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首席御医在线阅读 - 第五三六章 形势的变化

第五三六章 形势的变化

        得知副省长陈为民突然出现在丰庆县,一同现身的,还有南希集团的总裁李南希,而且南希集团还把原本两个亿的投资追加到九亿,整个佳通市委市政府都被震动了。

        市委书记沈晗立刻结束了正在召开的重要会议,连同市长何贤一起直奔丰庆县而来,这么重要的事情,自己怎么可以不在现场呢。

        刚进入丰庆县城,就看到了前来迎接的张忠明一行人。

        “沈书记,何市长,接到市里的通知,我们就赶过来了!”张忠明上前先忙着解释一番,今天迎接来迟不能怪他,实在是市领导的动作太快了,接到通知张忠明就立刻出来迎接了,可还是晚了。

        沈晗很大度地一摆手,笑道:“忠明同志,这次你可给了市里一个大大的惊喜啊!”

        “等南希集团的项目落户,我建议为丰庆县的同志集体请功!”何贤也发表了自己的意见,笑呵呵地站在一旁看着张忠明,今天这个事情,确实令人惊喜。

        “沈书记、何市长,这次南希集团之所以能够选中丰庆县,一是陈省长的大力举荐,二是曾毅同志的极力争取,我不过是做了一点点配合的工作。”张忠明老老实实讲到,他可不敢贪功,周子君的教训就在眼前,只是他还是夹带了一点私货,小小地提了一下自己的功劳。

        沈晗一听,就追问道:“这么说,南希集团落户的事情,已经定了?”

        张忠明提高了语调,大声报着喜,道:“就在十分钟之前,由曾毅同志代表县政府,跟南希集团签订了投资意向书,陈省长在一旁做了见证。”

        “好哇,好哇!”沈晗连道了好几声,大力地一拍张忠明的肩膀,爽声笑道:“忠明同志,你干得不错!”

        何贤脸上带笑,但心里却隐隐有些焦虑,今天这么重大的事情,自己竟然不在场,以周子君的风格,岂不把功劳全都抢了过去,这对自己很不利啊,他左右看了看,问道:“忠明同志,怎么不见曾毅同志啊!”

        张忠明就赶紧解释道:“两位领导一定想不到吧,以前平海集团落户到南江的那个几十亿美金的大项目,就是曾毅同志负责引入的。他跟韩国许多的大企业,都保持有良好的联系,今天李南希先生过来,就专门指定了要跟曾毅同志进行谈判,本来他也是要过来迎接两位领导的,但被陈省长强行留下来接待李南希先生了。”

        沈晗的眼神顿时一亮,我道这个项目为什么能够如此顺利落户,原来是曾毅同志深藏不漏啊,他就说道:“可不能怠慢了贵宾啊!忠明同志,你坐我的车,这就带我去见南希集团的贵宾。”

        沈晗的心情此时无疑非常好,张忠明更是喜出望外,他三步并作两步,抢先帮沈晗拉开了车门。

        何贤也朝自己的车走去,脸上浮现着一丝淡淡的笑意,刚才张忠明的话,让他又看到一丝希望,南希集团既然指定了只跟曾毅谈判,那么就是说,周子君完全被排除在谈判之外了,看来周子君多半是要空欢喜一场了。

        只是何贤终于可以确定一件事了,这个曾毅,一定就是副省长陈为民的人了。还好自己前几天下来的时候,暗中捧了一下曾毅,有了这个缘由在前,自己今天说不定就能把这个功劳争取到手啊。

        花花轿子人抬人,上次自己暗中支持一下曾毅,这次曾毅无论如何,也要多少维护一下自己的。

        到了县委招待所,陈为民一行正在休息室聊天喝茶呢。

        进来的时候,沈晗看得清清楚楚,李南希跟曾毅亲切做着交谈,好像是在曾毅的耳边讲了个什么事情,竟然把曾毅给逗笑了。

        这让沈晗大为震惊,李南希并不是第一次来佳通了,上次他来的时候,自己亲自接待,还过去敬酒,结果李南希始终拉着个脸,好像别人都欠了他几百亿巨款似的,谁知在这里,竟然还有主动讨好一位年轻县长的举动,实在令人想不到啊。

        “陈省长、李总裁!”沈晗老远伸出双手,热情笑道:“迎接来迟,还请两位多多恕罪啊!”

        陈为民同沈晗一握手,笑道:“今天行程紧急,就没有通知二位,你们可不要有别的想法啊。这位是李南希先生,相信两位以前也都认识了,不过这里我再郑重介绍一下吧!”

