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首席御医在线阅读 - 第二一五章章 大医曾文甫

第二一五章章 大医曾文甫

        “曾主任出去了!”

        办公室的人抬头看了一眼崔恩熙,发现对方的气质排场均是不俗,说话还是非常气的。

        进了政府大院,开口问话都是有讲究的,你一开口,“同志,请问那个什么事情要找谁去办?”,保准没人搭理你,甚至头都懒得抬一下;如果你问“你们的那个某某领导,在哪个办公室?”,这样至少会有人打量打量你,揣摩一下你是领导的朋友呢,还是找领导来上访的。

        “那请问曾主任去哪里了,什么时候回来?”崔恩熙又问到。

        甜美的笑容,让办公室的人对她不可能产生任何不快的感觉,就耐心道:“曾主任每天都很忙,很少待在办公室,如果你有他的电话,最好电话联系,没有的话,可以去找我们李主任打听一下。”

        正说着呢,李伟才就背着手走了进来,作为管委会的大管家,李伟才自然是要眼观六、耳听八方的,刚才那辆豪华凯迪拉克一进来,他就发现了,而且他还一下就看到那辆车挂的是黑色牌照。一般来说,只有国外使馆的人,以及外企的老板,才能使用黑色牌照。

        李伟才一琢磨,就奔办公室这边来了,能开这种豪车,又使用黑色牌照的,自然得重视一下,万一是投资商呢!

        “小李啊,莫主任要的材料,你打印好没有?”李伟才进门把手往肚皮上一捧,先点了一个办事员的名字。

        就有一个办事员立刻站起来,躬身冲着李伟才笑,“主任,都打印好了!”

        “打印好就赶紧送过去吧,不要耽误了莫主任的事情!”李伟才吩咐一声,这才装作是看见了崔恩熙,道:“这位是……”

        就有人道:“来找曾主任的!”

        李伟才就一板脸,道:“既然是找曾主任的,为什么不请人坐下说话啊!”,听说是来找曾毅的,李伟才兴致大减。

        那人赶紧搬了两把椅子过来,放在崔恩熙面前,又去拿出一次性杯子去沏茶。

        “来找曾主任的是吧?”李伟才笑着,心里还存了一丝侥幸,万一对方跟曾毅也不是很熟呢,“曾主任陪着人去视察园区了,如果有什么事,跟我谈也一样的!”

        崔恩熙就淡淡一笑,歉然道:“我找曾主任是有事相求,这件事也只有他才能解决。”

        李伟才一听,也就不再浪费精力,他一指那个端着茶杯过来的办事员,道:“小王,你辛苦一趟,领着人到三元村附近找找看,曾主任可能会在那里。”

        说完,李伟才一背手,踱出了办公室,心里自己这趟殷勤是白献了,原来是找曾毅的,这说不定是小曾主任的关系户啊。

        三元村位于高新园区靠近荣城的边缘地带,是个不大不小的村子,村里的大部分地,都租给了高新园区管委会搞开发,每亩地每个月能领到180元租金,算下来比种地要划算一些,但收益并不大。不过就是这笔钱,也快把高新园区管委会给压垮了,只出不进的话,谁也负担不起。

        在三元村旁边的一块荒地上,曾毅正领着肖登、郭鹏辉来考察医学院的选址,目前已经确定了几个方案,三元村这块地就是其中之一。

        此时几人围在一辆车前,车前盖上摊开了一张高新园区的规划图,几人一边看,一边做着交流和讨论。

        顾宪坤和老左站在不远处,两人也过来了,但属于是随便走走,看看有没有好的投资项目。

        三元村被征上来的地,已经做过简单的平整了,显得很空旷,视野非常开阔,崔恩熙很远就看到了这边的曾毅,吩咐司机开了过来。

        “曾主任!”管委会的办事员下车很麻利地跑了过来,笑着道:“曾主任,有位女士到管委会找你,说是有急事,李主任让我把她带过来了!”

