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首席御医在线阅读 - 第三一零章 你牛

第三一零章 你牛

        “这块镇纸,是由韦向南女士提供的,为此韦女士还特意准备了一幅字,准备赠给拍下这块镇纸的得主,希望他今后能够妥善保管这块镇纸。”

        主持人笑了笑,道:“看来这块镇纸确实是韦女士的心爱之物,那么,让我们先欣赏一下这幅字吧!”

        解开丝带之后,卷轴缓缓滑开,上面的字慢慢呈现于嘉宾面前,只见上面一行大字:“积善之家,必有余庆!”。

        这句话出自于《周易》之坤卦,字体行云流水,浑然天成,透着一股磅礴大气,而又正义凛然,如巍然大山一样,不动不摇,称得上是形神兼备,落款写的是“曾毅”。

        下面还有一行小字:“果长寿;果富贵;果无病;果子孙满堂贤孝;果善终。”

        这是佛家用语,“果”是指因果,结合上面的大字,意就是说:因为积善,所以可以得到这些美好的结果。

        落款也是两个字:“明空”

        “是明空大师的手笔啊!”

        会场顿时有人发出惊呼,平时常听明空讲禅,却极少见到他的手笔,这幅字的价值,可远在那块镇纸之上了,韦向南这是明显的“楚人卖珠”啊。

        前面的容道一本来要起身离场了,抬头看到大屏幕上的字时,眼神不禁为之一亮,又重新坐回到椅子里。

        “五十万!”

        有人立刻喊出新的报价,这个价格,竟然是第一次报价的整整五倍。

        “五十五万!”

        孙翊也喊了一个价格。

        常俊龙就侧脸道:“孙少,你这不是给曾毅长脸吗?”

        孙翊笑道:“你应该为咱们的曾少感到可悲才是,他的字虽大,在众人眼中,却是一文不值,不过是个搭头罢了,大家拍的,其实是明空的字。这价格越高,咱们曾少的脸上就越是无光啊!”

        常俊龙左右一看,发现果然如孙翊所说,大家议论的,都是明空,而根本没人提到曾毅。偌大的字就摆在明空的上面,大家却视若无睹,这让曾大少情何以堪啊,又何止是一个尴尬可以了得。

        “六十万!”常俊龙也举起牌子喊了一声,然后低声笑道:“都是老熟人,我也给曾少捧捧场!”

        “七十万!”

        “八十万!”

        “……”

        眨眼之间,这幅字的价格就上了一百五十万,等上了这个价格,大家的出价就比较谨慎了,一万两万向上递增,毕竟明空的字太小了,而上面的大字,又破坏了这幅字的整体价值,真是一颗老鼠屎弄坏一锅粥,这上面附赠的“搭头”,实在是太碍眼了,也不知道是谁这么混蛋,在上面乱写乱画!

        此时容道一凑近了身边的白阳市委书记廖天华,问道:“廖书记,请教一下,这位曾毅先生,可是南江省的书法大家?”

        廖天华微微一滞,有些不明白容道一的问题,曾毅似乎和书法大家扯不上关系吧,他道:“其实并不是什么书法家,曾毅同志是我们白阳市的一名年轻干部,目前任高新园区管委会的副主任。”

        说着,廖天华还往旁边看了一下,找到曾毅,指给容道一看,“那位穿着藏青色西装的,便是曾毅同志了!”

        容道一顺着廖天华所指的方向看过去,微微颔首,道:“此人着实不凡啊!”说完,竟是举起手里的号码牌,道:“两百八十万!”

        此价一出,现场一片寂静,就连台上的主持人也是愣了片刻,才回过神来,颤声道:“容……容大师出价两百八十万!”

        会场就开始骚乱了,容道一的这次出价,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一位以书法闻名的大师级人物,竟然会出价购买另外一幅书法作品,这似乎也太离奇了吧,而且一出手,还把拍品的价格抬高了足足一百万,这是志在必得啊!

