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首席御医在线阅读 - 第五五五章 人走茶不凉

第五五五章 人走茶不凉

        星星湖的这片别墅区,是建在一群湖心小岛之上的,少的,一个岛上只有一栋别墅,而多的,一个岛上也只有三四栋别墅而已。每个岛上的设施都非常完善,并且做了景观设计,这些小岛彼此之间有桥来联通,但却与外界隔绝。

        星星湖的湖水就是天然的隔离带,将这些小岛圈成一个独立的世外桃源,完全不受外界的打扰。

        当初在这个项目上,孙翊和常俊龙是下了很大心血的,这可能也是他们始终不肯放弃的一大原因。

        如今这里的绝大多数资产,都成为了小吴山养老基金旗下的财产,仅是这片别墅区,就已经让养老基金成功收回了投资成本。

        别墅区之外的星星湖景区,被高新园区开辟为湿地公园,免费开放供市民游玩,每到周末,来这里游玩的人非常多,周围荣城、白阳两市的市民,切切实实享受到了这个实惠,而将来搬到这边来住的人,更是足不出户,就能享受到各种便捷。

        小戴维购买的住所,是独岛独户,售价比起其他几栋别墅更贵,但对小戴维的财力来说,这并不是什么难事。小戴维如今常住在南江,除了负责戴维家族在国内的业务之外,还专门负责和南云医学院的几个合作研究项目,时不时还会到南云医学院去听听中医课。

        曾毅进去的时候,小戴维正坐在那里垂钓,他的房子后面是个天然的钓台,经过一番改造,小戴维将这里变成一座微型的渡口,还买了辆摩托艇放在那里。

        “曾大夫!”

        看到曾毅,小戴维撇下手里的钓竿,站起来朝曾毅招手。

        曾毅走上钓台,跟小戴维握手,道:“戴维先生好兴致啊,这种生活可真让人羡慕。”

        小戴维呵呵笑了笑,邀请曾毅坐下,道:“我这也是忙里偷闲,知道曾大夫要回南江,特意调派出时间来接待曾大夫。”

        说着话的工夫,家里的保姆送上了沏好的热茶。

        小戴维的嗜好很奇怪,家里沏茶用的茶壶,是一尊老式的瓷茶壶,带着蓝花,方方正正,里面足能装下一公升的水,完全就是喝茶如饮水的架势,他提起茶壶,帮曾毅倒了一大碗茶,道:“曾大夫前些天发给我的资料,我都看过了。”

        曾毅一只手捏起茶碗,轻饮了一口,茶是好茶,满口清香,他道:“戴维先生对这个项目有没有兴趣?”

        小戴维微微点头,道:“我很有兴趣!只是有些奇怪,这么一件好事,你为什么要选择和我合作呢?你完全可以自己来做,和江波医药合作也可以。”

        曾毅笑道:“有好事,当然是要和朋友一起分享。”

        小戴维笑了笑,摇头道:“生意是生意,交情归交情。这个项目如果要做的话,我更倾向于自己单独做,完全没必要找合作伙伴。”

        “你能搞定马恩博士吗?”曾毅反问,他很欣赏小戴维的这份坦率,生意和交情分得很清楚,这个项目虽然是曾毅推介给小戴维的,但小戴维却不介意于自己抢下来之后单独做。

        小戴维就捏起了下巴,道:“我联系了马恩博士,不过他没给我沟通的机会。”

        曾毅就笑了起来,他是见过马恩的,那是个很性情化的人,这种人用利益是很难打动的,否则马恩也不会拒绝了三千万美金的价码,这笔钱可足够马恩几世无忧了。现在乾州市虎视眈眈盯着这个项目,把所有潜在的对手都像贼一样防着,连曾毅都没办法接近马恩,小戴维就更没办法了,他根本就见不到马恩的。

        “我来搞定马恩博士。”曾毅看着戴维,道:“你负责拿到米国的生产批文,至于后面的市场怎么划分,你和江波医药去沟通。”

        小戴维直摇头,道:“你知道的,我们和江波医药是竞争对手。”

        曾毅呵呵笑了笑,竖起一只手指摆了摆,表示不同意小戴维的观点,道:“据我所知,戴维基金在国内始终不是江波医药的对手,你难道不想知道其中的原因吗?现在可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啊!这世上没有永恒的对手,只有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戴维先生以为如何?”

