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首席御医在线阅读 - 第三八零章 观与察

第三八零章 观与察

        晚上的时候,唐浩然也赶到了之春省,前来看望方南国,非要给方南国再做一次按摩。

        这是唐浩然的一番好意,方南国没有拒绝,虽然下午曾毅已经帮自己按过了,但他还是躺着,让唐浩然又给自己按摩了一次,只是做完按摩,就没有什么谈心聊天了,当唐浩然提出要向方南国汇报工作时,方南国很坚决地拒绝了,道:“时间不早了,休息吧!”

        唐浩然只得作罢,跟着曾毅一起被安排到之春饭店去住,之春饭店的性质,跟南江省的解放饭店是一样的,是之春省的重要接待场所。

        进了饭店,唐浩然没有睡意,找来曾毅聊天,问道:“曾毅,方书记有没有提起南江省的情况?”

        曾毅笑着摇头,道:“没有!”

        唐浩然有些失望,手里夹着一根烟,坐在沙发里沉。眼下南江省政局很不明朗,搞得唐浩然也很是被动,不知道自己该唱什么调。这次方南国旧伤复发,唐浩然连夜赶往之春省,天亮还要乘最早的班机返回南江,如此折腾,就是想从老领导方南国这里寻求指点迷津。

        别看南江省这些人上蹿下跳、闹得十分欢腾,但只要方南国出手,这些人就全得靠边去站。方南国在南江省经营多年,根深叶茂,虽然现在离开了南江,但影响力却不是此时的孙文杰和冰寒柏能比的,他的一个态度,很大程度上就能决定南江省的走势。

        这才是唐浩然此次前来之春省的重要目的!

        “你距离省城近,最近有没有听到什么消息?”唐浩然回过神,笑着问到。

        曾毅还是摇头,道:“水平距离是近,但这海拔距离可差太多了!省里的事情,不是我能知道的!”

        唐浩然呵呵笑了两声,他倒是有点羡慕曾毅,这级别低,也有级别低的好处,省里神仙打架,曾毅一个小小的市级开发区领导,还没有资格站队表态,只要管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就行了。不过他道:“我还能不了解你!再怎么着,你也肯定比我知道的消息多,这里是之春省,说说也无妨嘛!”

        曾毅心里觉得好笑,刚才在方南国的家里,唐浩然是坚决要求把自己调到之春省来,要继续给方南国当秘书,以便就近照顾老领导的身体,不过,这话明显是言不由衷啊!

        给领导当秘书,只是表面看起来风光罢了,但手里既无财权,也无人权,说破了天,那也是老三样:拎包、端茶、开车门!

        而当市长就完全不同了,以前是自己给领导端茶开车门,而现在呢,是秘书为自己端茶开车门,而且出入有专车,生活起居有专人照料,手里财权更是一把抓,这感觉能和当秘书一样吗?

        所以唐浩然的话,也就是讨讨方南国的欢心,方南国要是真把唐浩然调来再当秘书,先不提此事操作上的问题,单是唐浩然自己,可能就不怎么乐意了。

        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个好士兵!同理,这不想当领导的秘书,也肯定不是个好秘书!唐浩然如此关心省里的动静,先在方南国那里侧击,又从曾毅这里旁敲,无非就是想让自己站在正确的队伍里!

        曾毅也明白唐浩然如此焦虑的原因所在,问题就出在了这个“代”字上,一日不把代字去掉,唐浩然这心里就始终没底。

        想了想,曾毅道:“唐大哥,省里面的事情,我是真不清楚。不过,有一句题外的话,我得说说。”

        唐浩然道:“你说!”

        曾毅笑呵呵地看着唐浩然,“方书记重信重义,唐大哥跟在方书记身边很多年,肯定是最了解的了。”

        唐浩然一滞,随后就明白曾毅的意了,道:“是啊,方书记对我们这些人,真是没话说,所以一听他旧伤复发,我是忧心如焚,恨不得一下就能飞到之春省来,更狠不得能代替方书记来承受这个病痛。”

        曾毅点点头,笑道:“方书记今天没提起南江,不过向我提起了唐大哥,说你办事稳妥,能够团结同志,把你放在博阳工作,他是很放心的,并让我今后多向你学习。”

        唐浩然要是再不明白这是什么意,那就白跟方南国混了这么多年,他道:“老领导身体抱恙,还要关心我的情况,真是让我这个过去的下属很是惭愧啊。”

        曾毅的这两句题外话,意很明显,方南国如今在之春省工作,肯定是不会插手南江省的高层布局了,但是,作为过去的老领导,他始终都在关注着自己下属的情况。

        唐浩然想明白曾毅的意,也是暗道自己糊涂,以方书记的风格,既然把自己安排到博阳市去,就肯定会对自己做出一个满意的交代,这个“代”字根本就不需要自己来担心,甚至都无关紧要,因为这很可能是对自己的一个考验。

        方老板身在之春省,却仍然关注自己的情况,这是出于对下属的爱护,但未尝不是对自己的一次全新观察!