        “辛苦了!”曾毅道了一声,就把视线从规划图上收回,扭头看了看那辆凯迪拉克,然后就看到崔恩熙从车上走了下来,当即他眉头一皱,心道这个张总办事也太离谱了,弄不走人也就算了,怎么把人还弄到我这里来了。

        崔恩熙下车就快步走了过来,到了曾毅跟前,微微欠身致意,道:“曾主任,见到你非常荣幸!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崔恩熙。”

        曾毅点了点头,伸出手笑道:“你好,在下曾毅,是白阳高新管委会的副主任,请问找我有什么事吗?”

        崔恩熙浅浅一握,收回手,笑道:“我想曾主任一定明白我的来意。”

        旁边的几人就看着崔恩熙,心道曾毅这小子又整出什么新鲜事了,竟然会有绝代佳人都追到白阳来了。正在远处交流着生意经的顾宪坤和老左,也闻到了一丝热闹的气息,扔下手里的烟头,朝这边看了过来。

        曾毅微微一皱眉,随即问道:“是清江饭店的张总提起我的?”

        崔恩熙就点了点头,“我这次来,就是想请曾主任辛苦一趟,为我爷爷诊治一下,拜托你了!”说着,崔恩熙朝曾毅鞠了一躬。

        曾毅侧着滑开两步,没有受崔恩熙这一躬,道:“你能为你的爷爷过来求医,孝心难得,也让我钦佩,按说我不该拒绝你。不过我现在已经不做大夫了,不在其位,不谋其业,我去给你爷爷看病并不合适。再说,我相信以你的能力,应该可以请到更高明更专业的大夫。”

        崔恩熙看曾毅拒绝,脸上露出淡淡的焦急神色,又鞠了一躬,道:“无论如何,也请曾主任过去走一趟,拜托了。”

        曾毅有些为难,那天虽然只是匆匆一瞥,但他也看出那老者的病已经到了一个很难治的地步了,就算是自己出手,也未必能治好,要知道大夫也不是万能的,并不能改变人生老病死的铁律,“崔小姐,你真的不必这么做。”

        “我听说了很多关于曾主任治病的事情,我知道你的医术是非常高明的,而且是仁心仁术!”崔恩熙看着曾毅,恳求道:“就请曾主任发发慈悲心,为我爷爷诊治一下吧。”

        周围的人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原来是求医的,心道曾毅可真是名声在外,这病人都追到门口来了。

        曾毅心道被这个张总害死了,如果自己现在只是个大夫,自然不会拒绝,但自己现在身份特殊,去给对方治,治好了还好说,治不好就麻烦一大堆,甚至还会给南江省上上下下带来麻烦。

        根据自己的经验,那老者治坏的概率远远大于治好的概率,你认为是病入膏肓,不可挽救,但病人不可能这么认为,他会认为是你医术不行,是中医不行。

        再说了,他身边已经有李东毅这位韩国第一神医了,自己何必再去掺那一腿。

        自己的身份特殊,对方的身份也特殊,这已经不是简简单单的医生和患者关系了,自己真要是出手,那这件事上被赋予的东西就太多了,曾毅不是顾虑自己,而是有些东西不是他所能承担和决定的。

        “崔小姐,这事请恕我无能为力,我虽然能看出令祖重病在身,但并没有医治的办法。”曾毅摇了摇头,叹道:“你还是另请高明吧!”

        崔恩熙的眼圈就红了,又朝曾毅鞠了一躬,“拜托了,就请过去看一眼吧!”这次她长躬不起,大有曾毅不答应,她就不起来的意。

        在场的都知道曾毅是个什么样的人,平时只要碰上有人发病,你就拦他也拦不住,他肯定会出手救治的,而这次对方三番四次恳求,曾毅竟然却不答应,大家就知道这里面肯定另有原因。

        郭鹏辉是保健局的负责人,最清楚曾毅的顾虑,一看对方那车、那车牌,就知道来头不小,这可不是展现仁心仁术的时候啊!对方多半已经是病入膏肓、无药可救了,不管谁来治,都是一个结果,你这时候出头,只能是替别人背一个救治不力的黑锅,到时候一旦有居心不良的人反咬一口,那可就是很大的外交纠纷了。

        “崔小姐,我真的是无能为力,请不要为难我了!”曾毅摆了摆手,走开几步。

        崔恩熙的眼泪就滚了下来,滴到地上,溅出星星点点,她道:“求求你,就去看一眼吧,我爷爷他是个好人,他对我们非常重要……”说到这里,崔恩熙就有些哽咽,在那里抽泣了起来。

        肖登有些不解,道:“曾大夫,为什么不去看一眼呢。”

        郭鹏辉立刻把他拉到一边,低声道:“如果你们美国的总统被曾毅给治死了,你们美国人会怎么办?”