        小戴维就露出索的表情,曾毅的话确实有些打动了他。戴维基金旗下有几个药物,在国内和江波医药是竞争的关系,但不管戴维基金如何想尽办法,都始终难以撼动江波医药的市场份额,反而被江波医药眼看要赶出国内的市场。这次的合作,确实是一个很好的了解江波医药的机会。

        当然了,对江波医药来讲,这也是一个很好的了解戴维基金的机会,谁能在这次合作中受益,就看谁更会学习了。

        “正如你刚才所讲,我完全可以选择和江波医药合作,甚至都可以不把这个项目告诉你!”曾毅呵呵笑着,手里捏着茶碗,又道:“如果不是朋友,我今天可能也不会过来这一趟。”

        小戴维的两只手就捏在了一起,曾毅的意很明白了,这次的合作只是出于朋友之间的友情,但绝不强求,如果戴维基金没有意向,那就只和江波医药合作了。这让小戴维有些无法接受,这种试剂的前景还是很看好的,如果做好了,就算是分给江波医药一部分市场,那也能带给戴维基金每年好几亿的收入,这笔利益确实诱人,让人无法放弃。

        小戴维唯一顾虑的是,江波医药一直对欧美市场显示出志在必得的架势,如果和江波医药合作,很可能就给了对方一次打开欧美市场的绝佳机会,凭借这种试剂的名片效应,江波医药一定会把越来越多的产品推销到欧美市场去,并且用价格优势来抢占戴维基金的份额。

        不过,这事也不是不能谈,曾毅刚才也讲了,市场如何划分,可以再沟通,只要事先限定了市场的划分,这件事还是可以谈的。

        “我再考虑一下吧!”小戴维说到,他需要跟家里交换一下意见,不能立刻就答复曾毅。

        曾毅也就不再谈这件事了,他完全能够独力办下这件事,之所以非要找小戴维合作,有两方面的考虑。

        第一,马恩博士的试剂是在米国注册的专利,研制过程都在米国有备案,如果申请生产批文的话,要容易很多,只要拿到米国的批文,回过头再到国内,就算是重大投资项目了,批文会大开绿灯,通过这种出口转内销的办法,可以瞬间就把乾州市甩出几条大街;第二,曾毅不做则已,要做就要做最大的,众人拾柴火焰高的道理,曾毅再明白不过了。如果丰庆县只是和江波医药合作的话,将来的收益就会大打折扣,顶多算是小打小闹,这不是曾毅想做的事。如果加上戴维基金的全球市场,以及在世卫组织的强大影响力,那么这个项目绝对会为丰庆县带来不可想象的收益,甚至是巨大的影响力。

        这才是曾毅要做的事!

        “劳伦女士最近如何?”曾毅随口问到。

        “基本算是痊愈了,用了你的方法之后,血糖一直控制得很好,现在行走自如,精神也比以前好。”小戴维说到,劳伦当时的状况,比得了癌症还要难治,但这个被判了死刑的病,却让曾毅给救回来了,这已经达到起死回生的标准了,这个案例小戴维一直都在追踪。

        曾毅点点头,把这事记在了心里,这是他多年养成的习惯,对于治疗过的病人都会进行很长时间的随访,确认再无复发,才敢认为是自己的治疗起了作用。而不像现在的一些大夫,今天病情稍微轻一点,就吹成了神医,明天病情一复发,又能找出各种理由来。

        聊了一会,向曾毅咨询了几个医学上的问题之后,曾毅就不得不提出告辞,两人聊天的工夫,他的电话始终没有停歇过,接二连三地响起,都是约他见面的。

        “如果你有了决定,就尽快告诉我!”曾毅走出小戴维的家,跟他握手道别。

        “一有结果,我马上通知你!”小戴维答应了下来,眼神一抬,他看到了远处的保安,顿时皱眉道:“曾大夫,有件事,还要请你帮忙。”

        曾毅道:“请讲!”

