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首席御医在线阅读 - 第六零零章 局变

第六零零章 局变

        肖伟被曾毅问得一愣,随即辩解道:“曾县长,我不是这个意,我只是觉得为了我县的形象,这件事是不是可以低调处理……”

        “有一丁点的好消息,就迫不及待地到上级去邀功,但凡坏的消息,就全都藏起来捂起来,那我们的媒体岂不成了黑恶行为的保护伞,成了藏污纳垢之所?”曾毅的手在桌上狠狠一拍,发出“咣”的一声,道:“我看县里的宣传工作,存在着很大的导向问题!”

        会场顿时噤若寒蝉,曾毅这一发火,吓得谁也没敢再吭声。

        肖伟的一张脸白了青,青了白,他没想到自己一句话,就会引火上身,被曾毅批评为是宣传导向工作存在问题,还让他无法自辩。肖伟有些心惊胆颤的感觉,曾毅为什么要批评他,他心里很清楚,“有一丁点好消息,就迫不及待到上级去邀功”,指的就是上次龙窝乡事件的导火索——自己越过县里直接在《佳通日报》上发了的那篇稿子。

        看来曾毅早就对自己不满了,自己今天为贾仁亮辩解,刚好就是碰在了钉子上,碰得自己鼻青脸肿啊。

        肖伟只好闭嘴了,既然你姓曾的不怕上级批评,也不怕惹上麻烦,那就随你去好了。

        “纵容一个贾仁亮,日后就会有更多的马仁亮、张仁亮出现,我们要纵容到何时?”曾毅怒不可遏,喝道:“对于贾仁亮的这样的败类就绝不能手软,发现一个,要坚决处理一个,否则就是对整个干部群体的不负责!”

        会场冷寂得吓人,常委们大气也不敢喘一声,被曾毅话语里的杀气给吓到了。

        张忠明此刻环视一圈会场,说心里话,他实在是不想为了贾仁亮这么一个毫不起眼的小小局长,去惹上什么麻烦,更何况还牵扯到了外事纠纷呢,这件事不管怎么说,都会让自己这位县委书记脸上无光。但曾毅坚决变态了,张忠明就不得不有所表示了,他清了一声嗓子,沉声道:“既然曾毅同志主张严惩,那就表决一下吧,同意严惩的同志请举手!”

        张忠明没有表明自己的态度就提议表决,也有不愿意表态的意在内。

        岂料话音刚落,会场之中除了张忠明、曾毅、葛世荣、肖伟之外,其他常委几乎是在一瞬间就同时竖起了右手,县委办的主任熊小力在犹犹豫豫之中,也缓缓举起了右手,视线左右飘忽不定。

        张忠明当时脸色大变,夹在右手食指间的香烟一下就掉在了桌面上,他对这个结果感到太意外了,虽然在张忠明的默许下,曾毅在丰庆县逐渐压制住了葛世荣,并慢慢占据上风,但张忠明觉得整个丰庆县还基本处于自己的掌控之下。

        但是今天的常委们的表现,让张忠明看清楚了一个现实,丰庆县的主导权,已经切切实实被曾毅掌控了,而且控制得如此彻底,常委们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就支持了曾毅的表态,其中还有自己的铁杆心腹熊小力。

        虽然心里感到一丝的落寂和不快,但举手结果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张忠明稳住自己的情绪,伸手把烟头捡起,狠狠掐死在烟灰缸里,然后顺势抬起手,用严肃的口吻说道:“我同意!”

        张忠明举起手之后,曾毅也举起了手,丰庆县的常委会,出现了有史以来比例最为悬殊的差距。

        宣传部长肖伟就有些坐不住了,他也没想到举手表决会是这样一个局面,他在心中痛骂其他常委都是见风使舵的势利眼的同时,也在犹豫自己要不要举手。

        一番犹豫,刚咬牙痛下决定,肖伟准备抬起手进行表决,谁知手刚离了茶杯,那边张忠明已经把手放下了,道:“九票同意,两票反对,就按照表决的结果办吧!”

        肖伟的脸一下就白了,自己倒是想临阵倒戈,结果还是晚了一步,照这个局势发展下去,下一个要倒霉的就是自己了。

        葛世荣的心情则坏到了极点,这真是“墙倒众人推、破鼓乱人捶”啊,自己还没倒呢,这帮势利眼就已经完全倒向了曾毅那边,不过他除了不举手表示反对外,也没有任何抗议的方式了,就算自己到市里告状,周副市长现在还自保不及,哪有工夫管丰庆县的破事。

        散会之后,曾毅主动跟过去几步,追上了张忠明,道:“忠明书记,好久没到你那里喝茶了。”

        “曾老弟想来,随时都可以来嘛!”张忠明哈哈笑着,脸上没有一丝的不悦,他也是个聪明人,从葛世荣的例子就能看明白了,以曾毅的强势,任何在丰庆县阻碍曾毅的人,都会被当作绊脚石踢开,他作为一把手,虽然对今天常委会上的情势不满,但绝不会因此就站到了曾毅的对立面,那样自己必将是下一个葛世荣。

