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首席御医在线阅读 - 第二二八章 劝散(下)

第二二八章 劝散(下)

        人群就站在市政府门口,静默不语,以沉默的方式,表达着自己的态度。

        对面市政府的大门,电动推拉门已经合拢,里面站了不少安保人员,远处防暴警察也已经到达现场,但没有采取行动,而是安静地待在警车上,只等上级命令下达,便可以展开行动。

        交警已经对这一带进行了交通管制,所有车子在前面段就必须绕行了。

        公安局的局长陈志军站在原地,摘掉了警帽,不停抹着头上的汗珠子,照以往的经验,现在不派个领导出来谈判,就要强行动用武力进行驱散了,然后抓几个带头的,杀鸡给猴看。像今天这种情况,他还是头一次碰到,陈志军对市里的政坛局势也是了如指掌,他知道这又是两位大佬之间的一次扳手腕,所以只要那些群众没有过激行为,他也不敢贸然采取行动。

        诸葛谋赶到现场,看到那些静默的群众,就气不打一处来,老子现在已经够惨了,你们还来踏一脚,想让我永无翻身之日吗。

        推门下车,诸葛谋顺手拿起一个电喇叭,打开了“蹦蹦”弹了两声动静,就朝那边走了过去:“老乡们,我是高新园区管委会的主任诸葛谋,你们不管有什么事,都可以跟我谈,但请不要聚集在这里。这里是市委市府办公的地方,不要因为你们几百个人的事情,耽误了咱们白阳市三百万人民的生计大事。”

        陈志军头上的汗珠子更多了,这诸葛谋就是个废物,哪像个谈判的样子,这些人能来这里静默,就是解决问题的,岂是听你这些大道理的,他一使眼色,两名便衣立刻跟了上去,虽然那是个蠢货,可不能让蠢货出了事。

        诸葛谋这一嗓子,把那些人的注意力都集中了过来,人群立刻爆发怒吼:“就是这个骗子,搞得我们有地不能种,我们要跟市长谈,绝不跟骗子谈……”

        “老乡们,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们,这里没有骗子,我是来帮助你们解决问题的,是带着诚意来的!”诸葛谋单手叉腰,一手高举电喇叭,“没错,眼下蓄电池的项目,是遇到了一点问题,但这只是暂时的,相信很快就能解决的。你们千万不要听信某些坏分子的谣言,我们的政府是人民政府,是向着人民的,是对人民负责的,我们做出的承诺,都是会一一兑现的。请大家相信我,马上离开这里,否则,事情的后果可是非常严重滴……”

        诸葛谋不是第一次碰着这事了,他还是老三样,哄、吓、拖,先把你们弄回去再说。

        人群中就有人问:“我们的补偿款什么时候到?”;“答应我们进工厂工作的事,能不能兑现”;“……”

        诸葛谋就道:“你们看,这里人多嘴杂,咱们这个样子交流,是没有任何效果的,我根本听不清楚。这样吧,你们选几个代表出来谈!”

        这是失地的农民,又不是上访专业户,没有那么多的经验,当下就道:“就在这里谈,谈不好,我们就跟市长谈!”

        诸葛谋心道这些人真是好蒙,就道:“好,就在这里谈,那现在就请你们选几个代表出来!”

        人群立刻发出嗡嗡的声音,似乎是在讨论谁来做代表。

        旁边站的几个工程承包商,可就急了,人群要是被劝散了,他们的损失可就没法追回来了。这些商人的消息非常灵通,已经知道诸葛谋不是管委会的主任了,当下就在人群里大喊了一声:“大家不要信诸葛谋这个骗子,他现在已经不是管委会的主任了,跟他谈的条件,全都是空头支票!”

        人群一下就愤怒了,感觉到被戏弄了,就过来要质问诸葛谋:“诸葛谋,你到底能不能做主!”

        “老乡们,不要听信那些人的谣言!”诸葛谋脸不红心不跳,“我现在就是代表管委会,来跟你们谈判的。”

        “大家还要再被骗一次吗?诸葛谋这次招商招来了骗子,害市里损失了几千万,现在已经被免职了,我表哥就在市政府上班,消息绝对没有错!”

        陈志军一听,立刻拿起对讲机喊道:“把那蠢猪给我拖回来!”

