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首席御医在线阅读 - 第五三五章 重磅炸弹

第五三五章 重磅炸弹

        会议室的人都吃了一惊,心道这老者是谁啊,怎么混到谈判现场的?

        曾毅也是眯眼看着对方,他觉得这位老者有点眼熟,但认不出来,这肯定不是自己所认识的人了。

        “哗啦!”

        坐在谈判桌对面的南希集团一行人,在老者露面之后,就像是有人开了发令枪似的,齐刷刷推椅子站了起来,然后垂手肃立一旁,毕恭毕敬地看着那位老者,身子微微半弯,态度谦卑到了极点,再也没有丝毫的傲气。

        朴大真从人群中走出来,小跑着过来,第一时间出现在了老者的面前,道:“总裁先生,您什么时候到的?没有远迎,请您原谅!”

        “总裁先生?”

        会议室的人全都露出意外的表情,朴大真称呼对方为总裁先生,难道这位老者是南希集团的总裁李南希先生吗?

        仔细一看,这位老者可不就是李南希嘛,南希集团是国际知名的企业,李南希本人经常在报纸杂志上露面,大家对于他的长相不能算是陌生。

        “呼啦,哗啦!”

        会议室再次发出这种声音,大家争先恐后地都跟着推椅子站了起来,齐齐看向李南希。周子君作为在场职位最高的领导,他一抖精神,脸上露出热情的笑容,就朝李南希迎了过去。

        此时会议室的大门口,又出现了一道身影。

        周子君眼前一亮,脚下步伐更是加快,双手老远就伸了过去,掉转脚头却直奔刚进来的这位,道:“陈省长,您来怎么也不派人通知一声,我们好做接待的工作啊!欢迎,欢迎!”

        后面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东江省的副省长陈为民,他没有同周子君握手,而是矜持地摆了摆手,道:“同志们,我为大家介绍一下,这位就是韩国南希集团的总裁,李南希先生。”

        “李总裁于百忙之中,拔冗莅临丰庆县,这是我们的荣幸,同志们,请用热烈的掌声,欢迎李总裁的到来!”周子君反应很快,伸出去的双手立刻抬高,由握手直接变成了鼓掌,成功化解掉了眼前的尴尬。

        会议室之中,谈判双方首次达成一致,全都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周子君一边鼓掌,一边琢磨陈为民今天突然袭击的意图所在,片刻之后,他就得出了结论,一定是南希集团把状告到省里去了,省里这才派人专程陪同李南希先生到丰庆县来了,难怪陈为民刚才都不愿意跟自己握手,这是兴师问罪来了。

        葛世荣噼里啪啦地鼓掌,幸灾乐祸的眼神就飘向了曾毅,姓曾的,你这次绝对完蛋了,得罪周副市长也就罢了,现在还把篓子给捅到省里去了。这大板子打下来,很有可能诞生佳通市有史以来最短命的一位代-县长哇!

        年轻也是最短命的,姓曾的,你要出大名了!

        等掌声停下,朴大真往前迈出一步,道:“总裁先生,按照您的指示,我们正在和丰庆县政府商谈投资的事情。虽然出了一点意外,但相信会得到圆满解决的!”

        朴大真说话的时候,还冷冷看了曾毅一眼,这回你们的省长都来了,你不道歉的话,就等着被摘掉乌纱帽吧!

        李南希只是负手站在那里,面孔微微扬起,压根没有理会朴大真的意。

        一位戴着金丝眼镜的中年男子,从李南希的身后走了出来,面无表情地打开手里的一个文件夹,从里面抽出一张白信封,伸手一递,道:“朴大真,这里已经不需要你了!”

        朴大真看到那个白信封时,脸色顿时惨白,比白信封还要白上几分,作为职业经理人,他对白信封所代表的含义是再清楚不过了,自己收到总裁助理递来的白信封,这就意味着自己被解聘了,已经不再是南希集团的人了。

        “总……总裁先生,这……”朴大真完全懵了,他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情,自己可是尽心尽力为集团在办事啊!

        李南希像是看空气一样,目光直接穿过了朴大真,他脸上露出淡淡的微笑,向陈为民问道:“陈省长,哪一位是曾毅曾县长,还请你为我引见一下。”

        引见?

        会场有人不禁发出惊呼,李南希那是什么人物啊,每到一处,必然是由省领导全程陪同,就是市长市委书记,都未必放在眼里,可他现在竟然会用“引见”这个如此谦虚的词,而且还是用在曾毅的身上?

        陈为民就微微一笑,上前半步,抬手指向曾毅,道:“李先生,你说的曾毅,就是这位年轻的同志了。”

        李南希就露出惊艳的表情,然后主动伸出右手,道:“早就听闻过曾县长的名字了,今日一见,果然是年轻有为的青年才俊啊!”

