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首席御医在线阅读 - 第三二八章 大劫难逃

第三二八章 大劫难逃

        蔡成礼不做休息,又登车去了顾明珠的家,他在南江省交情最深的就是顾明珠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只能去向顾明珠请教了。

        在顾明珠家里谈了两个小时后出来,蔡成礼就直奔机场,匆匆结束了自己的南江之行。

        “还没有见到明空大师,真的就要这么回去吗?”蔡夫人问到。

        蔡成礼颔首,见不见明空,现在已经无关紧要了,明空早就劝自己不要投资这个项目,可自己没有听,现在项目出的意外,也不是明空这位大和尚能够解决的,这里面涉及的情况太复杂了。

        事情发生很久了,如果孙翊能够解决的话,也早就解决了,何况站在孙翊背后的人,至今也没有做出任何表态。种种这些情况,都说明了这件事情的复杂性,这已经不是曾毅跟孙翊两人之间的意气之争了,而是一场牵扯到南江高层斗争的特殊事件。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蔡成礼淡淡说了一句,生意就是生意,他从不让自己牵扯到政治中去。

        “那也不用如此着急吧!”蔡夫人说到,“至少也要见明空大师一面才好!”

        蔡成礼把头侧到一边,并不想跟自己的夫人谈论这个事,跟她这种不懂政治的人谈,完全就是对牛弹琴,自己要是再在南江待下去,事情怕是就复杂了!如果孙翊和常俊龙得知自己到了南江,肯定会上门拜访,那时候自己该如何回应?

        尤其是今天自己还冒冒失失去向韦向南说了句求援的话,说句不好听的话,这怕是已经让人误会自己是要伸手干预这场斗争了!

        这个时候自己再不走,难道还真的留下来置身其中吗!

        蔡氏集团在国内的高层之中,也并不是没有一点点影响力,但蔡成礼并不想参与到这次的事件中去。一是星星湖的项目对蔡氏集团来说,只不过是一个小项目罢了,就算放弃,损失不会很大;二是孙翊还不值得自己为之出面;三是他从顾明珠那里多少了解到一些曾毅的背景,星星湖的项目事小,但要是因此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那么就是事大了。

        所以远离是非之地,绝对是上上之选!

        想了想,蔡成礼还是拿出电话拨给了曾毅,弄明白曾毅的身份后,他就知道当初韦向南所谓的那个偏方,其实并不是偏方,而是对症下药,自己就算是走,于情于理,也必须向曾毅道个谢。

        电话通了之后,蔡成礼笑着道:“曾毅,港岛那边突然有点急事,必须我亲自回去处理,现在我已经快到机场了!真是太遗憾了,本来想着要好好感谢一下你,致中能够恢复健康,你出了很大的力,让我们夫妇都是铭感在心……”

        曾毅一听,就知道蔡成礼心里的打算了,道:“举手之劳罢了,蔡先生不必记在心上!只是你这次来去匆匆,让我们连一个热情招待的机会都没有,真是不好意,失礼了。”

        “今天虽然只是短暂接触,但我觉得我们两个很投缘!”蔡成礼笑着,“要是有机会的话,请你到港岛来,那时候咱们再好好叙!”

        “好!”曾毅也不气,道:“蔡先生多保重,一平安!”

        挂了电话,蔡成礼脸上毫无表情,自己今天虽然是做了一件蠢事,但万幸的是,自己这次过来并没有惊动任何一方,否则自己就是想走,怕都不是那么容易的了。

        星期一的上午,常俊龙敲开了孙翊办公室的门,道:“孙少,有个不好的消息!”

        “坐!”孙翊脸上镇定自若,这一波又一波的事情下来,他的抗压能力倒是比以前强了很多。

        “这是蔡氏集团发来的公函,白阳市那边也收到一份,孙少过过目!”常俊龙把一份文件放在了孙翊面前,然后翘腿坐在沙发上,道:“蔡氏集团要暂缓对星星湖的投资!”