        大家就把视线重新挪到那块黑漆漆的镇纸上,难道容大师是看中了这块镇纸,准备买回去收藏?

        现场也有不少是收藏方面的行家,看了半天,也没有看出这块镇纸有什么特殊之处。镇纸这种东西,比较容易保存,在文房四宝里,又不属于必需品,更不会消耗,就算这块黑檀镇纸的造型材质都属于上乘,但怎么也不会超过二十万这个数吧。

        廖天华离容道一最近,他留意观察了一下,发现容道一的视线,根本就不在那块镇纸上,而是面露欣赏之色,对着那副字不住地颔首。

        廖天华就觉得惊讶了,难道容道一看中的,竟然是曾毅的这几个字?

        我的乖乖,八个字,就值得两百八十万,而且还是让著名的书法大师容道一亲自掏腰包购买,这曾毅的字,真有那么好吗?廖天华也盯着那副字,他不懂书法,看不出其中的门道,只是觉得很诧异,非常地诧异,诧异到无法理解。

        会场安静了足有二十秒,期间没有任何人叫价,大家都被容道一的这次出手,给搞懵了,有些弄不清楚状况。

        主持人定住神,扫了一圈会场,就准备宣布最终的拍卖结果,道:“现在,这件……”

        “三百万!”

        主持人的话没有讲完,会场又人报价了!

        大家齐齐看过去,发现举牌的,是整晚都没有一次出手的平海集团代表。此时平海集团的代表高举号码牌,却是面对身旁的一位少女,神色恭谨,似乎在跟对方交流着什么,看来他的出手,是出于这位少女的授意。

        容道一微微皱眉,他第一次出手,就报如此高的价格,目的就是要传达出一种“志在必得”的意,如果现场的人不是特别喜欢这幅字,也不是内行的话,就会主动退让了。他没有想到自己出这么高的价,竟然还有人加价!

        这就让容道一很意外了,侧脸看了崔恩熙一眼,心道这么年轻的女孩子,竟然也懂书法吗?

        容道一也不多想,再次举牌,道:“三百二十万!”

        这一下,全场震动,就连坐在容道一身边的廖天华,也都有些心惊肉跳的感觉了,屁股下面跟做了针毡似的。

        三百二十万,这个价格已经是今天的拍品之最了,而且是之前容道一自己的书法作品保持的,现在容道一喊出同样的价格,完全就是在做最后一搏了。

        这种事情放在政坛,绝对是大忌,因为一旦对方再次加价,那容道一就没有退了,他要是不想放弃的话,就只能用高于自己书法作品的价格去竞拍了。

        这岂不是自认不如吗?难道一个在书法界籍籍无名的年轻后辈,竟然还能超过容道一吗?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现场的人都是这种观点,心道这件拍品的价格已经封死了,能够和容道一的作品拍出同样的价钱,已经是很莫大的荣誉了。

        所以大家也都放弃了再加价的打算,哪怕是再加一块钱,就要超过了容道一,你让容大师的脸往哪里搁!

        站在过道上的曾毅,此时也冒了汗,他也没有料到会发生这种状况,容道一的出手,绝对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其中也包括曾毅。

        崔恩熙只是朝身旁的那位代表一点头,那位代表手中的号码牌,再次高举……全场的人看到这一幕,顿时都感觉心脏受不了了,太疯狂了,太疯狂了,他们齐齐盯着那位代表,一部分人,已经看向了容道一,想知道容道一此时会是什么表情。

        “三百五十万!”

