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首席御医在线阅读 - 第四八九章 开颅

第四八九章 开颅

        第二天上午,曾毅还和平时一样,早早地到了急诊室来上班。

        进门把办公室一收拾,整理好昨天的病案文档,办公室就传来敲门声,曾毅道:“请进!”

        进来的是院办的主任,姓陈,叫做陈亚新,他道:“曾毅同志忙着呢!”

        曾毅一看是陈亚新,就道:“陈主任怎么到急诊室来了,快请坐!”

        陈亚新一摆手,道:“就不坐了,有一件事,我来通知一下曾毅同志。”

        曾毅看陈亚新这个态度,心里有些凉凉的,陈亚新是周耀明的人,他来了之后坐也不肯坐,这明显就是有意与自己保持距离呢,自己为周耀明出了一次头,结果反成为两边不容,这个结果让曾毅很受伤,心道周耀明这位婆婆院长,还真是实至名归啊。

        “有什么事,陈主任打个电话就行了,怎么还特意过来一趟呢!”曾毅不冷不热地道了一句。

        陈亚新并不愿意在这里多待,直接说出今天过来的主题,道:“院领导经过商议,决定从今天起,派曾毅同志到档案室去指导工作。”

        曾毅一听这个安排,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这是李益善对自己的报复,怕自己迟到了会耽误了急诊室的工作,于是把自己派到一个最不怕时间耗费的地方——档案室,让自己去管理那些“隽永不朽”的档案了。

        “曾毅同志抓紧做一下准备,就到档案室那边去吧,我已经都打好招呼了。对于这个工作安排,曾毅同志也不要多想,档案的管理工作也很重要嘛,这涉及到我院几十万患者,尤其是中央机关干部的求治病历,事情重大,绝不容有任何的闪失!”

        陈亚新说完这句,就拔脚准备离开,档案室就是档案室,他再能说,也吹不出一枝花来。对于这种得罪人的活,陈亚新也不愿意揽下来,可又有什么办法的,李益善那边推给了周院长,总不能让周院长亲自来通知吧,这个恶人,只好自己来做了!

        等陈亚新离开,曾毅摇摇头,从抽屉里拿出自己的东西,其实他没有什么多余的办公用品,除了一个记事本外,就是喝水的茶杯了,当下一起收进公文包,就要出门往档案室去。

        此时荣坚行走了进来,道:“曾助理,院里的决定我已经知道了,我来送送你!”

        曾毅道:“又不是离开医院,就算低头不见,抬头也能见到,有空了,我会来找荣主任喝杯茶的!”

        荣坚行心里叹了口气,这位曾助理哪点都好,唯独不好的,就是欠缺了足够的资历,自己以前也没少挨过整,但自己有着过硬的资历,所以谁也拿自己没办法,而曾毅就不行了,没有资历的医生,就好比没有根的大树,风一吹就倒。他知道这是李益善在故意整曾毅,很为曾毅抱不平,只是在这件事上,他也是有心无力,能给予曾毅就只有同情了,想了想,他道:“我相信曾助理不管在什么岗位上,都是能干出一番成绩的。”

        “谢谢!”曾毅已经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道:“急救中心的事情异常繁杂,一刻也离不开荣主任,就不劳相送了,我自己过去就是了。”

        荣坚行却一把抢过曾毅手里的公文包,道:“相处这么长时间了,难道连这点尽情谊的机会都不给吗?”说着,他就拿着曾毅的公文包要往外走,准备亲自把曾毅送到档案室去,他知道曾毅这次去档案室,院里肯定不会派人去送的,自己过去,多少也能撑撑场面。

        曾毅看荣坚行这个样子,也只好作罢,道了声谢,就和对方一起往外走,心道荣坚行倒是位性情中人。

        刚出急诊室,荣坚行的电话响了起来,接起电话一听,当时脸色大变,转身走了两步,又回过身来,道:“曾助理,实在是对不住,突然来了一个很重要的急救任务,我得亲去安排,你看……”

        曾毅就伸手接过自己的公文包,道:“救人如救火,片刻不能耽误,荣主任快去吧!”

        荣坚行把包递给曾毅,也不顾得再跟曾毅气,就转身进了急救病房,大喊道:“马上准备担架床和急救设备,全部到紧急通道去待命,马上去,现在就去!”