        众人一番握手寒暄,然后各自落座,沈晗看了一眼,发现曾毅还在一旁站着,心道这位年轻人很有分寸,即便是今天立下了大功劳,也没有翘尾巴,他主动一抬手,笑道:“曾毅同志,怎么到了你的一亩三分地上,你反倒拘束起来了,不会连茶都不肯让我们喝一口吧?哈哈!”

        “今天没有准备,接待工作有些仓促了,但茶肯定有,而且还是好茶!”曾毅呵呵笑着,连忙吩咐人重新上茶。

        沈晗就道:“能不能把我们招待好,这都无关紧要,你今天的任务,就是把陈省长和李总裁招待好。这个要是做不好,小心我处分你!”沈晗这话虽然说得很严肃,但脸上却带着笑容,这就是做领导讲话的艺术,既显示了自己的权威,又让你觉得平易近人。

        陈为民也指了指刚才曾毅坐的沙发,道:“小曾,坐吧!沈书记讲得没错,你的任务,就是把李总裁接待好。”

        寒暄完毕,沈晗向陈为民、李南希重申了一下自己的态度,那就是坚持特事特办,全力支持南希集团把这个项目建设好。

        何贤随后也做了同样的表态,表示会全程关注这个项目的进展,做好协调工作。

        陈为民微微笑着,道:“两位这么讲,我就放心了,佳通市的招商引资工作,我是很满意的。刚才小曾已经同我讲了,沈晗同志大局把握得好、高度重视招商引资的工作,贤同志也是亲力亲为,前几天还针对南希集团的投资,过来做了专门的指示和部署。正是在两位的集体领导之下,才取得今天的重大成果,这一点,我会向省里如实汇报的!”

        沈晗和何贤心中大喜,两人再看曾毅,目光就又不一样了。

        坐在最末端的周子君却是脸色一黑,南希集团的项目,是自己力荐落户丰庆县的,事情的从头到尾,自己都有参与,刚才的谈判,自己也在现场,可就因为陈为民这一句轻飘飘的话,功劳被全部抹杀了。

        他看了一眼曾毅,牙齿不由咬在一起,把手里的茶杯攥得死紧,要不是极力克制,他能把杯子直接朝曾毅摔过去,我堂堂一个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今天却被一个小小的县长给阴了。

        曾毅感觉到了周子君的视线,于是也看了过来,对视之下,曾毅始终保持一幅微笑的表情。

        周子君的脸就变得铁青了,曾毅的微笑在他眼中,简直就是一种嘲笑,一种极大的讽刺。

        这真是六月的帐,还得快!

        上午周子君来的时候,还是气势汹汹,一幅兴师问罪的架势,故意不跟曾毅握手,故意给曾毅难堪,甚至还要把曾毅从谈判队伍中踢出去。谁知一转眼,那个被从谈判队伍中彻底踢走的不是别人,正是他周子君本人,而狠狠踹出这一脚的,正是曾毅。

        周子君被这一脚踹得着实不轻,从小小的乡党委书记,一干到常务副市长,二十多年了,他还从没栽过如此大的跟头。

        寒暄完毕,众人前簇后拥,围着陈为民和李南希进了宴会厅,现场已经摆了十张大桌,坐满了丰庆县的一些头头脑脑,今天副省长难得下来,而且又出了大喜事,市里的大老板也肯定高兴,大家也就壮着胆子,跑过来露个脸。

        宴会开始之后,周子君和大家一起向陈为民、李南希敬了酒,然后就借口有事,铁青着脸离开了宴会现场,事情已经和他无关了,留下来只能是个笑话。

        葛世荣站起来,准备去送一送周子君,但看抬头看到坐在首桌的领导一个都没有动,他只得又坐了下去。

        葛世荣此时的心情极差,南希集团的项目,本来是周市长极力争取到丰庆县的,这是要给自己一件大功劳的,但怎么会变成眼前这个样子呢,反对这个项目的人,最后拿到了这个项目的主导权,而费尽心要留住这个项目的人,却被一脚彻底踢开了。

        麻痹的,为什么好运气总在姓曾的那边,葛世荣越想越生气,闷闷喝下一杯酒,就把杯子狠狠磕在桌上。

        “啪!”

        葛世荣实在太倒霉了,他摔杯子的时候,恰好宴会厅内出现了难得的片刻安静,这一声在宴会厅顿时显得异常刺耳。

        所有人的目光,都朝葛世荣看了过来,葛世荣当时脸色一白,后背的寒毛就竖了起来,人倒霉了,喝口水都塞牙啊!

        好在葛世荣机灵,立刻拿着杯子又站了起来,露出灿烂无比的笑容,道:“我提议,让我们丰庆县的干部,集体举杯,为各位领导以及李南希先生的健康而共饮一杯!”