        “那我就要去打打忠明书记的秋风了!”曾毅笑着跟在了张忠明的身后,道:“今天常委会对贾仁亮的处理决议,说明了在忠明书记您这位大班长的带领下,我们丰庆县的领导群体还是高度自律的,也体现了县委对某些干部的丑恶现象的零容忍态度,相信会极大提升干部队伍的风气。”

        “曾老弟说得非常对,对贾仁亮的纵容,就是干部群体的不负责,我这个当班长的,心里还是有数的!”张忠明摆摆手,表示自己心里没有任何的想法。

        曾毅也就不再多说,到张忠明办公室坐了一会,顺便提了提检测试剂项目的事情。

        张忠明一听这个项目当中可能还有顾迪的投资,顿时心情就好了起来,对今天常委会仅有的那点不快,也全都烟消云散了,有省里二号人物支持,自己去跟曾毅作对,只能是自找倒霉,还不如做好配合工作,实实在在把政绩捞到手,顺便找机会跟顾迪这位大少攀好交情,这才是识时务者该做的事情啊。

        从张忠明办公室出来,曾毅迈步朝楼下走去,按照计划,他打算去南希集团的工地上去看看工程进度。

        包起帆已经等在了楼下的二号车旁边,手里捧着曾毅的公文包。

        跨步要上车的时候,突然听到县政府大院门口传来呼喝之声,曾毅抬手去看,发现是有人要强行闯进大院,态度很是霸道,只是被门口的保卫给拦住了。

        “我过去了解一下情况!”包起帆麻利地把曾毅的公文包放进车里,就小跑着过去了。

        不大一会,包起帆又跑回来,急急说道:“曾县长,是那个被治安大队抓住的投资代表,他非要见你,说是要讨一个说法。”包起帆看着曾毅,神色有些焦急,毕竟这也算是他惹来的麻烦,他道:“要不曾县长您先到办公室等一会,我来处理这件事。”

        曾毅稍微一皱眉,心道原来这就是那位投资代表,没想到也是个二鬼子,他道:“我倒要听一听,他想讨什么样的说法,让他进来!”

        包起帆欲言又止,最后一叹气,又小跑着过去了。

        很快,包起帆就领着那位古浪集团的投资代表过来,道:“这就是你要见的曾县长!曾县长,这位是美国古浪集团的代表……”

        “我叫杰克王!”那位投资代表不等包起帆介绍,就直接亮出名字,道:“曾县长,我是你们丰庆县请来的投资商,按照道理,我算是你们丰庆县的贵宾了,可你们是怎么对待贵宾的,竟然把我在公安局拘留了整整一天,这是对我人身权利的极大践踏。作为丰庆县的县长,你必须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否则我一定会到你的上级部门去申诉!”

        包起帆一听,心里就腾腾冒火,你一个二鬼子冒充什么大头蒜,还理直气壮让曾县长给你一个解释,你算哪颗葱啊!

        曾毅倒是毫不生气,冷冷地看着那位杰克王,像是看一个小丑似的,等对方讲完,道:“公安局为什么要如此对待贵宾,包主任,你了解情况吗?”

        包起帆就道:“听说是这位杰克……王先生嫖娼了。”

        “胡说八道!”杰克王像是被踩了尾巴一样,立时蹦起来,指着包起帆的鼻子道:“你们是故意设好圈套来构陷我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这些官员肚子里的坏水……”

        曾毅一听,心道这位杰克王倒不是个二百五,能够讲出来这样的话,说明他对国内官场的情况十分熟悉,至少是位内行。

        “包主任!”曾毅直接打断了杰克王的咆哮,道:“你到公安局走一趟,了解一下情况,顺便把办案的材料复印一份,交给这位杰克王先生,好方便他到上级部门去申诉!”

        说完,曾毅看着那位杰克王,道:“对不住了,贵宾先生,治安队例行检查的规定,是经过县政府批准的,严格来讲,我这位县长也是当事人,由我对你做出解释,怕是不合适。要不你到上级部门那里去试试?需要什么材料,我们都可以提供!”

        包起帆差点没乐出来,公安局能有什么材料,无非就是这位杰克王先生光着屁股的照片罢了,他当时道:“曾县长,我看还是由我带着材料,亲自到古浪集团去解释沟通一下比较好,这样显得有诚意!”说着,包起帆威胁地看了杰克王一眼。

        杰克王气得差点吐血,身子不住颤抖,以他的经验,只要提出到上级部门告状,国内官员无不立刻态度软化,乖乖送上竹杠让自己敲,谁知道今天竟然碰到一个比自己还要无赖的官员,一点品都没有,不像官员,倒像个十足的流氓。

        “曾县长,希望你记住今天的话!”杰克王扔下一句狠话,恨恨地盯着曾毅两秒钟,,转身拂袖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