        平海集团代表的声音不高,但却犹如是天雷阵阵,在会场轰鸣响起,震得每个人耳膜发涨,心脏狂跳。

        容道一的脸上,此时出现了很错愕的表情,他实在想不到,自己都愿意出这个价格了,已经算是最大的让步了,竟然还有人会再次加价。

        崔恩熙脸色平静地坐在那里,她对曾毅的这几个字,是势在必得的,她准备拍下来送给崔宰昌。因为她很清楚地知道,自己的爷爷崔宰昌极度喜欢曾毅的书法,上次曾毅所书的那由几道短横组成的“谦卦”卦图,简单至极,竟然也被爷爷挂在书房中,天天观看揣摩,而是百看不厌,越看越喜欢。

        如果能把曾毅的这幅字再拿回去,爷爷岂不是更加高兴,那身体又岂会差得了呢?何况下面还有明空老禅师的小注,自己爷爷对明空也是尊重有加,格外崇敬。

        崔恩熙一直都在等机会,准备一出手就将这幅字收入囊中,她也没有想到容道一会第二次加价,但这丝毫不会干扰到她的决定,所以一下将价格提到三百五十万,要让容道一再也开不了口。

        现场静得厉害,这一幕情景,出现在一场募捐活动之中,确实是前所未见。

        孙翊此时心里酸得厉害,崔恩熙刚进场的时候,他就觉得眼前一亮,这气质、这姿容,,立刻就让自己平时捧的那些女星显得有些不堪入目了,真正的倾城之色。

        后来知道这是平海集团掌门人的千金孙女,孙翊还准备上前去打个招呼,但之后他就看到崔恩熙进场旁若无人,只对曾毅显得格外亲热,这让孙翊的心里很是不忿,就没有上前去自找没趣。

        现在崔恩熙又报出高价,将曾毅的字都捧到了容道一之上,这不是明摆着着的倒追重捧嘛。

        “没想到啊,咱们曾少还有吃软饭的潜力!”常俊龙此时笑着来了一句,但话语之间,却不乏酸意。

        孙翊冷哼了一声,他倒要看今天这个事情,最后要怎么收场了。

        容道一此时确实很为难,他心里很喜欢曾毅的这几个字,所以才给了跟自己作品同样的价格,但现在被崔恩熙一顶,已然超过自己的作品价格了,自己要是再加价,就变成给对方抬轿子,这让容道一又有些犹豫。

        主持人站在台上,也是有些手足无措的感觉,她看容道一没有回应,就想赶紧结束了这件拍品的拍卖,进入下一条,“现在,这……”

        “四百万!”

        会场传来很清晰坚定的声音。

        不少人都发出了惊呼,这个价格,绝对是失心疯了,等看到出价人是谁之后,很多人都呆在了座椅上,感觉脑子完全不够用了。

        崔恩熙侧头淡淡看向龙美心,正好龙美心也在看这边,两人一对视,都露出微微的笑意。但收回目光之后,崔恩熙又看向了自己身旁的代表。

        代表的手心已经冒汗了,颤巍巍举起号码牌,道:“四……四百一十万!”

        “四百二十万!”

        几乎是毫无犹豫,龙美心那边的报价又涨了十万。

        “孙小姐……”代表犹豫地看着崔恩熙,这个价格,似乎已经丧失了正常的理智。

        崔恩熙只是点了点头,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不知道心里在想着什么。

        代表只好又举起号码牌,但这次就显得坚决了一些,自己觉得不值又有什么关系,只要孙小姐觉得值就行了,他一吸气,大声道:“四百五十万!”

        “四百六十万!”

        龙美心那边根本不考虑,这边报价刚出,那边就接着喊了,完全就跟数数一样。

        现场人不少人都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张大了嘴巴看着前面第一排上竞相出价的两位美女,心道这是个什么情况啊!

        龙美心一脸风轻云淡地坐在那里,她今天跟崔恩熙杠上了,说实话,龙美心也觉得崔恩熙的这种行为,是在刻意捧曾毅了,这让她很不爽,这场募捐会,本来就是她为了要压倒崔恩熙,而专门搞出来的,现在岂又能让崔恩熙扳回这一局。

        何况,之前韦向南的话,让龙美心觉得曾毅还是很喜欢这块镇纸的,所以才会又额外赠了一幅字,嘱咐拍主精心去保管那块镇纸。

        比起斗气,龙美心更加不愿意让曾毅喜欢的这块镇纸,流入了崔恩熙之手,这才是真正的重点。

        两人虽然拍的都不是同一件东西,但也争得火药味十足,让会场的空气里硝烟弥漫。

        “四百八十万!”