        以前方老板是南江省的书记,自己是省委大秘,整天待在方书记的左右,方老板对自己近距离一番观察,很满意,自己也过关了。但现在呢,情况发生了变化,方书记不再是自己的老板了,自己也不再是什么秘书,而是手握实权的一方诸侯,这个时候,自己的一举一动,包括对过去老领导的态度,都可能发生一些变化。而这个变化,会直接影响到老领导对你的观感和重新判断。

        想到这里,唐浩然心里一阵后怕,要不是曾毅旁观者清,及时点醒了自己,自己可能就要在错误的上越走越远了。难怪自己刚才提出汇报工作,方老板很是不高兴,曾毅也是赶紧拽着自己走。

        唐浩然就向曾毅投以感激的神色,道:“曾毅,咱们两个都是方书记的旧将,向谁学习不学习,这话以后就不要讲了,只要是帮得到忙,我这个做大哥,肯定是绝无二话的!”

        曾毅笑道:“唐大哥过去就没少帮我的忙,这个我心里有数!”

        唐浩然呵呵一笑,坐在椅子里把今天看望方南国时的情景全部回忆了一遍,确认没有什么出格的举止言行,这才放下心来,道:“休息吧!明天一早,咱们一起去看方书记!”

        曾毅起身告辞,回了自己的房间。

        第二天早上,唐浩然早早过来,敲了曾毅的房门,两人洗漱完毕,就去了省委大院,唐浩然是去向方南国辞行,曾毅是要去吃早饭。

        之春饭店跟省委常委大院,其实就是一墙之隔,但两人要过去,却仍然要绕一个大圈,从省委大院的正门进去。

        到了省委大院的门口,唐浩然就对曾毅低声道:“曾毅,我看着今天的情形有些不大对头啊!”

        曾毅点点头,他也发现今天省委大院进出的人有些奇怪,总感觉有些匆忙紧张的意,这种情况很少见,毕竟是政府机关,给外人的形象,一般都是庄严肃穆、稳重大气。

        两人来到门口警卫那里,递上工作证,说明来意,警卫就通知了里面。不到一会,程从云就出现在视野中,可能是走得急,他有些气喘吁吁。

        “唐市长,曾大夫!”程从云打了个招呼,先喘了口气,道:“今天你们可能见不到方书记了。”

        唐浩然就问道:“方书记有视察安排?”

        程从云打了个眼色,把两人领进省委大院,然后往旁边走了走,站在个僻静的地方,低声道:“省里出了点事,方书记眼下已经不在之春省了,去了京城,今天能不能回来,也说不准!”

        唐浩然和曾毅都是意外,昨天两人离开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十点多了,难道方书记是半夜离开之春省的?如此看来,这件事一定很突然,而且非常紧急,否则方书记绝不会半夜赶往京城啊!

        “冯厅长呢?”唐浩然又问到。

        程从云道:“冯厅长也一起去了京城!”

        唐浩然只好作罢,想了想,道:“真是不好意,还麻烦程主任亲自到门口跑这一趟,既然方书记有大事要处理,我也就不打扰了,回头我电话里向方书记辞行!”

        程从云就笑道:“唐市长远来是,我理应接待好。不知道唐市长现在是什么打算,是返回南江,还是有别的安排?”程从云对唐浩然非常地热情,原因无它,今日的唐浩然,就是明日程从云奋斗的目标!换作以前,程从云想都不敢想,自己会有当市长的一天,但现在呢,一切皆有可能。

        唐浩然道:“家里那边还有一摊子事,等着我回去处理呢,我已经定了航班,一会就返回南江了。”

        程从云就道:“那真是太遗憾了,原本还想带唐市长在之春转一转,咱们好好聊一聊呢,谁知省里突然有事。这样吧,我马上安排一辆车,送唐市长去机场。”

        “那真是太感激了!”唐浩然朝程从云伸出大手,道:“什么时候有空,还请程主任务必给我一个当东道主的机会,我一定是热忱招待啊。”

        “有机会的话,我肯定会去叨扰的!”程从云笑了笑,道:“那就请唐市长稍等片刻,我这就去安排车!”说着,程从云匆匆告辞两人,掏出电话,转身往省委大楼的方向走了去。

        唐浩然和曾毅对视一眼,两人心里都是同样的感觉,这之春省一定是出大事了,否则,程从云无论如何,也要请两人到办公室去坐坐的。

        “曾毅,你觉得会是什么事?”唐浩然看着庄严的省委大楼,问到。

        曾毅摇摇头,道:“不好说啊……”过了半响,曾毅突然道:“之春省的前任省委书记吴以岭,听说在京城治病,而且病情非常严重,不会是……”

        唐浩然心中一凛,随后道:“倒不是没有这个可能,但应该不会这么快吧……”

        曾毅就不再说话了,他做惯了大夫,想事情自然会先从这个角度去想,当时吴以岭是因病卸任的,发生这种情况,就说明吴以岭的病,已经到了相当严重的地步,因为只要身体还允许,一般来讲,是绝不会让一位副国级的领导就这样半卸任的,它所产生的影响和震动,都太大了。

        所以,曾毅的第一个猜测,就是吴以岭不行了,这是一件非常有可能的事情。

        程从云很快回来,刚站住脚,一辆黑色的奥迪车就驶了过来,程从云道:“我已经向司机小王交代过了,一定要把唐市长平安送到机场,看着唐市长登机才行!”