        “老乡亲……”诸葛谋还想再辩解,他背后的便衣架起他就走。

        等从人群冲出来,诸葛谋一阵后怕,要是再晚走一秒钟,自己怕是就无法脱身了,就要被愤怒的人群给围住了。

        “陈局长,谢谢了!”诸葛谋看着来接应自己的陈志军,说了声感谢的话。

        陈志军看诸葛谋的鞋也掉了,扣子也飞了,脑袋上头发乱作一团,心道你活该。

        人群被诸葛谋这么一刺激,明显有些狂躁了,开始喊起了口号:“我们要见市长!”;“政府不能言而无信,欺骗老百姓!”

        陈志军拿起对讲机,命令警察做好行动的准备,诸葛谋这一闹,虽然没能解决问题,但总算打破了僵局,只要这些人敢有稍微冲击政府机关的迹象,陈志军就可以下令抓人了,今天这事就算圆满解决了。集体上访,和冲击政府机关,可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正在此时,一辆黑色轿车疾驰而至,不等车子停稳,曾毅就从车上跳了下来,快步来到陈志军的面前,道:“我是曾毅,陈局长,请你给我三分钟的时间,我可以试着劝散这些群众。”

        陈志军一皱眉,他听杜若讲过曾毅,不过还是第一次见,“曾毅同志,现在群众的情绪可是有些激动。”

        曾毅也不多说,拿起陈志军面前的一个大喇叭,就朝人群走了过去。

        李伟才从后面小跑着追上来,道:“曾主任,危险,我过去跟他们谈,你不能去。”

        曾毅没理会李伟才,快步上前,一直走到距离人群三米远的地方,才大声喊道:“父老兄弟们,我是管委会的常务副主任曾毅,你们中可能有人听说过我,我请大家先冷静一下,给我三分钟的时间,三分钟之后,如果大家对于我的答复不满意,我亲自去请市长出来跟大家见面!”

        “正主任都没了,你一个副主任说话能算数吗?”人群大声回应,很是嘈杂。

        “大家今天来到这里,一是想反映反映真实的情况,二是要来讨一个说法,是来解决问题的,对不对?我能理解,要是没有难处,谁会来这个地方呢!”曾毅微笑着看着人群,“既然来也来了,大家不妨就听我啰嗦几句,三分钟,我相信也耽误不了大家多少时间吧。”

        大家听了曾毅这话,就觉得是自己的心声总算是有人听到了,有人便道:“好,我就看你能说出什么来,要是不给解决问题,我们还找市长。”

        “我刚才都说了,如果大家不满意,我亲自去请市长出来。”曾毅笑了笑,又往人群走近了几步,“我先把大家最急于了解的几件事情,向大家做一个汇报:一,蓄电池的项目,是不是被骗了;二,是不是损失了很多钱;三,政府之前承诺的事情,还会不会兑现?”

        人都有八卦的天性,尤其是这个八卦还关乎到自己,曾毅这一说,人群立刻安静了下去,全都竖着耳朵听曾毅的话。

        “这三件事情,我知道大家都很关心,好奇一点的,还特别想知道政府是不是被骗了!”曾毅看了看,人群已经慢慢处于了可控的状态,中间竟然还有人发出了笑声,看来是被曾毅说中了心态,“但是,我决定先回答第三个问题,因为这个事情跟今天在场的每一个人息息相关,大家今天来到这里,又站了这么久,不也是为这件事来的嘛。我先说这个,说完了,大家要是觉得满意,就可以打道回府,休息吃饭了,你要是觉着站着不累,那就留下来继续听我讲前两件事。”

        人群中的笑声就大了几分,之前让诸葛谋一刺激,大家都是一肚子火,眼看就要爆发了,谁知这位曾主任一开口,大家都觉得舒服、轻松,自在,这火气不由自主就没了。

        远处的陈志军,长长地舒了口气,看来是不用自己出手了,他也不想对这些失地的群众动粗,正如曾毅所说,要不是真遇到了难处,谁会来这里啊。

        回头再看了一眼诸葛谋,陈志军就摇头叹息,蠢货就是蠢货,你看看人家曾毅,年纪不到你一半,可这办事却比你靠谱多了,会说话,也有办法。

        曾毅抬起头,往人群的后面看了看,指着那几位工程承包商的人,道:“后面那几位大哥,上前来,先解决你们的问题!”