        现场依旧是异常地寒冰,葛世荣这话喊出去了,却没有一个人响应,大家的视线,竟然齐刷刷地往曾毅看了过去。

        张忠明心中叹气,他坐得近,看得是一清二楚,心道这个葛世荣完全认不清眼下的形势,要说以前是强龙不压地头蛇,那今天的事情,就让所有人都看明白了,强龙就是强龙,地头蛇就是地头蛇,强龙不压地头蛇的事情,在曾毅身上根本不成立,因为这条过江龙实在太猛了,就凭你葛世荣这只地头蛇,根本就斗不过。

        眼下大家的这种集体反应,已经说明了本质,这丰庆县的天,已经变了!

        葛世荣脸上的冷汗瞬间就下来了,他没想到自己的提议,竟然会是这么一个下场,当时两条大腿都忍不住颤抖了起来,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世荣同志的提议很好!”曾毅此时看了看张忠明,然后举着杯子站了起来,道:“让我们为各位领导和李南希先生的健康,共饮此杯!”

        冷寂的现场,顿时像被注入了新鲜带氧的空气,一下就活了过来,所有人纷纷举着杯子站起来。

        张忠明也跟着站了起来,心道什么叫做大势所趋,这就是了!

        葛世荣举着空杯子做了个假喝的姿势,等重新做回到椅子里,就感觉后背凉飕飕的,衣服已经让冷汗打湿了,要不是曾毅刚才主动打破僵局,他今天绝对要出大难堪了。

        酒宴结束,李南希就要返回了,陈为民也要赶回省里,向省里的主要领导做一个汇报,丰庆县的领导浩浩荡荡地站在招待所门口,目送领导上车。

        “小曾,好好干!”陈为民临上车的时候,笑呵呵拍了拍曾毅的肩膀。

        “谢谢陈省长的鼓励!”曾毅道了一声,转身又伸手跟李南希握手道别,道:“李先生,有空的时候,还请再到丰庆县来,下次我们一定做好接待工作。”

        “气了,气了!”李南希笑着跟曾毅握手,然后身子稍稍前倾,低声道:“平海集团崔总裁那边,什么时候机会合适的话,还请曾先生帮忙引见一下。到时候我来做东,请你尝一尝我们韩国地道的美味。”

        曾毅笑了笑,道:“相信会有机会的!”

        李南希就哈哈笑了起来,他今天过来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和曾毅有力地握了几下手之后,他就在陈为民的陪同之下,返身登上了车子。

        “我和何市长要去送陈省长,多余的话就不讲了!”沈晗看着曾毅,道:“你们一定要做好协调工作,尽快促使南希集团的项目真正落地!”

        “我们一定高度重视,紧紧盯着这个项目的所有细节!”曾毅说到。

        沈晗也就不再多说,和曾毅大力一握手,然后上了车,紧跟前面陈为民的座驾。

        送走一众领导,丰庆县的干部集体松了口气,烟瘾大的人,就已经摸出了打火机烟盒。

        张忠明看有些人喝了酒,脸红脖子粗,就道:“曾毅同志,明天上午咱们开个专项会议,把南希集团这个项目的事情责任到人,你看如何?”

        曾毅点头,道:“我听张书记的安排!”

        这种事本来要趁热打铁,可眼前这些人喝了酒,怕是也弄不出个成果来,只能是明天再议了!

        众人散去,曾毅回到自己的住处,就给崔恩熙打了个电话,今天南希集团态度大变,肯定是崔恩熙帮的忙,曾毅要向崔恩熙道声谢。

        “南希集团的事情,已经圆满解决了,谢谢恩熙小姐的帮忙!”曾毅电话里笑着,“等有机会,我一定亲自到南江向恩熙小姐当面道谢。”

        崔恩熙电话里就紧张了起来,急忙说道:“曾大夫,你不要这么讲,真的没什么,请你千万不要气。”

        “不管怎么说,都是你帮我解决了一件头疼的事情,道谢那是应该的!”曾毅笑呵呵再次说到。

        “能……能帮到曾大夫,我就很高兴了!”崔恩熙低低说到。

        曾毅就岔开话题,道:“李南希临走之前,提到了崔老先生,没想到因为我的事,还惊动了崔老先生。”

        “没,我爷爷不知道这件事!”崔恩熙就解释了一句,随后又响起了银铃般的笑声,道:“这件事是我做的,他们南希集团要从我们平海集团手里购买第五代显示屏的生产技术,我稍微吓唬了他一下!咯咯。”

        崔恩熙电话里笑得很开心,心里有一丝丝小小的得意。

        曾毅却在摇头苦笑了,李南希这个老家伙,实在是精明了,他答应在丰庆县投建第五代显示屏的生产基地,原来这技术他们根本还没拿到手,这不是拿九亿美金做诱饵,让自己去做平海集团的工作嘛。

        崔恩熙电话里笑道:“所以,你真的不必太气,其实吓唬一下他们,我们正好也可以以此为借口,抬高一下技术转让的价格。”

        曾毅笑了笑,脸上多少有些无奈的表情,还真是应了那句老话:从南走到北,买的从来没有卖的精!

