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首席御医在线阅读 - 第一九九章 对不对?

第一九九章 对不对?

        叶清菡的家不大,是一套两室一厅的老房子,不过收拾得很干净,所有摆设都有条不紊,看起来清清爽爽的。

        戴维显得很有兴致,在得到李静芳的允许之后,在房间里到处参观着。

        曾毅跟着他沾了光,到叶清菡的房间看了看,和普通女孩的房间一样,布置得非常温馨可爱,墙上也贴满了人物海报,除了几位男女明星外,还有很多诸如阿甘这样的励志人物。小书架上摆满了书,除了教材外,最多的就是人物传记,比如《居里夫人》、《我的信念》,还有一些是心灵类的书,比如《旷野的声音》、《了凡四训》。

        叶清菡有些不好意,还是头一次被人这么参观自己的房子,道:“我这里很简陋,你们还是到外面厅坐吧!”

        “南阳诸葛庐,西蜀子云亭。孔子曰:何陋之有?”曾毅微微笑着,道:“斯是陋室,惟吾德馨!”

        这是刘禹锡《陋室铭》中的句子,曾毅是打乱了顺序来念,现在人读书,在选择上会非常具有功利性,喜欢读《怎样嫁给百万富翁》、《如何讲话》、《设计人脉》之类的书,像叶清菡这样读书的,倒是很少了,难怪她身上有那么一股空谷幽兰的独特气质。

        戴维不怎么明白曾毅的话,问道:“什么意?”

        这个还真不好解释,中美文化差异很大,曾毅想了想,道:“我听说你们美国有个富翁,自己住在乡下的小屋子里,开一辆二手车,却捐了几十亿美金给别人,房子虽然小,但里面住着的是一位有爱心的人,差不多就是这个意了。”

        戴维就点了点头,脸上笑得很灿烂,也不知道他是真懂了还是在装懂。

        回到厅,李静芳就开始上菜,摆了满满的一大桌子,都是她的拿手菜,还烧了一道鲜亮的肚丝汤,让人一看,就有些要流口水的冲动。

        “都不要气,随便坐吧!”李静芳拿出筷子碟碗,往桌上摆着,摆到戴维时,她还特意问了一句,“要是用不惯筷子,我给你找个调羹,或者叉子?”

        戴维交过一个二鬼子女友,所以能够熟练使用筷子,就道:“我用筷子就好!”

        今天饭桌上大部分是女性,所以没有酒,李静芳率先举起饮料杯子,笑道:“大家能到我这里来做,我很高兴,今天你们谁也不要气,就跟在自己家里吃饭一样。”

        曾毅放下饮料杯,尝了一口菜,就赞道:“一口吃下去,感觉胃里真舒服!”

        李静芳立刻笑逐颜开,道:“觉得好吃,那就多吃一些,争取把这些菜都吃掉。”

        曾毅工作以来,应酬多了很多,能像今天这样吃家常便饭的机会不多,当下就笑道:“那我可就不气!”说完,就开始大口吃菜。

        看曾毅吃得开心,李静芳也觉得很开心,这说明自己的手艺是受肯定的。

        边吃边聊,饭桌上众人就慢慢熟了起来,李静芳这才知道戴维不是孙睿的男友,是曾毅带过来的人。

        得知李静芳就是曾毅用喝酒吃饭治好的那个病人,戴维非常感兴趣,不停地问着当时的情况,这个病案让他觉得很不可议,如果吃饭喝酒都可以治病,那自己家的药品生意岂不是要做不下去了?省人院的大夫只给他讲了这个病例,却没讲为什么要这么治,这让他很困惑。

        曾毅就给他解释了一下治疗这个病的,当时主要是醉后摔倒,肝脏无法复位,而喝酒的话人会肺胀,吃饭会胃胀,再借助走颠顿的力量,是可以将肝脏推回原来的位置,并不一定非要开刀手术治疗。

        戴维点着头,喝酒肺胀,吃饭胃胀,这是常识,但能够想到用这些个办法来治病的人,却是少之又少啊。遇到这种情况,不管懂不懂医,大家的第一反应,都会是手术治疗。

        饭吃到一半,有人来敲门,李静芳站起来去开门,然后笑道:“是刘处长啊,快请进!”

        一个瘦瘦高高的中年人就走了进来,往饭桌这边扫了一眼,因为人太瘦,显得他身上的衣服很宽大,跟披在身上似的。刘处长的手里夹着一根烟,两根手指被熏得黄黑,一张嘴,也是满嘴黄牙,道:“家里挺热闹啊!”