        孙翊眉头微微一沉,拿起文件看了起来,在蔡氏集团的公函之上,写得清清楚楚:因为航线的变动,导致星星湖项目前景不明,依照当初的协议,蔡氏集团决定暂缓对星星湖项目的投入和运作。同时,蔡氏集团要求白阳市能够兑现当初招商引资合同中的承诺,尽快解决这个意外事件,否则蔡氏集团将彻底终结这笔投资,并且按照合同相关条款的规定,向白阳市政府追讨因此带来的一切经济损失。

        “哼!”

        孙翊冷笑一声,将这封公函扔在了桌上,道:“蔡成礼这个老狐狸,有钱赚的时候,他比谁都积极,恨不得把所有好处都占尽,现在星星湖项目只是出了一点小小的意外,他又比谁都跑得快,还好意追讨损失!”

        常俊龙坐在那里点着一根烟,慢条斯理吸了一口,道:“这也可以理解,商人嘛,哪个不是如此!”

        孙翊也并没有因为这件事而多生气,蔡成礼在这纸公函上,只是说暂缓投资,并没有说是撤销投资,这说明他只是趋利避害,是在情况未明之前,先观望一下,换了任何一个理智的商人,也都会如此,没有人会在前景未卜的情况,还继续往里面砸钱豪赌!

        “只是……”常俊龙的话并没有说完,他看了看孙翊的脸色,才接着道:“只是这个事情不能再拖了,上次的招拍会搞砸了,让一大批人处于观望状态,现在蔡成礼又玩这一套,怕是再拖下去,咱们好不容易聚起来的人气就彻底散了!”

        孙翊当然明白这个道理,星星湖的项目可不是自己一个人能推起来的,必须依靠“众人拾柴火焰高”,他往椅背里一靠,淡淡笑道:“不会拖很久了!”

        常俊龙眼神一亮,试探着问道:“这么说,一切都在孙少的掌控之中了?”

        孙翊不置可否,而是双手交叉抱在胸前,道:“我听说曾大少以前是搞扶贫工作?”

        常俊龙点头,“是!将军茶就是他扶贫的成果!”

        孙翊就笑了起来,道:“依我看,南江的老百姓,一定是迫切需要曾大少去继续发光发热,带领大家脱贫致富!”

        常俊龙一下就明白孙翊的意了,这是准备要动曾毅的工作了,怕是曾毅的下一份工作,就是下去继续扶贫吧,那可就有点意了。常俊龙道:“那当然,曾大少可是专业扶贫人士,听说还受到过嘉奖呢!”

        中午休息的时候,曾毅接到了晏治道的电话:“晏市长,有什么吩咐吗?”

        那边晏治道的语气有些低沉,道:“机场建设的事,有一些变动,我需要跟你沟通一下。”

        曾毅就道:“晏市长请说!”曾毅心里猜到了,多半是孙翊又有新动作了。

        “上午市里开了一个会,会上集体讨论决定,由省机场管理集团的副总经理朱刚同志,担任龙山机场建设指挥部指挥。”晏治道说到。

        曾毅在索着这个决定背后所代表的含义,龙山市机场建设领导小组下面有两个部门,一个就是机场建设指挥部,负责机场工程的招标、建设和验收;另外一个是运营筹备办公室,负责机场建成之后的一切事务,比如人员招聘、公司组建等等。

        而其中分量最重的,就是这个工程建设指挥部了。在这之前,工程建设指挥部的“指挥”一职,都是由晏治道这个机场建设领导小组的组长来兼任的,今天突然换了人,就说明事情有了重大变故。

        “机场被叫停的事情,得到解决了吗?”曾毅问到。

        晏治道就道:“解决了!省里一早下了文件,经过省政府和环保部、民航管理局的三方协商沟通,环保部同意机场重新恢复施工,但为了保证今后的建设能够严格执行环保方面的政策规定,环保部要求民航管理局在机场建设中加强监管,所以省里推荐了朱刚同志过来。”