        不过,曾毅还是很感激崔恩熙的,技术转让这么大的事情,没有经过崔宰昌知道,也就是崔恩熙背着家里偷偷帮自己去做了南希集团的工作。虽然崔恩熙嘴上说得是为了平海集团,但真要是为了平海集团,她就不会做出这么荒唐的事情了。

        真正的企业家,会把私人交情跟生意分得非常清楚,绝不会把两者混为一谈,更不会拿这么大的一笔生意当儿戏。从这点讲,崔恩熙并不是一个合格的企业接班人,但她很可爱,是个可以做朋友的人!

        第二天上午,在张忠明的主持下,进行了一次专项会议,最后形成决议,为了让南希集团的项目顺利实现落地,县里成立专门的领导小组,由曾毅担任组长,全权负责此事。

        葛世荣看起来精神不佳,对于这个提议没有任何反对,这种成立领导小组的事情,又不需要表决,只要一、二把手形成一致意见,就可以随时成立。

        领导小组的副组长,是县开发区管委会的主任,葛世荣被彻底从这个项目中被踢开了,这个结果,很多人在昨天都是不敢想象的。

        散了会,曾毅回到办公室,秘书刘响就送上了新沏的茶。

        曾毅就道:“对于这份新工作,还适应吧?”

        刘响赶紧点头,道:“谢谢曾县长能给我这个机会,如果有什么做得不好的地方,请您多批评,我会尽力改正。”

        曾毅笑了笑,其实人都是会做出一些改变的,因为适者才能生存,这个刘响以前愤世嫉俗,是因为他的位子太低,对于手上没有丝毫权力的普通大众来说,愤世嫉俗,是他们要改变不公现实而唯一能做到的事情了。

        但只要有了能够真正改变这种不公现实的机会,哪怕再难,曾毅也会去做的。

        刘响其实也差不多,他能够很快就进入秘书的角色,也是出于这种原因,做好秘书,是他能够改变自己命运的最佳机会,也是他有能力改变那些自己看不惯事物的最大捷径了。

        “曾县长,这两天大家都在议论你!”刘翔说到,作为秘书,他还负责做领导的眼睛和耳朵,汇报机关里的动向。

        曾毅拿起茶杯喝了口水,笑道:“都议论些什么?”

        “大家都很钦佩您,这次要不是您的坚持,南希集团的那个旧项目落到我们县里,今后肯定是麻烦不断。”刘响看曾毅没有打断的意,就道:“很多人不懂投资和技术,很多人是懂了装不懂,像曾县长这样真正为老百姓考虑、为人民负责的好领导,太少了!”

        曾毅摇摇头,放下杯子,道:“下周召开全县经济工作会议的通知,都发下去了吗?”

        刘响就知道曾毅不愿意听这些,道:“都发下去了,我一一确认过了。”

        “回头你再和包主任沟通一下,看还有什么需要准备的!”曾毅吩咐了一声,就打开了面前的文件夹。

        刘响应了一声,就退出了办公室,下周的全县经济会议,是曾县长上任以来最大的一次会议了,上次上任的时候,虽然也开了全县干部大会,但那毕竟只是露个面,而这次是亲自主抓工作,是要下达指示的。

        刘响不敢怠慢,出了门就到楼下的包起帆的办公室,要把会议的事情再落实一下。

        等刘响把门合住,曾毅打开抽屉,拿出一份文件,这是负责文教卫工作的刘宏民新提交的民工子弟学校建设方案,这次刘宏民的方案更仔细了,所有的细节都基本考虑到了。

        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钱从哪里来?

        曾毅靠在椅背里,捏了捏下巴,眼下唯一能够弄到钱的地方,就是龙窝乡的煤矿了,只是马奎山跳楼自杀,反倒让龙窝乡的干部提高了警惕,自己再想抓他们的把柄,怕是就很难了。

        龙窝乡的煤矿问题,必须解决,但可能要采取一点迂回的办法了。

        曾毅坐在椅子里索了很久,突然直起身来,在面前的便笺上写了一个名字,然后狠狠地圈注了起来,再打了一个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