        等喊完这话,就看荣坚行急匆匆地朝着紧急通道的地方一小跑了过去,随后,就看有七八名医生和护士,也推着担架床朝着那里跑步前进,每个人的表情都很严肃。

        道里不断充斥着各种呼喝之声,有吩咐去血库去血液的,有吩咐去联系住院部专家的,还有吩咐去药房取药的,此起彼伏,一幅很紧急的样子。

        曾毅看到这种情况,就知道可能是有很重要的病人要送过来,只是他现在根本帮不上忙,站在那里想了想,只好捧着包往档案室去了,京城医院有这么多的权威和专家,并不少自己一个,过去也是添乱。

        档案室在后面的一栋楼里,一推门进去,就能闻到一丝腐朽的问道,这是里面旧档案发出的独有气息。

        档案室只有两位工作人员,是医院的铁字号冷板凳了,看到曾毅来,就知道这也是得罪领导发配来的。同病相怜之下,他们对曾毅还算热情,帮曾毅沏了茶,又收拾出一张桌子。

        “这一区,是普通患者的病历,这一区,是特需部的病历,至于后面的那一部分,是快到期需要销毁的病历……”

        两位工作人员带曾毅在档案室里参观,一边介绍着档案的分类存放规则,以及保管制度。

        曾毅很认真地听着,然后记在了心里,虽然他对这个安排很不满意,但工作还是要有工作的态度,反正自己迟早也能扳回这一局的。

        在里面转了一圈,三人出来坐在外面的办公室里喝茶聊天,档案室的工作异常简单,无非就是老三样:喝茶、看报、侃大山。

        “曾助理这一来,我们可有正事做了!”一位年轻的工作人员呵呵笑着,拉开抽屉取出一幅扑克,“啪”一声放在桌上,表情是喜不自禁。

        曾毅一看就明白了,这不是张武同学最愿意做的事情吗——斗地主!自己不来,他们两人还真搞不来,自己这一来,正好三人开斗呢;如果再来一人的话,相信这斗地主就要再次升级,凑成一桌麻将了。

        可惜曾毅不是来混日子的,否则这生活还是蛮滋润的,打打麻将,搞搞娱乐,一天的工作就结束了,还有人给自己发着工资,而且医院职工看病有优惠,住房有福利,养老也有保障。这样的工作,不知道要让多少人羡慕呢!

        “我不太会玩牌,就不扫你们的兴了!”曾毅笑着推辞道。

        “要是不会玩牌,那在档案室的日子,可就非常难熬了啊!”年老的那位档案员,一幅语重心长的样子。

        正说着,曾毅的电话响了起来,一看,又是那位院办主任陈亚新打来的,曾毅就接起来,道:“陈主任,有新的通知?”

        陈亚新道:“曾毅同志,请你立刻到院办来一趟,有重要的会议要你参加!”

        曾毅很纳闷,自己这都被发配到档案室了,还能有什么重要的会议,非得自己过去参加不可呢。曾毅说道:“好的,我马上就过去!”

        “请尽快吧!”陈亚新说完这句,就挂了电话。

        曾毅收起电话,对那两位档案员抱歉说道:“不好意,我得到院办去一趟,回来之后咱们再接着聊!”

        两位也听到曾毅的电话内容了,自然不好拦着,只是有些失望,好不容易凑成的一个牌局又给废了,看来只能接着看报纸去研究国家大事了!

        曾毅走进院办的行政楼,就感觉气氛有点不对,凡是遇到的人,都是表情严肃、形色匆匆。等到了楼上的会议室,隔着门缝,曾毅能看到院领导全都坐在里面,而且气氛十分凝重,竟然一点声音都没有。

        敲了敲门,曾毅就走了进去,心道到底是什么事呢,能让众人如此严阵以待!

        李益善此时抬头就看到了曾毅,当时冷哼一声,表情极为不悦,道:“今天的这个会议是医疗会议,而且事关重大,无关人员最好能回避一下!”

        坐在靠墙位置的张副主任立刻就站起来,走上前拦住了曾毅,道:“曾助理,今天的会议兴致比较特殊,是关于一位老领导病情会诊的,鉴于一些不便之处,你是不是就请……”

        曾毅就是个泥人,此时也有些火大了,你以为老子愿意来啊,是你们通知老子来的,还让老子尽快赶过来,结果我一进门,就变成了需要回避的无关人员,就是整人,也不带这么整的吧!当下曾毅一眼瞪向陈亚新,道:“我是接到院办通知过来的!”