        “小区的保安最近养了条狗,名字也叫‘戴维’……”小戴维无奈地耸着肩,道:“我找他们谈过几次了,不过他们没有理会我的抗议,我知道他们是你的朋友,所以……”

        曾毅笑了笑,他估计小戴维要谈的也就是这件事了,刚才他已经问清楚原因了,这算是光头门的无聊恶搞了吧。

        小戴维常住在南江,年少多金,还是个洋佬,这自然吸引了很多年轻女孩的注意,家里常有不同的女孩出入,门口的几个光头对这事很看不惯,所以就搞来了一条狗,专门恶心小戴维。

        像这种事,本来就是一个巴掌拍不响的事,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你就算看不惯,也不能说出是谁对谁错。只是光头们看不惯,曾毅也能理解,这是在所难免的事情。

        想了一下,曾毅道:“只不过是一条狗罢了,相信这肯定难不住戴维先生你,我就帮你出个主意好了。”

        小戴维大喜,道:“曾大夫请讲!”

        “你去找别墅区物业公司的老总,就说你特别想养那条狗,说得恳切一切,我想他肯定不会拒绝的。”曾毅笑了笑,道:“这总比你找保安们商量要管用,你不妨去试试!”

        小戴维一听,顿时茅塞顿开,这就叫一物降一物啊,自己搞不定那些保安,但搞定物业公司的老总,却是一点都不难,而物业公司的老总要找自己手下的保安们要一条狗,相信保安们也不会不给的。只要那狗到手,自己先饿上它几顿,然后再精肉伺候,那时候你就是喊那狗为“小张”、“老李”,那狗肯定也会答应的。

        想到这里,小戴维就有些眉开眼笑,他心里已经想好了如何去恶心那些光头了。

        曾毅看到小戴维的反应,就有点猜到小戴维的心了,于是摇头苦笑,心道今后这个别墅区可有热闹看了,说不定那狗最后都要精神分裂,完全搞不清楚自己到底要叫什么了。

        不过话说回来,小戴维的涵养确实是高人一筹,这要是换作国内的一些财主和领导,保安们就只能等着倒霉了。

        从小戴维家里出来,曾毅去看望了顾明夫的老母亲,然后又去见了顾宪坤、左老板等老朋友。

        马不停蹄地转了两天,就到了小吴山疗养基地的落成庆典仪式。

        一大早,李伟才带着车子到了韦向南家门口,来接曾毅去参加庆典仪式,开车的司机就是徐力,徐力现在是李伟才的专职司机。

        徐力跟了曾毅很久,曾毅用着也非常顺手,但如果刚到丰庆县,就把自己以前的司机调过来,影响不好,会让人误会这是对丰庆县干部的不信任,这势必会增加工作上的障碍,所以曾毅去东江的时候,就把徐力暂时留在了南江,准备等那边稳定之后,再想办法把徐力调过去。

        “徐力!”曾毅看到徐力,非常高兴,哈哈笑着在徐力肩膀上拍了一下,道:“近来都还好吧?”

        徐力还是话不多,就一句:“跟着您干更痛快!”

        换作是其他人,可能就要生气了,可李伟才听了这话,非但没有一丝的不高兴,反而脸上还带着笑意。他心里很清楚,曾毅很喜欢徐力这位司机,一些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徐力都知道,从这个角度讲,徐力比自己更心腹,所以李伟才从来都没有把徐力当做是司机来看待。

        “有机会的,有机会的!”曾毅笑着点头,算是对徐力做了个承诺。

        包起帆也跟了过来,此时他急忙上前,帮曾毅拉开车门,道:“曾县长,您请上车!”包起帆这两天就待在白阳,被招待得很好,应酬的时候他发现了一件事,凡是李伟才介绍一句“这位是丰庆县的大管家,跟曾县长一块过来的”,白阳市的所有干部立刻就都对他高看一眼,甚至白阳市之外的干部,对他都恭敬三分。

        在官场之上,向来都是人走茶凉的,甚至人还没走,茶就先凉了,可到了南江之后,包起帆惊讶发现,这条铁律居然失效了,曾县长虽然人到了东江,但南江的这杯茶非但不凉,反而热得惊人。

        包起帆琢磨了两天,但仍然是百不得其解。

        一行人坐上车,调头出了别墅,就往白阳市的方向赶了过去,等进入白阳市的地界,就明显感觉到不同往日,在经过的所有口,都遍布着明岗暗哨,警力大大加强,一副严阵以待的架势。

        刚回来,事情比较多,不过很快就好了,争取过两天恢复到0点以前更新,尽量不让大家熬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