        啊呀!我的天!妈呀!

        会议室的人集体跌碎了下巴,一个个目瞪口呆,李南希不是过来兴师问罪的吗?怎么却变成了眼前这个模样,不但不追究,反倒是夸奖起曾毅来了。

        周子君的大脑,一时也有些短,完全摸不清楚状况了,他侧头看了一眼葛世荣,想从葛世荣这里得到一点提示,却发现葛世荣的嘴巴都现在还没合住呢,周子君不由恨恨地咬了咬牙,到用你的时候,半点都指望不上,太被动了。

        “李总裁过誉了!”

        曾毅伸出手,不卑不亢,跟李南希握了握手,对于李南希的反应,曾毅也有些意外。

        朴大真此时依旧没有反应过来,他还在纠结自己被解聘的事情呢,凑上前道:“总裁先生,我……”

        李南希冷哼了一声,继续拉着曾毅寒暄,目光从始至终,都没在朴大真身上停留过片刻。

        “朴大真,请你马上离开这里!”那位金丝眼镜冷冷地挡在了朴大真面前,道:“在此次谈判之中,你恶意制造虚假投资文件,诋毁公司的声誉,甚至对总裁先生本人的名誉也造成了极大负面影响,关于这件事,我们南希集团的律师会跟你好好谈一谈的!”

        金丝眼镜把“谈”字咬得非常重,说完一使眼色,有两名孔武有力的精壮男子上前,一左一右,夹着朴大真就出去了。

        会议室的门合上,大家还能听到朴大真在外面的惨呼:“我是为了集团……,为了总裁先生……”

        会议室里面,所有人都沉默了,看来南希集团不光是对外人心狠手辣,他们对自己人也是同样心狠手辣。只是不知道这到底是因为什么啊,大家都疑惑地看向了正在跟李南希寒暄的曾毅,难道曾县长的能量竟然大到了连南希集团都不敢得罪?

        “陈省长、李总裁,请坐下说话吧!”曾毅指了指现场的椅子,道:“不知道你们要来,所以一点准备工作都没有做,有什么招待不周的地方,还请多包涵。”

        陈为民微微一颔首,心道还是曾毅这小子有定力,现场这么多人,竟然到现在都还傻站着呢,他抬起手,笑道:“李先生,请坐,我们坐下慢慢谈!”

        李南希一点头,就在自己集团人员的前呼后拥之下,坐在了刚才朴大真的那个位子之上。

        丰庆县的这边,陈为民坐在了最中间的位置上,周子君在左边陪同,这两位一坐,其他人的级别就远远不够了,只得都到后面靠墙的椅子上去坐了。张忠明很有眼色,立刻吩咐人重新上一批新茶,看李南希的架势,谈判似乎大有希望啊。

        陈为民左右看了看,就朝后面的曾毅招了招手,然后指着自己右边的位置,笑道:“小曾,你就坐这里吧!”

        曾毅没着急答应,而是看着张忠明,道:“张书记,您看……”

        张忠明急忙摆手,道:“快去,快去,你去协助陈省长和周市长,跟李总裁地好好谈一谈!”

        陈为民亲自点了曾毅的名,张忠明哪里敢拦着,他此刻心里直后怕呢。这曾毅的能量,可远比自己想象得还要大很多啊,自己以为他就是跟省长公子的私交不错呢,谁知陈为民这位副省长,进来第一眼就认识曾毅,可见也是老关系了;而且南希集团的态度突然大变,甚至不惜都把那位尽忠尽力的朴大真给拿下了,要说这不是为了平息曾毅的怨气,张忠明也实在找不出别的解释了。

        想想刚才自己没有站出来为曾毅讲话,甚至还默许了周子君的提议,张忠明肠子都悔青了,周子君是市里的领导没错,但曾毅的靠山,可是省里的大老板啊!

        其他人看着曾毅大大方方坐在了陈为民的身边,甚至还小声低语了两句,大家就都露出羡慕的表情,难怪曾县长敢向周子君撂挑子,原来他是陈副省长的人啊,这底气还不是一般地足!

        只有葛世荣面色铁青,他这位才刚刚被周子君点了名的谈判总负责人,屁股还没坐热,就只能靠墙而坐了。“作壁上观”这个词,简直就是为葛世荣量身定做的。

        人员就位之后,李南希清了清嗓子。

        坐在他身旁的金丝眼镜就站起身来,道:“首先,请允许我代表南希集团和我们的总裁先生,因为之前一些员工的不良行为对贵方所造成的伤害,表示最真诚的歉意!”说着,金丝眼镜的腰像是机器弯曲一样,来了个九十度的鞠躬,脑袋几乎顶在了桌面上。

        啊呀呀!