        陈亚新当时就头疼了,刚才周耀明吩咐他通知整个院领导集体过来开会,他自然而来就通知了曾毅这位院长助理,谁知道李益善这人如此狭隘,早知如此,自己就不通知曾毅了,反正有他没他都一个样,来了还是个麻烦。

        陈亚新就看向了周耀明,希望周耀明帮自己转圜一下,毕竟通知是自己传达的,现在李益善较真,自己必须给个解释啊。

        周耀明看到陈亚新的求救视线,当下咳嗽了一嗓子,道:“既然来了,那就坐吧!”

        一把手发了话,李益善也不好再纠缠,而且现在也不是纠缠的时候,只好默认了让曾毅参加今天的会议。

        曾毅往旁边的椅子上一坐,但不管怎么坐,他都觉得感觉很不对劲,周耀明的那句话,看似是让自己留了下来,但让自己坐下的理由,仅限于是“既然来了,那就坐吧”,这让曾毅很不舒服,我是堂堂正正的院长助理,凭什么参加一个会议,还要如此勉勉强强,倒像是我自己不够资格,然后主动贴上来似的!

        “李院长说得极是,既然是医疗会议,我看那些没有医疗工作经验的无关人员,就真的没必要参加了!”曾毅冷冷来了一句。

        李益善放在桌上的手,当时就握了拳,气得浑身颤抖;而脸色最为难堪的,就要属刚才拦着曾毅的张副主任了,他是彻彻底底的行政岗,从来没干过一天的医生。就是李益善本人,虽然有着高级职称,也是医学专业毕业的,但毕业之后就进入了保健系统,工作内容看似跟医疗有关,但从来也没真正做过一线的医生。

        曾毅说的无关人员是谁,自然就不言而明了。

        会场的人都是齐齐惊诧,这位曾主任都被打发到档案室去了,竟然还把在老虎嘴上拔毛,也不知道底气从何而来。

        只是李益善今天的这个脸实在丢得大发了,他在暗指曾毅为无关人员的时候,怕是没想到自己会变成无关人员吧!人家曾毅不管怎么说,那是中西医双学位毕业,而且进入保健系统之后,做的不是行政工作,而是实打实的保健专家,单论这一点,人家来参加这个会议是完全够资格,反倒是李益善和那位张副主任,就有点那么勉强了。

        周耀明心中一乐,只要李益善吃瘪,他都很开心,当下和着稀泥,道:“既然来了,都帮着给想想办法吧!”

        曾毅看到李益善目光里闪烁着骇人的光芒,但也不怕,他就迎着对方的视线回视着,最后是李益善气得受不了,“啪”一声捏断了手里的红蓝签字笔,然后把头扭到一边去了。

        众人心道暗自叹气,这位院长助理,怕是真的在医院待不下去了。

        等了有几分钟,会议室的门一开,进来几位白大褂,曾毅一看,认出了那都是京城医院比较厉害的几位心脑专家,就是荣坚行本人,也是跟在后面走了进来。

        “大家坐!”周耀明指了一下会议室的空余位置,不等这些专家坐下,就急急问道:“梁老的情况如何?”

        为首的一位专家摇了摇头,道:“情况很不乐观,需要马上进行开颅手术。”

        身后的另外一位专家拿出一张CT照片,道:“梁老的脑瘤已经很多年了,因为脑瘤位置特殊,既位于重要神经区域,又与脑部主动脉血管相连,摘除的难度极大,而梁老本人也反对开颅,所以一直拖到现在,今天早上梁老的脑瘤血管突然破裂,出血造成颅内压升高,以致梁老昏迷被送进医院。至于脑瘤破裂的原因,据梁老家里的人讲,很可能是打喷嚏的震动导致的。”

        周耀明直接打断了那位专家的话,道:“原因不急,先说说现在的办法,除了开颅手术外,还有没有其它的办法?”

        几位专家齐齐摇头,道:“必须手术,而且马上就要做,否则一旦引起更大面积的血管破裂,将会造成致命的威胁,那时候就无法挽回了。”

        曾毅心道这些人既然都知道必须要做开颅手术,那还在这里商量着什么啊,直接安排就是了,有这商量的工夫,黄花菜都给耽搁凉了。

        周耀明就把视线投向了李益善,而李益善此时的脸色,比之前更难看了,曾毅有些奇怪,自己这次可没气李益善啊,只是一台手术,何至于让李益善如此为难呢!

        荣坚行的话,解开了曾毅的疑惑,他站在后面道:“我们医院能做这台手术的,只有钟教授,就是临时从军总院、协和来调专家过来,水平也不如钟教授!”