        曾毅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这个省机场管理集团的副总经理朱刚,一定是孙翊的人,打着加强监管的旗号,一举接手了龙山机场的工程建设。

        龙山市的领导,自然是希望机场早日建成,这可是一件实实在在的惠民工程,将来也能在自己的执政履历中大书一笔,既然省里已经帮忙协调解决了开工的问题,他们肯定是乐意之至。

        在这种情况下,晏治道就算是不满意,也只能先保留,他要是敢说出这个不满意,怕是就要被人怀疑动机了。

        所以这事在会上几乎是毫无悬念就被全票通过了。

        “每一位同志,都有着自己的独特作风,朱刚同志的到来,对于龙山机场的建设,肯定能起到极大的促进作用,这一点毋庸置疑,但难免会有一个适应磨合的过程……”晏治道这是一种很委婉的说法了,他这是在提醒曾毅:一朝天子一朝臣,朱刚的到来,怕是会让以前的很多确定下来的东西,都出现变数。

        曾毅道:“不管怎么说,机场能够重新开工建设,就是大好事!”

        “是!”晏治道也是点头,“我这心里的石头,终于是落了地!”

        嘴上是这么说,但谁能心甘情愿自己手里的权力就这样被莫名剥夺,真要是如嘴上说得那么轻松,晏治道今天也就不会给曾毅打来这个电话了。

        收了电话,曾毅的右手撑着下巴,坐在那里索,逼停星星湖的项目,是为了迫孙翊就范,让龙山机场重新启动建设,而现在机场的建设倒是恢复了,却不是自己想要的结果。

        对方的这一手,实在是高明至极啊!

        首先,借着叫停和整顿机场的机会,对方把原本属于龙山市政府负责的机场建设大权,一举全抓了过去,而且名正言顺、堂堂正正,让你挑不出任何刺来,省里帮着下面解决困难,这怎么讲,都不会是一件坏事吧!甚至龙山市领导的还集体支持,让晏治道有苦说不出。

        其次,这次派来的朱刚,在一定程度上,也算是民航方面的人,他这么一来,也让民航方面逼停星星湖项目的传言不攻自破了。既然不是民航方面故意刁难星星湖项目,那么这个项目的再次启动,也就指日可待了。

        一出逼停的好戏,却在对方的轻描淡写之下,就被化于无形,甚至对方还把反手一把,将龙山机场给夺了过去。

        就是浸淫官场数十载的人,也未必能把体制内的这种精髓发挥到如此淋漓尽致的地步。

        曾毅摸了摸鼻子,这绝对不是孙翊那个文艺社会青年能够做出来的,!

        难道是孙大省长?

        曾毅这么一想,才发觉面对这些真正的大人物,绝不是一件轻松的事,一盘明明都把对方“将”死的棋局,就在对方举手抬足之间,便给轻易破解了,进而一招攻卒,反把自己给围死了!

        这就是高手的力度啊!

        下午的时候,顾宪坤过来了,进来之后一脸苦笑,道:“曾毅,情况很不妙啊!”

        曾毅点点头,道:“龙山机场的事,你也知道了?”

        “何止是知道啊!”顾宪坤打开手包,掏出一份通知放在曾毅的面前,道:“刚收到机场建设指挥部的通知,你看看吧!”

        曾毅拿起来一看,是新上任的指挥朱刚发出的通知,说是为配合整顿,将对机场建设的第一期工程进行统一验收审核,让工程承包商都到机场工地去进行配合。

        “机场工程才刚开始,这就要验收?”曾毅一下抓到了这份通知中的重点。

        “我已经打听过了!”顾宪坤也没气,往办公室的沙发上一坐,道:“朱刚要对机场工程重新发包,所以就让我们以前的这些承包商都验收了走人。”

        曾毅直摇头,这真是官字两张口,咋说咋有理,朱刚为了把工程承包给孙翊,可真是煞费苦心,连这点脸面都舍出去了,竟然还整出个第一期工程的说法来!这第一期工程验收完了了,下一步就该是发包第二期工程了。

        上午接到晏治道的电话,曾毅就知道朱刚到任之后,肯定会想尽办法推翻以前的招标结果,但他没想到对方会这么快,而且会是以这么一种方式进行,这简直是有恃无恐嘛!