        唐浩然就告辞道:“给程主任添麻烦了!”

        程从云又看着曾毅,道:“曾大夫,你还要在之春待一段时间吧?”

        曾毅道:“原先的安排是这样的,但现在也说不准,如果有变化,我会及时联系程主任的!”

        程从云暗道可惜,方老板以前在南江的两名心腹干将同时来到之春省,作为后来的秘书,这是个多好的机会,谁知竟会发生这种事,看来只能再另找机会结交了,他道:“好,如果曾大夫不急着走的话,我会尽力抽出时间,做好接待工作的!”

        “程主任不必这么气,公事要紧,一回生,二回熟,以后说不得还会常来常往呢!”曾毅笑着道。

        程从云也只好如此,过去两步,拉开车门,道:“唐市长,曾大夫,请!”

        两人上车,先去了之春饭店收拾东西,司机在楼下车里等着,唐浩然跟曾毅就上楼进了房间。

        “曾毅,你现在这事怎么办?”唐浩然问到,自己不清楚之春省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也不好冒然给方书记打电话,但就这么一声不吭走,也不好。

        曾毅想了一下,道:“这样吧,我试着给冯姨打个电话,看能不能打通!”

        “好!”唐浩然也是这个意,方南国或许会不方便接电话,但冯玉琴就没有这个顾虑。

        曾毅就掏出手机,给冯玉琴拨了过去,电话响了七八声,那边就接通了。

        “小毅,你去省委大院了吧?”冯玉琴问到,声音里有些疲惫,道:“夜里你跟小唐都睡了,我就没让人去通知你们。”

        “冯姨,没出什么大事吧?”曾毅问到。

        冯玉琴“唔”了一声,随后缓缓道:“今天凌晨三点一刻,吴以岭同志在京城医院病逝了!”

        曾毅“啊”了一声,竟然不幸让自己言重了,他道:“这件事令人悲痛,但冯姨你和方书记也要注意身体,不要太过于操劳,尤其是方书记,他的伤得千万注意!”

        “知道了,我会盯着老方的!”冯玉琴顿了一下,“我们可能要在这边待上几天了,你和小唐不用等,去忙自己的事情吧!”

        曾毅点了头,道:“好!”

        此时电话里传来方南国的声音,“玉琴,是小曾的电话吧?”

        冯玉琴道:“是他!”

        “我跟他讲两句!”过了一会,就能清晰听到方南国的声音了,道:“曾毅,我的身体你就不用担心了,回去专心做好自己的工作!小吴山划给白阳市,事情很好,但涉及到区划改变,往往就会比较复杂,你要有充分的想准备。”

        曾毅明白,方南国这是在提醒自己,小吴山划归白阳的事情,不会那么容易,方南国之所以这么说,也是基于对南江省情况的了解。曾毅心里很感动,吴以岭突然去世,方书记那边已经忙得焦头烂额了,竟然还要分神关心自己的事。他道:“方书记,您放心,我会尽全力做好这件事的!”

        方南国也就不再多说,道:“好了,那就抓紧时间回去,把准备工作做好!”

        冯玉琴又在电话里补充了一句,“小毅,你一个人要多保重,有空了就来之春看冯姨!”

        “好的,我记住了!”曾毅心绪有些澎湃难抑,道:“冯姨你也多保重!”

        挂了电话,唐浩然问道:“曾毅,方书记怎么讲?”

        曾毅道:“方书记和冯厅长要在京城待上几天,让我们回南江省做自己的事。”顿了一下,曾毅道:“那我也就不多待了,跟你一道返回吧!”

        唐浩然点头,道:“那就抓紧时间收拾东西吧!对了,之春省到底出了什么事,方书记有没有讲?”

        “吴以岭去世了!”曾毅道唐浩然一时有些失神,吴以岭位高权重,是国内有名的经济元勋,其光环之烈,令人不可仰视,没想到最后也照样躲不过这生老病死的天律,实在是令人唏嘘感叹啊!

        只是吴以岭突然去世,之春省的情况怕是就要变得复杂起来了!

        表面看,似乎有利于方书记确立自己的权威地位,事实上呢,很可能要花费更多的周折和时间了。吴以岭执掌之春省很多年,声望极高,手下又有能将无数,虽然他本人因病卸任了,但只要有他这尊大神坐镇,之春省的局面就很难有什么大的变化,如果他支持方书记的交接工作,进展会相对容易一些。

        事实上,吴以岭对方书记的接任,也是持肯定态度的,只是现在他一撒手,后面的事情,就很难说了!

        曾毅收拾了东西,向程从云打了声招呼,然后就和唐浩然一道前往机场,返回了南江省。

        在荣城机场,两人分道扬镳,一个前往博阳,一个前往白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