        曾毅就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他在急诊室的时候,每天负责掌握医院这些专家的动态,这样做,是为了有急诊室能够及时联系有空档的专家,而荣坚行所说的钟教授,昨天晚上离开了京城,据说是被请到某省去做一台很重要的手术,而批准这件事的,正是李益善。

        “砰”一声,会议室大门再次被人推开,一位黑色面孔的中年大汉走了进来,道:“情况如何?”

        会议室里的人立刻全都站了起来,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卫生部的常务副部长梁滨,今天被送进医院的梁老,正是梁滨部长的父亲。

        “梁部长,您请坐!”周耀明果然够婆妈的,现在都火烧眉毛了,他不赶紧介绍情况,还忙着气呢。

        果然,梁滨的面色就很不高兴,一挥手,道:“先说情况!”完了他一指李益善,道:“益善同志,你来讲!”

        李益善浑身一个哆嗦,心道自己今天可是闯下天大的祸了,李益善能够当上京城医院的副院长,后台不是别人,正是眼前的这位梁滨梁部长。所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现在梁部长的父亲病危了,正是李益善发挥作用、回报梁部长的的时候,谁知偏偏就是李益善鬼迷心窍,不巧好巧,把钟教授给借调到下面省里去了。

        “梁……梁部长,梁老的情况非常危……”李益善觉得口里发苦,这话说起来,完全没了平是的那种意气风发。

        周耀明此时道:“梁部长,这次必须进行开颅手术了,根据检查结果,梁老的脑瘤破裂出血,如果不马上进行开颅手术,后果可能……”

        梁滨是个很有魄力的人,一看在场的几位心脑专家,看专家们意见一致,就道:“那就马上安排手术吧!”

        周耀明又婆妈道:“手术的风险很大,目前院里能做这台手术的,只有钟教授一人,而钟教授目前不在医院……”

        梁滨当时大怒,道:“那你周某人为什么还在医院,为什么还在这个会议室里!”

        这话杀气十足,拿下周耀明的意显露无疑,吓得周耀明当时腿肚子都转了筋,道:“是……是益善同志把钟教授借调到下面省里去了!”这时候,周耀明要是不狠狠踩李益善一脚,那他就是傻子了,虽然这话说得像是个小媳妇告状,但目的也达到了。

        李益善的脸色,当时灰色到了极点,大腿忍不住抖了起来,哀求地看着梁部长,道:“梁部长,请听我解释……”

        梁部长愤怒地瞪了李益善一眼,道:“还有哪位专家能做这台手术?马上去请,我亲自去请!”老父亲危在旦夕,这个时候,梁滨没有工夫收拾李益善,但这个眼神可以看出,秋后算账是免不了了的。

        李益善当时腿一软,差点就瘫倒在地,没了这个靠山,自己可就什么都不是了,他还想再解释一句,却被周耀明一把给挡在了身后。

        “梁部长,军总院的王教授,还有协和的刘教授,都可以做这台手术,只是两人的水平稍稍逊于钟教授,风险会大一些……”周耀明先把这话讲在了前面。

        梁滨这时候没有什么选择,等钟教授从下面省里回来,那什么都晚了,找其他专家风险虽大,但好歹有一线希望,他当机立断,道:“马上联系两位教授,请他们无论如何,都要过来一趟!”

        周耀明二话不讲,急忙掏出电话联系,而李益善也想着能自我挽救,也是掏出联系,看周耀明联系了王教授,他就立刻去联系刘教授。

        电话很快接通,只是结果让两位院长都吓白了脸,王教授目前正在进行手术之中,大概还需要五个小时才能做完这台手术;而刘教授呢,因为感冒今天在家休息,脑外手术是在刀尖上跳舞的活,以刘教授现在的状态,根本就无法操刀。

        梁滨一听两人的汇报,当时一巴掌拍在桌上,眼神极度吓人,连吃了两人的心都有了,枉自己平时那么重视京城医院的工作,不管是要设备,还是盖大楼,自己在钱财物上从来都是全力支持,谁知道却养了这么一帮十足的饭桶,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连自己老父亲的命都保不住,可以想象梁滨这位卫生部长的心里,此时有多么悲愤!

        一抬头,梁滨沉声说道:“各位专家,梁滨拜托诸位了,再想想办法吧,只要能够及时请得来专家,梁滨永远都会记得这一份大恩情的!”要不是走投无,梁滨怎么可能说出这种话来。

        “梁部长,还有一位专家,能够做这台手术!”曾毅此时拨开挡在自己面前的陈亚新,走上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