        那几个承包商就赶紧上前,道:“曾主任,我们被骗的钱,追回来了吗?”

        曾毅不回答这个问题,而是问道:“哪位是承包修的?”

        就有个穿着白色休闲装的人道:“是我!”

        “好,请这位大哥先站到这边来!”曾毅指了指旁边,然后朝李伟才一抬手。

        李伟才打开公事包,从里面掏出几份材料,一一递到了几位承包商的手里,唯独不给那位白色休闲装的。

        “你们先看一下这份材料,看完之后再做决定!”曾毅笑着,“政府绝不会言而无信,说到就一定能做到。但这次给你们破个例,允许你们反悔一次,你们可以选择拿回自己的钱,也可以选择继续参与工程建设。”

        几位承包商一看,都是露出惊讶表情,迫不及待地问曾毅:“曾主任,这是真的?”

        李伟才就道:“怎么说话呢,我们曾主任什么时候说过瞎话!我告诉你们,不愿意做的,现在就拿钱走人,等着做工程的人还多着呢!”说完,李伟才从公事包里拿出支票本,道:“说吧,谁要拿钱,快点,曾主任还要给大家伙解决问题呢!”

        “做,做做做!”几位承包商眉开眼笑,“曾主任,我们不要钱,我们接着做工程!”

        后面的人群全都一脸纳闷,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性子急的,就在喊了:“到底怎么回事啊!”

        李伟才脸一沉,“那你们这个事,是不是就算是解决了?”

        “解决了,解决了!”承包商连连点头,本以为钱打了水漂呢,没想到还有这好事,蓄电池的项目虽然不做了,但要在原先蓄电池的地址上兴建一个大型仓储物流中心的项目,自己不同投标,就能包下工程,这种美事哪能向外推。

        “解决了还站在这里干什么!没看到后面还有很多人!”李伟才大为不爽,狠狠训斥,心道这都是唯利是图的小人。

        几个承包商就赶紧告辞,一转身,就被后面的人群给围上了,大家都打听是什么事情。几个几张嘴,可比曾毅的一张嘴要管用多了,不大工夫,现场的群众都知道换了项目的事。

        剩下那个白色休闲装的人,一听就着急了,急急问道:“曾主任,为什么他们都可以接着干工程,我就只能一旁看着!”

        “急什么!这不就要处理你的事嘛!”李伟才呵斥一声,道:“物流中心能不修吗?肯定是要修的,但水泥是不行了,我们要修柏油,因为道性质的改变,所以这个工程要重新招标,你现在把你被骗的钱拿回去,然后等着重新竞标吧!”说完,李伟才作势就要在支票本上写字。

        那人一把按住李伟才的手,道:“曾主任,这不行,我不要钱,我要工程!当初我也是参加了竞标的,我也被骗了很多钱的!”

        “你被骗钱很光荣吗?”曾毅都被气乐了。

        现场的人顿时哈哈大笑,三分钟前,提起被骗钱,你还义愤填膺,恨不得吃人呢。这一转眼,被骗钱倒成你跟政府讲价还价的资本了。

        那人倒是半点不尴尬,道:“曾主任,我错了,我不该来这里闹事,那些被骗的钱我也不要了,但我要接这个新工程!”新修一条等级更高的柏油,这个工程可比之前的水泥大多了,就是被骗的钱不要了,也一定要接下来。

        李伟才就为难地收了笔,看着曾毅,道:“曾主任,要不这样,他之前的钱,就算是新工程的竞标保证金,要是他到时候没中标,再发还与他,算是对他一点的补偿?”

        曾毅才就点了点头,“就这么办吧!”

        “曾主任,到时候一定要优先照顾我啊!”白色休闲装急忙道。

        “混账!”李伟才一瞪眼:“你这是什么意,我告诉你,招标一定会公平公正公开,不会对任何人徇私,你要是再这么说,现在就把你的钱拿走,新工程拒绝你这种奸商竞标!”

        白色休闲装的人傻眼了,急忙道歉。

        李伟才伸手一把推开他,拿起个记事本大刀金马往那里一站,对后面的群众道:“乡亲们,你们都有什么问题,现在就说出来吧,曾主任一定会为大家解决的!”

        群众也傻眼了,既然项目都解决了,自己好像就没有什么问题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