        “这个朱指挥,倒真是迫不及待啊!”曾毅笑了一声,就将这份通知压在手下。

        顾宪坤看了一下,发现曾毅看完这份通知之后,竟然一点也不焦急,四平八稳,他心道曾毅不会又跟上次一样,还有后续的手段没有使出来吧!只是这次不同以前,曾毅面对的可不是孙翊了,这次龙山机场的人事变动,明显就有省里运作的影子。

        “大不了就是不做这个工程了,反正也没有什么损失,前期我们干了多少活,他朱指挥就得开多少钱!”顾宪坤深知这次事件的特殊性,也不再去催曾毅,道:“快下班了,咱们去吃饭吧,好久都没有一起吃过饭了!”

        曾毅看看时间,也到了下班的点,就道:“走吧,这顿我请,顺便叫上几个老朋友,咱们聚一聚!”说着,曾毅站起来,去找手包,顺便把桌上的公文都收进了抽屉。

        刚弄好,手机响了起来,曾毅拿起来一看,就对顾宪坤笑道:“还真是经不起念叨,咱们刚说要聚一聚,陈局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按下接听,曾毅就道:“陈大哥,晚上有安排没,一起吃个饭吧,顾总也在!”

        “饭就先不吃了!”陈龙电话里的语气有些焦急,道:“曾毅,情况不妙啊!”

        曾毅心道怎么陈龙也是这句话啊,便道:“出什么事了?”

        “二马派出所的老刘,让市局纪检委的人叫去谈话了!”陈龙说到。

        曾毅微微一滞,陈龙就是从二马派出所被提拔起来的,跟这位老刘共事很多年。今天老刘被纪委叫去谈话,怕是项庄舞剑志在沛公吧!曾毅就道:“陈大哥,你给我交个底,你跟老刘之间没有什么事吧!”

        “我老陈是什么人,你还不了解吗,除了平时喜欢吃吃喝喝、工作作风比较粗暴外,其它方面,我可以拍着胸脯向你保证,绝对没有任何问题!”陈龙说得斩钉截铁!

        曾毅点头,对于这一点,他心里非常有数,换言之,如果陈龙真是那种贪赃枉法、十恶不赦的人,曾毅都根本不可能跟他打交道的,他道:“那你有什么可担心的,尽管把心放在肚子里吧!”

        “话是这么说,但你也清楚,凡事最怕‘认真’二字……”

        陈龙还是有些担忧,他平时就是负责查案的,怎么能不清楚这里面的水深水浅,真要是下定决心查你,还有查不出来的问题吗?自己虽说没有干过什么渎职犯罪的事,但有一些事情,是你根本无法解释清楚的,比如逢年过节,一些人情往来的小红包,你就必须收,还必须去送,这一点,就是省长省委书记都不能免俗,但真要是有人拿着这一点不放,你就说不清道不明了。

        “这样吧,电话里说不清楚,你还是过来一趟,咱们见面说!”曾毅说到,他心里很清楚,这事不是冲着陈龙去的,而是冲着自己来的。

        挂了电话,顾宪坤就道:“曾毅,这苗头很不对啊,你自己也得小心了!”

        顾宪坤虽然不在官场,但也对其中精妙了解甚深,陈龙这是闯了大祸,上次他大张旗鼓去平川建设抓人,就已经埋下了祸根,纪委现在找二马派出所的人谈话,不过是个开端罢了,这叫顺藤摸瓜,最终是要朝着曾毅的。

        看来情况极度不妙啊!

        顾宪坤不禁为曾毅捏了把汗,眼下方南国已经离开曾毅,虽说方系人马都还在位子上,但他们毕竟不可能为了一个无法给自己带来政治利益的曾毅,去选择去得罪孙文杰的。

        曾毅这次,怕是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