        会场的人再次震惊,这还是那个不可一世的南希集团吗?

        “姜助理,你太气了!”陈为民很大度地摆了摆手,道:“南希集团是国际知名的大企业,有十多万的员工,出一两个害群之马,也是情有可原的,你不必太在意,只要误会解除,我们之间的友谊仍然常青!”

        说着,陈为民笑眯眯侧脸看了看曾毅,心道曾毅总是能让人惊奇啊,自己跟他认识,还是在英国的商贸会上,当时曾毅就把一文不值的将军茶,成功推销给了英国女王,从而引发万人空巷抢购,如今南江省的茶叶出口量,已经都快赶上茶叶大省东江了,这一切全靠曾毅一人之力。

        而今天,曾毅又给了自己的一个大惊喜,要知道李南希这个韩国佬,平时可不是一般傲慢,以前自己也接待过他,那真是要事事陪着小心才行,可今天呢,陪着小心的却成了韩国佬,还得乖乖道歉!

        这种待遇,就是让人舒服,就是跟以前不一样!

        “是啊!”周子君接过陈为民的话茬,笑着摆手,道:“我们中国有句古话:叫做不打不相识……”

        “关于这次在丰庆县的投资,经过我们集团董事会的重新商议,已经做出了重大改变!”那位姜助理压根没在乎周子君要说什么,他直接就打断了周子君的话,然后侧身恭敬地看着李南希,道:“具体的细节,就请我们的总裁先生来亲自公布!”

        周子君只好把自己的半截话咽了下去,他现在总算看明白了,南希集团依旧还是那么傲慢,至于他们的谦恭,那是要看对象的。

        李南希“咳”了一声,双手放在桌上,道:“经过我们董事会的商议,决定增加此次投资的额度,由之前的两亿美金,追加为九亿,投产的项目,为国际标准的第五代显示屏。”

        啊!

        会议室的人齐齐倒抽一口冷气,九亿美金,这可是佳通市有史以来引入的最大一笔外资项目了,而且还是目前市场上最为主流的五代显示屏,这也是佳通市引入的最具高科技含量的一个项目了。

        就是陈为民,此刻也不禁有一点失神,南希集团在东江省投资有好几个项目,其中之一,就是第四代显示屏生产基地。可现在第四代已经明显落伍了,为了争取能让南希集团把第五代显示屏的项目也落在东江,自己之前可没少努力,好话说了一箩筐,只差给李南希当孙子了,甚至省长顾明夫都亲自出面了,可李南希始终都不肯松口。

        没想到的是,今天自己还没开口呢,李南希就主动提出要将这个项目落在东江,陈为民的精神不由为之大振,这曾毅还真是一员猛将啊,仗还没开打,就直接让敌人缴械投降了。

        周子君的喉咙一阵阵发紧,手心开始出汗,他再清楚不过这个项目意味着什么了,有了这个项目,有了这份政绩,下一次自己绝对有实力向佳通市的一、二把手位置发起冲击。

        “李总裁!”周子君不得不主动出击了,他一下就站起身来,道:“我代表佳通市,向贵集团对我们佳通市投资环境的信任,表示感谢;同时也对贵集团的这个决定表示欢迎。我有理由相信,这个决定将会是贵集团所作出的最为英明的一个决定,我们的合作,将会实现共赢。”

        对于周子君的这个举动,陈为民心里不悦,但他也明白周子君的心,刚才李南希只讲了这个项目的变动,却没讲项目就一定落户在佳通市,面对这种情况,周子君又怎么能坐得住呢,他必须趁热打铁,让李南希把话给坐实了。

        李南希只是微微颔首,淡淡笑了一下,但并没有表态。

        旁边的金丝眼镜却腰板一挺,道:“关于这笔投资,总裁先生的意是,我们只跟贵方的曾县长谈。”

        陈为民靠在椅背里,两只手放在肚皮上,大拇指不断绕来绕去,心里直觉得好笑,周子君啊周子君,刚才你都要赶曾毅出谈判的会场了,现在人家却指定了要跟曾毅谈,我看你这位大市长如何收场?

        这个面子,你不丢也得丢了!

        这个项目的政绩,最后不管落在谁的头上,我看都不会落在你周子君的头上!

        周子君当时脖子就红了,他已经是连续吃瘪了,不过也只能是尴尬笑笑,然后坐下,道:“曾毅同志,那市里就把这件重任,交给你了,可不要辜负了市里的重托啊!”

