在古浪集团的总裁亲自出马,你不愿意接待,难道还要限制我古飞渡去接待吗!

        古飞渡在办公室里转了很久,越想越是生气,最后狠狠一跺脚:既然你曾某人不讲究,那就别怪我古某人不气了,你曾某人手眼能通天,但我古某人也不是没人管的孩子,这回我偏偏就要跟你把道理掰扯掰扯。

        心里拿定主意,古飞渡也不管那份报告了,直接吩咐司机备车,然后匆匆离开了县政府大院。

        等下午再次回到县政府大院,古飞渡就神定气闲了许多,提起笔在城建局的规划方案上批了几个字:“请立即组织论证”,然后让人给分发了下去。

        两天之后,徐明侠给曾毅打来了电话,道:“姜部长前几天托我核实你说的那件事,我压了几天,刚刚把你的那份数据转交了过去!”

        曾毅一听,精神大振,道:“谢谢你了,徐大侠!”

        徐明侠对曾毅的这个称呼很高兴,他可是常常自比那些古代侠的,当下说道:“谢就不必了,有件事还得麻烦你呢!”

        “只要能办到的,我绝无二话!”曾毅说到。

        “这件事对你来说一点都不难!”徐明侠呵呵一笑,道:“自从你提了特种钢材的事情,老爷子就上了心,你那边要是有这方面的材料,麻烦给我一份,要是老爷子问起,我也好露露脸。”

        “你精通军事,对特种钢材岂能不了解,太过自谦了。”曾毅气了一句,徐明侠需要这方面资料,哪里不能得到,非要从自己这里要,这分明就是给自己一个机会,也是给自己通个气,曾毅岂能不领情,道:“不过我这里倒是有些从国外搜集来的最新材料,今天我就让人给你送过去,你帮忙给鉴定一下真假。”

        徐明侠哈哈大笑,跟曾毅聊天,他觉得自己说话水平都上来了,道:“行!”

        挂了电话,曾毅又分析了一下,在情况没有核实之前,姜晚周自然不好公事公办,直接向东江省调阅地质灾害数据,一旦引起别人警觉,又万一情况不符,那姜晚周的脸就不好看了,不过既然姜晚周让徐明侠来暗中帮忙核实,就说明自己那天的谈话还是起了效果的。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姜晚周在看到那些数据之后,必然会有所行动的,当然了,陶桃的那些黑材料也起了点作用。

        现在就是等待了,看看事情到底能有什么样的结果。

        第二天上午,曾毅接到市政府办公室的电话,让他到市里走一趟。曾毅当然不可能这样稀里糊涂就跑去,他一边吩咐司机备车,一边让包起帆去打听了一下,才知道是副市长王志东要找自己谈话。

        不用猜,这肯定是那位盛工的“离间杀人”计奏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