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首席御医在线阅读 - 第六三二章 豆腐菜

第六三二章 豆腐菜

        “认识,不过交情一般!”顾迪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和那位姓古的年轻人认识,随后讲道:“这个人就叫古浪,是米国古浪集团的实际掌控者,主要做进出口贸易,也做地产投资,同时还在国内拥有多家工厂,涉及的领域也很广,有化妆品、衣服、食品、家具、工艺品等,属于是内外两边赚钱,但主要赚国内的钱。”

        曾毅对此毫不意外,现在很多人都是这么搞的,公司是外国注册的,但业务却在国内,避税是一方面原因,另一方面是可以享受到外商投资的优惠待遇。只是,这个现象也从另外一个角度,说明了真正民营企业的生存环境之难,很多企业都是为了生存下去,被迫“先出口”,然后再“转内销”。

        “古浪这个人做生意的眼光还是很厉害的,前几年他拿到很多国外产品的代理权,赶上这几年汇率大涨,他从中赚了不少的钱,地产投资也做得风生水起。”顾迪讲到这里,顿了一下,道:“对了,因为生意的关系,南姐和古浪集团也有一些合作。”

        曾毅就道:“生意上的事,我一向都不掺和,也不懂。”韦向南同样也是做进出口生意的,和古浪有商业合作关系一点都不出奇,曾毅对此并不意外。

        顾迪就笑了笑,曾毅要是不懂生意的话,那古浪连念生意经的资格都没有,只是曾毅不愿意去经商罢了,但他所做的那些事情,同样也是一种经营,凡是曾毅待过的地方,都被经营得富裕了起来,而且有了可以持续发展的产业,比如南云县的将军茶,白阳的养老基地,这才是真正的大商。

        “古浪这个人还有另外一个背景……”顾迪卖了个关子,道:“你好好想一想,有哪个大人物是姓古的?”

        这倒把曾毅给问住了,他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并没有找到能对号入座的人物。

        顾迪看曾毅想不起来,就笑道:“你不知道也不奇怪,这个人很久远了,叫做古之郡,以前还当过部长。”

        曾毅这才“哦”了一声,有些想起来了,是有这么一个人物,是位很老资格的人物了,不过也确实很久远,因为古之郡在曾毅没出世之前,就已经去世了。听说古之郡有两个儿子,一位不喜政治,早年出国之后就没了消息;另外一位从政,早年还做过外交官,至于现在做什么,曾毅就不清楚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古浪应该就是古之郡出国的那个儿子之后了。

        “别小看这层关系,古浪这小子这几年在圈里混得很不错,叔叔伯伯认了一大堆了。”顾迪笑着说到,古家比起顾家,自然是要差一些了,可也不能小看了古浪的能量,尤其这小子还披了张海外侨胞的皮,影响力可是不小,顾迪这是在给曾毅提个醒。

        曾毅笑道:“他有几个叔叔伯伯,跟我有什么关系!”

        顾迪就道:“我也就随口一说,你心里清楚就行了,有些人并不好打交道,该敬而远之的时候,还是要敬而远之。”

        曾毅呵呵笑了起来,顾迪现在可比以前沉稳多了,竟然都说出了“敬而远之”这个词,这在以前根本难以想象,很多公子哥就是因为不明白“敬而远之”的道理,才给自己招来了灾祸。

        “我知道了!”曾毅说到,然后举起桌上的茶杯,淡淡笑道:“喝茶!”

        说实话,曾毅确实没想到古浪还有这么一个背景,难怪古浪集团的那个二鬼子投资代表如此嚣张,上次嫖娼被抓,竟然还敢反过来威胁一位堂堂县长。只是曾毅也没打算跟古浪集团有什么牵扯,而且曾毅对古浪这个人的观感也不怎么好,今天杰克王跳出来挑衅的时候,古浪可是始终站在一旁看热闹的,在省政府组织的大型交流会上,杰克王敢公然闹事,这背后肯定也有人在撑腰的。

        再说了,曾毅何尝又怕过这些有背景的公子哥,古浪要是还敢挑衅,那昨日孙翊、常俊龙、孙友胜的下场,就是明日古浪的结局。

        两人在会场角落里坐了一会,顾迪起身道:“走,到你们丰庆县的展台看看去!”

        曾毅也不气,起身在前面带,他知道顾迪这就是说辞罢了,不到展台转转,难道就专程来这里告诉曾毅那个古浪是什么来历吗?

        到了展台前,除了包起帆几个工作人员外,没有一个人,包起帆见过顾迪很多次,但始终不知道这位就是顾大省长的公子,只是隐约能猜到点。

        所以看到顾迪过来,包起帆精神大振,立刻从展台后面走出来,恭恭敬敬地站在一旁,道:“曾县长,顾总!”