        肖登就有点明白了,中西医不同,西医是标准的,治死了就是没法再救活了,因为你换了所有的西医大夫来,都是这种治疗方案,那是你命该绝了;但中医不同,一个大夫一个治法,而且按照西医的药理分析,很多中药都是有毒的。到时候一旦出事,本来是命该绝了,但硬要说是被下毒致死,也能拿出很多确凿的证据来,让你辩无可辩。

        如果治死的是普通人,顶多是追究一下这位中医大夫“涉嫌谋杀”的责任;但要是被治死的是重要的政治人物,那就麻烦了,牵扯到了政治,再小的事情都不小,搞不好就是行刺国家元首,会引起两国纠纷的。

        想明白这个,肖登也闭嘴站在一旁,不说话了。

        崔恩熙真的躬着身子站在那里,双肩松动,不住哽咽,声声恳求,梨花带雨,模样我见犹怜,搞得大家站在那里手不是手,脚不是脚,只想赶紧逃走。

        “曾主任,我求求你了,就去看一眼吧,不管能不能治好,我都铭感在心……”崔恩熙哭得很厉害,“就去看一眼,我求求你了,我真的不想失去爷爷……”

        曾毅心里难受,他有些受不住了,崔恩熙一句一个爷爷,让他想起了自己去世的爷爷曾文甫。

        十四岁的那年,爷爷曾文甫的大限到了,那天上午,他给几个到镇上求医的病人看完病,就让曾毅把诊所的门关了,然后坐在平时看病的那张太师椅上,把曾毅叫过来,道:“小毅,来给爷爷把把脉!”

        曾毅也是懂医的,一摸之下,眼泪就下来了,然后他看见爷爷身上的汗似油一样滚了下来。

        曾文甫当时却是微笑着嘱咐曾毅,“小毅,你摸清楚了没有,这个脉就是绝脉了,你再摸摸我的汗,这叫绝汗,绝汗如油,古人在医书说得一点都没有错啊!摸清楚了,你就要牢牢记住,以后要多读医书……”

        说完,曾文甫含笑而逝。

        这是爷爷留给曾毅的最后一句话,也是一个中医人留给自己传人的最后一句话,曾文甫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还在用自己的例子,对曾毅进行谆谆教导。

        这件事对曾毅的触动非常大,这么多年来,曾毅一刻都不敢懈怠,每每想起爷爷教给自己的最后的一课,曾毅都是潸然泪下,心怀惶恐,惟恐辜负了爷爷的期待。

        唏嘘片刻,曾毅长长叹了口气,道:“你先回去吧,不管能不能治,我都会去走一趟的。”

        郭鹏辉就跺了一脚,这个曾毅,到底是冲动,这种事怎么能答应呢,至少要弄清楚对方的来头再说吧。

        崔恩熙抬起头,已经是满面泪痕,她冲曾毅深深鞠了一躬,感激道:“谢谢,谢谢……”

        曾毅不想看到对方这个样子,这让他心里很难受,一摆手,道:“你回去吧,下午下班之后,我会回一趟荣城!”

        崔恩熙再三道谢,躬着身子倒着退了几步,才转身朝自己的车走了过去,保镖递上纸巾,她也没有接,抽泣着上了车。

        “你怎么能这么就答应她呢!”郭鹏辉有些责怪,“她是什么来头,我马上回去让人打听一下。”

        “我也不知道!”曾毅笑了笑,“算了,不用去打听了,我心里有数。”

        郭鹏辉哪能放心,“这样吧,我跟你一起去!”他是怕曾毅到时候再一冲动,说出什么圆不住的话来,他去了,至少能帮曾毅把把关。

        “好!”曾毅也不反对,道:“我们不要被这节外生枝的事打断了,还是先研究正事,如果把医学院落在这里,你们都是什么看法?”

        写到大医临终时用自己例子来教导后人,银子也被感动了,唏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