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首席御医在线阅读 - 第六四三章 找上门合作

第六四三章 找上门合作

        “曾县长,我已经都调查清楚了,王总工确实是我们丰庆县人,三十年前独身一人偷偷去了港岛,直到七年前,他才返回丰庆县,将父母和亲人一起接到了港岛,三十年间,他就回来过这一次。如今留在丰庆县的,都是他的一些旁系亲属,其中关系比较近的,有两个叔叔以及几个堂兄弟。另外,王总工有个姐姐,早年嫁给了我们县的一位庄稼汉,后来离了婚,但有两个孩子,其中一个跟着父亲一方还留在县里。”

        为了做到保密,王超把这些调查到的资料都用脑子记了起来,都没有落在纸上,汇报了一番,他道:“至于其他的,都是一些关系更远的了,根据调查,他们从不跟王总工联系,王总工也没有联系过他们。”

        曾毅微微颔首,王超的调查还是很详细的,不仅调查到了王曦在县里的一切关系,还分出了彼此薄厚,这样接下来的工作就能抓到个重点。

        “其它的关系呢?”曾毅看着王超,问道:“比如早年的朋友、伙伴之类。”

        王超就道:“这个我也调查过了,早年跟王总工关系较好的有两个人,不过也是三十年都没联系过了,更没有见过王总工本人,现在就是王总工站在他们面前,怕是他们也认不出来了。”

        曾毅就抬手拿起茶杯,靠在椅背里饮了一口,心道这怕也是时代造成的,当年去港岛可不像现在这么方便,那时候是违法的,王曦偷偷去了港岛,全家都要担责任,这个情况下,亲人都不敢跟他联系,外人自然就更不敢了,时间一久,再好的关系也就淡了。

        “还有没有其它的?”曾毅又问。

        王超想了想,道:“倒还有个事情,因为无法求证,所以我刚才就没讲。”

        曾毅就道:“你说说看。”

        王超道:“我听说王总工唯一回来的那次,曾主动问起过一个人的下落,这个人叫做夏长宁。根据年纪大的村民回忆,夏长宁是三十年前下乡过来的知青,因为家庭成分不好,村民很少跟他走动,也没人知道他的具体情况,后来夏长宁平反之后就返回了城里,从此失去了所有音讯。”

        “王总工为什么会问起夏长宁?”曾毅问到,整个村的村民都不跟夏长宁打交道,为什么王曦都过去二十多年,还牢牢记着这个人。

        王超就道:“当年王总工偷去港岛,村里人就说是受了夏长宁的蛊惑,为此夏长宁还遭了批斗,我想这个说法可能是真的。”

        曾毅微微点头,如果是这样的话,一切也就顺理成章了,王曦一个村里长大的孩子,当年连县城都很少进,又怎么会知道数千里之外的港岛呢,必然是有人告诉了他很多外面的事情,甚至帮助他到了港岛,这个人应该就是夏长宁了。

        “继续调查,能找到这夏长宁最好,如果找不到,就守好调查到的这些人,一有王总工的消息,立刻向我汇报!”曾毅吩咐到。

        王超挺了挺胸膛,道:“请曾县长放心,这件事我一定办得漂漂亮亮。”

        送走王超,曾毅心中有些无奈,他非常看好王曦的这个特种钢材项目,下定决心要引到丰庆县来,可惜现在连王曦本人都找不到,让人有一身力气却无处使,这种感觉非常不好受。

        时间又过去大半个月,依旧没有任何关于王曦的消息,期间曾毅甚至联系了蔡成礼,让他帮忙在港岛找找看,但蔡成礼回复的消息是:王曦不在港岛。

        言下之意,只要王曦在港岛,我肯定能找出来。

        事情到了这个局面,曾毅也无计可施了,他甚至派出徐力在暗中帮忙寻找,可同样也是没有任何消息。

        正在办公室批文件,包起帆敲门走了进来,脸上带着几分喜色,道:“老板,门口值班室打来电话,说是孙睿小姐来了,同行的还有史密斯先生。”

        曾毅嘴角就挂出淡淡的笑意,道:“快请他们进来!”说着,曾毅就站起来从办公桌后面走出来,朝门口走去。

        刚出办公室,就看到孙睿领着史密斯出现在了楼道里。

        “怎么还搞起了突然袭击啊!”曾毅呵呵笑着,上前同史密斯握手,然后跟孙睿开着玩笑,道:“不会真怕我赖了你那顿饭吧!”