        周子君也是老政了,自己强求不来,那就只能改变立场,主动把曾毅捧出来,只要曾毅把项目谈下来,那也是自己举荐有功、有人得当!

        好在金丝眼镜也没有再为难周子君,他还专门解释了一句,道:“感谢陈省长和周市长对我们南希集团这笔投资的重视。这次我们之所以选定和曾县长进行商谈,是因为曾县长在这方面具有丰富的经验。”

        “放屁!”

        葛世荣在心里就骂了一句,他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娃娃,有什么丰富经验,县里开发区这么多的项目,有哪一个是他姓曾的负责引入的?还不都是我葛世荣引入的!

        也许是看出了大家的疑惑,金丝眼镜道:“我们韩国平海集团在南江省的第五代显示屏生产基地,这个项目,我想在座的诸位可能都听说过吧?”

        在座的人更加疑惑,这个项目大家都知道,几十亿美金的大投资,大家怎么可能不知道,当初东江省也极力争取过,但最后落在南江,这出乎了很多人的意料。

        金丝眼镜就郑重地看向曾毅,大手一抬,身子半弯,道:“那个项目,就是在曾县长的运作之下,取得了极大的成功!”

        哇!我的小妈啊!

        在场除了陈为民之外,所有人都被这个消息给震住了,那个几十亿美金的大项目,竟然是曾毅以前为南江引入的,这太不可议了!这怎么可能呢!

        金丝眼镜冲曾毅笑了笑,然后又挺直了身子,道:“正因为如此,我们有理由相信,跟曾县长这样懂投资懂技术的人合作,将会取得南希集团的再一次成功!”

        “姜助理说得好!”陈为民抬起双手,率先鼓掌,道:“我也相信,南希集团在这次投资,必将结出硕果!”

        现场的人全都跟着鼓掌,现在大家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曾毅能对显示屏的技术标准如此了解,一举就揭穿了朴大真的谎言,原来这是真行家啊!

        开场白之后,就进入了具体的谈判环节,陈为民大撒手,完全交给曾毅去负责,他相信曾毅一定会交出最圆满的答卷。

        而周子君则是面无表情地坐在那里,眼神空洞,神早已不知道飞到何处去了。

        对面负责谈判的是,就是那位金丝眼镜的姜助理,李南希也不参与,只是坐在那里喝着茶,静静听着谈判的进程。

        对于今天的这个谈判,李南希是必须拿下的,情况不同了,昨天还是别人来求自己,而今天,是自己有求于人啊。

        就在昨晚,李南希接到了平海集团的大千金崔恩熙的电话,平海集团要终止准备向南希集团转卖的两项技术,其中一项,就是第五代显示屏技术。

        第三代显示屏技术即将被淘汰,李南希对于它是否能找到冤大头买单,一点都不在乎,他真正在乎的是能不能得到平海集团的第五代显示屏技术,这才是目前市场的主流产品,是巨额的盈利来源。

        和平海集团那样的巨无霸不一样,南希集团主打的是市场和产品,但他们在技术研发上的力量比较弱,只是凭着和平海集团的良好关系,从平海集团购买一些生产技术,然后自己生产,并开发自己的产品,凭借着价格优势,向市场大量倾销。

        如今平海集团已经开始投建第六代显示屏生产线了,缩减五代产品产能的事情,就提上了日程。南希集团对此是志在必得,这笔交易,之前双方已经谈过一段时间了,可昨天崔恩熙的电话,却把李南希打了个措手不及,如果丢失了平海集团的技术转让,南希集团就只能从平海集团采购成品来加工,那样价格的优势也就荡然无存了,这将威胁到南希集团的立足之本。

        而且不止是五代显示屏一项技术,另外一项技术,南希集团也是势在必得的。

        在这方面,企业跟官场也有些相似,都是背靠大树好乘凉,平海集团吃肉,南希集团跟着啃啃骨头,也照样赚得钵满盆满,可如果一旦没了这颗大树,南希集团连骨头都没得啃了,只能喝喝汤了。

        这是李南希所不能容忍的,听明白崔恩熙的暗示之后,他立刻就对曾毅展开了调查,一查之下大吃了一惊,如果不是曾毅治好了平海集团掌舵人崔宰昌的不治之症,平海集团早就换掌门人了,难怪崔恩熙会如此生气啊。

        半个小时之后,双方达成初步的合作意向,南希集团不再要求免费供地和无偿的厂房,但要求在税收优惠方面,按照省级开发区“三免两减”的标准执行。

        对于这个要求,陈为民当场拍板,答应了下来。

        双方签订初步的意向书之后,会谈结束,陈为民邀请李南希参加丰庆县准备的酒宴,此时佳通市的一二把手,也得到消息,赶到了丰庆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