        曾毅说道:“包主任,你把县里这次带来的几个项目,向顾总做个简单的介绍。”

        包起帆就流利就道:“顾总您好,很荣幸为您做这个介绍。首先,我们这次展示的项目共有六个,其中两个为医药项目,一个为……。截至目前,除了两个医药项目外,其余项目都已经成功和投资商达成了一些初步意向……”

        顾迪听到这里,就哈哈一笑,道:“成绩不错嘛!”

        包起帆就道:“顾总过奖了,主要是曾县长的决策正确,我们这次带来的几个项目,都是潜力大、收益好、且可行度非常高的好项目。”

        顾迪就反问道:“好像还有两个医药项目无人问津嘛!”

        包起帆就尴尬地笑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他侧头看了一眼,只见曾毅也没有生气,而是站在一旁,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

        “这个……相信迟早会有识货的投资商!”包起帆笑着答道,意是现在无人问津,只是没有人识货罢了,但项目肯定还是好项目。

        顾迪随手拿起展台上放着的项目介绍材料,翻了两页,回头问着曾毅,道:“你们的这两个医药项目,就是那位马老神医的独家秘方吗?”

        曾毅笑着点了点头,不过又道:“秘方倒不是什么秘方,是马老多年行医总结出来的验方。我们按照马老提供的病案记录,追访了一部分还可以找到的患者,结果显示这两个方子的有效率非常高,痊愈率也相当高,要远远高于市场上的同类药物,因此我们经马老的授权委托,对这两个方子进行市场开发。”

        顾迪对此也有耳闻,他知道曾毅已经把这两个药物交给南云医学院进行药理药性方面的分析,并且还申请做临床试验,这可是非常标准的药物上市流程,可以避免药物上市后的很多麻烦。而国内很多的中药,都不按照这个流程走,药品说明书模棱两可,这方面曾毅做得比较好。毕竟上市药品和大夫现场开药方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绝大多数的中成药是没有购买限制的,患者可以轻易买到服用,如果不做严谨的临床,不让患者明白这个药品是否适用、有何禁忌,那就是对患者的不负责。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曾毅并不着急寻找投资商,等临床的结果过了,那时候投资商会主动上门,丰庆县可以待价而沽,找一个很好的买家来做这两个药。

        马恩和总结的验方有很多,曾毅也是在千挑万选之后,最后选择了两个方便操作、且在中西医方面不容易给患者造成严重理解误差的配方,如果这两个药做成功了,今后曾毅还会推出类似的项目,尝试走一走中药现代化的子。

        “这个材料我带走一份!”顾迪把那份材料往桌上一放,道:“回头我仔细看看。”

        “好,我给顾总拿份新的!”包起帆立刻应了,然后跑到展台后面,从地上拿起一个印刷精心的袋子,里面放的正是项目的介绍材料,以及一些小礼品。这是事先早就准备好的,如果有投资商有兴趣,丰庆县就附赠一份,里面还有丰庆县主管招商各级领导的联系方式。

        顾迪把袋子一接,也不多逗留,对曾毅道:“我就先走了。”

        曾毅道:“我送送你!”说着,就和顾迪一起往外走。

        顾迪一边走,一边还道:“马老神医的这两个药,我有点兴趣,等临床报告出来,记得告诉我一声。”

        曾毅点了点头,道:“没问题!”他之所以没向顾迪推荐这个项目,倒不是因为药不好,而是现在中药性质的特效药市场,已经被一些卖“祖传秘方”的厂商给搞臭了,这些人整天在电视报纸上用各种花样吹嘘疗效,患者见多了,自然就对这类药物排斥了,要是好药,但开拓市场很难。

        送走顾迪,等曾毅再返回会场,就看到丰庆县的展台前多了位中年男子,正在跟包起帆在那里攀谈。

        “丰庆县现在有多少人……生活水平如何……”

        等走得近一些,曾毅就听到那位中年男子的话,心里觉得有些奇怪,这个中年人怎么会问这些问题,而且还用了“现在”这两个字,说明这人以前肯定在丰庆县待过,至少是熟悉以前的丰庆县。

        曾毅就仔细打量了一下那人,大概接近五十岁的样子,皮肤黝黑,双臂健壮有力,手指粗糙,一看就是常干力气活;可奇怪的事,这人身上却有一种很有修养的气质,讲话非常气,令人印象深刻的,是这人的两鬓是雪白的。

        “……我记得在人民礼堂的旁边有一家饭馆,是个老店,那里做的豆腐菜非常好吃……”中年男子看着包起帆,问道:“不知道那家店还在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