        “这次我主动上门,你想赖也赖不掉!”孙睿咯咯笑着,显得心情很是不错。

        “来,快请进,咱们里面说话!”曾毅笑着请两人进了办公室,包起帆立刻就送来沏好的茶。

        “你这办公环境很不错嘛!”孙睿站在那里,环视了一圈曾毅的办公室,道:“我还是第一次参观县长的办公室呢!”

        “这都是办公室的人给布置的,花了不少心!”曾毅笑着说到,然后指着沙发,道:“你快坐啊!”

        孙睿这才坐了下来,道:“以前只知道你治病很厉害,没想到你当官也这么有水平,我跟史密斯已经在丰庆县转了一大圈,只要提起县里施行的新医保,很多老百姓都是交口称赞。”

        曾毅摆了摆手,笑着坐在两人对面,道:“我以为你们都已经回去了呢。对了,省人民医院的事情最后是怎么解决的?”

        孙睿就道:“患者受损的部位已经长出了新皮肤,皮下组织功能组织恢复也很好,目前患者已经出院,相信再过一段时间,就可以痊愈了。”

        曾毅就微微颔首,患者出院,就表示这件事已经圆满解决了,他道:“那就好!”

        史密斯此时补充道:“根据对患者情况的预估,以及后面恢复所需要的花费,我们公司补偿给患者两万美金,包括误工费、营养费、和精神损失费等等,今后患者要是复发,治疗所需费用,仍由我们公司担负。”

        曾毅心道这本来就是你应该负担的,正是因为你公司设备的故障,才给患者造成了不必要的痛苦,这事要是放在米国,打起官司你赔的可就不是这一点点了,何况在米国你根本治不好。

        史密斯说完,朝孙睿打了个眼色,似乎有事情要让孙睿开口。

        孙睿就道:“曾……曾县长,史密斯先生今天过来,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想跟你洽谈。”

        曾毅笑了笑,道:“你还是叫我曾毅吧,听习惯了。”

        孙睿抬手捋了一下耳边的发丝,露出个淡淡的笑容,她没有纠缠这个问题,接着说道:“这次患者能够这么快恢复健康,全靠你的治疗方案,以及提供的药品。根据这段时间我们对治疗情况的追踪显示,马氏烫伤膏对放射性皮炎的治疗确实有非常好的效果,所以史密斯先生想和你谈一谈这方面的合作事宜。”

        曾毅就看向史密斯,道:“史密斯先生有什么想法,但说无妨。”

        史密斯凝眉索了片刻,道:“我们需要有更多的案例,以证明这种药物对放射性皮炎有显著疗效,在这个基础上,我想我们可以展开合作。”

        “这个没有问题!”曾毅说到,“我们的这种药物目前已经申请了临床测试,相关批文已经拿到手了,我们可以把临床测试委托给贵公司去操作,由你们亲自去验证疗效。”

        史密斯一听,就搓了搓手,如果是这样,那就再好不过了,现在只是一个病例,实在很难证明这个药的特殊效果,他道:“如果临床测试证明确有疗效,后续的开发和营销是否也能交给我们操作?”

        曾毅这时则笑了笑,然后拿起茶杯撇了撇浮沫,道:“在同等条件下,我们会优先考虑和贵公司合作。”

        史密斯的脸色就滞了滞,自己显然有些高兴得太早了,就算这个药确实是治疗放射性皮炎的特效药,但要拿到药品的开发权和经营权,还得看给出的条件如何,他道:“曾县长,你应该知道,国际药品市场和你们国内的情况完全不同,中药在很多国家地区是不合法的,想要把这个药品开发成符合标准的药品,需要我们的强大技术支持。”

        曾毅还是那副平静的笑容,史密斯这是讨价还价,不过说的也是实情,如果仅仅是以马氏烫伤膏的形式销售,很难获得国际市场,需要史密斯的公司运作技术,把药物中的有效成分提取出来,然后做成标准西药,这方面是史密斯公司的强项,史密斯是拿这个让曾毅妥协退步。

        “如果合作,我们可以做出一项承诺,我们会协助合作方改善和完善药品的配方,达到最好的疗效!”曾毅淡淡道了一句。

        史密斯就有些郁闷了,这也是他最怕的一点,中药的配方组合非常灵活,就拿这次的病案来讲,曾毅就加入了蛋黄油,想要进一步提高药品的品质和疗效,不是光有先进的分离提取技术就可以办到的,还得依靠中医师来完善配方。

        史密斯又朝孙睿打了个眼色,想让孙睿帮忙再讲两句,谁知孙睿装作是要打量曾毅的办公室,把头扭到了一边,以一种很欣赏的神色打量着办公室里的摆设布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