        “四百九十万!”

        李伟才此时小跑着到了容道一跟前,凑上去小声讲了几句,就见容道一微微颔首,似乎是表示同意了。

        李伟才弯着身子连连道谢,又满头大汗地跑到了龙美心面前,讲了几句,又奔崔恩熙去了。

        现场很多人都注意到了这个情况,伸着脖子看着前面,揣测李伟才都跟这三人讲了些什么。

        不过,等李伟才直起身子退到一边,龙美心和崔恩熙竟然同时停止了报价,只是脸上多少有点心不甘情不愿的意。

        此时的报价,已经到了五百二十万,是龙美心喊出来的!

        主持人看着崔恩熙,确认崔恩熙再没有加价的意了,神色不由一松,心道终于是要结束了,再来两轮的话,自己的心脏都快受不了,她笑着端起放着镇纸的托盘,道:“结果终于出来了,这块镇纸最后由……”

        “五百三十万!”

        就在众人都以为结束的时候,容道一又喊价了。

        主持人一惊,差点就让托盘从手里掉了出去,她心道完了,新一轮报价难道又要开始了吗。

        不过等了有十多秒,龙美心和崔恩熙都没有再加价,主持人立刻就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宣布了结果,道:“最终的得主,是容道一容大师,让我们再次感谢容大师的慷慨!”

        这让现场的人终于是松了口气。

        也不等礼仪小姐上前,主持人就自己端着托盘走了下去,把这块烧手的镇纸,以及那副字,赶紧交给了容道一,惟恐迟则生变。

        放下东西,主持人说了几句恭喜的话,就要反身回到台上去。

        谁知容道一打开那副字看了看,道:“主持人,请留步!”

        现场的人,只看到容道一对那位主持人讲了一些什么,然后就看主持人又端着托盘,把那块镇纸又捧着回到台上了。

        “来了,来了,又来了!”

        所有人的心再次提到了嗓子眼,都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这件事情看来是完不了了。

        主持人上台深吸一口气,定了定神,才露出职业般的笑容,道:“容大师的善心,真是让我很佩服。他说自己得到那副字,已经很满意了,愿意把这块镇纸再拿出去,交给现场喜欢它的人收藏。”

        此话一出,曾毅顿时变色,心道容道一真是多事,难道就没看出情况不对吗!自己刚把火扑灭,你这边又开始玩火了。

        “八十万!”

        龙美心毫不犹豫,就一下把价格报得极高,她没想到容道一还会把这块镇纸再拿回来,这次她可不想再错过机会了。

        “九十万!”

        崔恩熙紧跟其后,完全就是刚才的翻版,只是这次换了是崔恩熙紧逼龙美心罢了。

        现场的人已经快崩溃了,大家完全忘记了这是一次慈善募捐活动,事情的发展,简直是跌宕起伏,峰回转,但次次都让你猜不到。

        容道一花费五百多万,买了另外一幅毫无名气的字,书法家买书法家的字,绝对是奇闻一桩,这已经让人很吃惊了,但毕竟还能理解,毕竟那上面有明空大师的墨宝,极其罕见。

        但龙美心作为慈善基金的发起人,竟然和来自韩国平海集团的掌门千金,疯狂追拍这块镇纸,这又是为了什么呢,大家完全想不通!对于这块镇纸来讲,三十万都已经是绝对高估了,而这两人似乎根本就不在乎价钱,只想把这块镇纸收入囊中。

        “真他娘的带劲啊!”

        顾迪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朝曾毅那边伸出两根大拇指,意是说:兄弟,还是你牛啊!

        “一百万!”

        “一百一十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