        李静芳就道:“来了几位人,刘处长快请坐,我给你倒水去!”

        “就几句话,很快就说完了!”刘处长坐进一张旧的单人沙发里,翘起个二郎腿,他身后还跟着两个人,胳膊上带着红色袖套,上面绣着三个字:保卫处!

        李静芳道:“一点小事,怎么还劳烦刘处长亲自上门呢,要不明天我去找你?”家里有人,李静芳不想人被打搅。

        刘处长却是一摆手,道:“这事拖着也不是办法,还是讲清楚了好。讲清楚了,该怎么办,就赶紧办,你说对不对啊。”

        李静芳捏了捏手,脸上有些板不住,这事没什么可讲的,而且现在也不是讲这事的时候。

        刘处长拉出一本大册子,“啪”一声放在大腿上,然后猛吸一口烟,将烟灰弹在地上,这才翻开那本册子,“呶,你看看,这上面记得清清楚楚,当年你们家老叶工伤死亡的时候,选择的是一次性工亡补助,厂里共支给你八万六千块钱,对不对?”

        曾毅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就望了一眼叶清菡,叶清菡却是咬着牙,把手里的筷子攥得死紧,眼里有些愤怒。

        “这是厂里的老账册,总没有错吧!”刘处长使劲敲了敲账册,看着李静芳。

        李静芳道:“帐是没错!”

        “你承认就好!”刘处长合上账册,往沙发里一靠,摆了个很舒服惬意的姿势,嘴里吐着烟雾道:“既然是一次性补助,那就是说以后就跟厂里没什么关系了,对不对?既然跟厂里没关系了,那你们母女俩至今还住着厂里的家属楼,这就不怎么合适了,对不对?厂子里还有很多新来的工人,都没有房子住呢,对不对?意见那是相当大啊,不办是不行的,明白吗?”

        曾毅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原来这是要赶叶清菡母女两个出去啊。

        李静芳道:“刘处长,老叶为蓝光厂付出了一条命,他算是咱们蓝光厂的人吧?”

        刘处长支吾着,不肯回答。

        “这套房子,是当年厂里分给老叶的,老叶既然是蓝光厂的人,那我算是家属吧,是家属,为什么不能住家属楼?”李静芳问到。

        “这个嘛……”刘处长又弹了弹烟灰,道:“厂里让你们在这里住了快十年,一分钱没收,也算是仁至义尽了,你们也总得为厂里考虑一下吧,对不对?”

        李静芳道:“刘处长,话不能这么说,什么事都得讲个理字,我们住在这里,不是厂里对我们母女的施舍,而是我们应该得到的,因为我们是蓝光厂的家属。”

        刘处长就有些不耐烦了,道:“问题是老叶死了嘛,对不对?”

        “老叶是为厂里死的!他的那条命,没有交给我们母女俩,而是交给了厂里!”李静芳说起这个,眼泪就滑了出来,丈夫去世后,她一个人拉扯叶清菡长大,可以说是千辛万苦,平时就没少受人欺负,但没想到这些人竟然把主意打到了老叶留下的这套房子上了。

        叶清菡把筷子磕在桌子上,过去扶住李静芳,道:“妈,不用跟他讲这么多,大不了咱们跟他打官司!”

        刘处长就道:“这房子是厂里的,你们只有使用权,没有所有权,你就是打官司,也不可能打赢的,对不对?”

        这位刘处长特别喜欢说“对不对”,他身后两位保卫处的人此时接茬说道:“对,打不赢的,这事厂里说了算!”

        “刘处长,假设,我说个假设……”李静芳抹了一下眼泪,露出坚强的神色,“假设你今天不在了,明天厂里就把你的老婆孩子从房子里赶出来,你说合适吗?”

        刘处长这才感觉到烟头有些烫手,赶紧将烟蒂扔在地上,一脚踩灭。

        “要是你们呢,你们也说合适?”李静芳又问那两位保卫处的人。

        保卫处的人就把头扭到一边,罔顾其他而不言语。

        这事明显不合适,甚至是不讲道理,蓝光厂是国有企业,这种单位家属楼的性质是福利房,跟交通局、财政局分给自己单位人的房子是一样的,有谁见过在职人员死了,就要把家属往外赶的?

        何况叶清菡的父亲是为集体、为国家献出了一条生命,对于遗孀,蓝光厂还要给予特殊照顾才对。

        曾毅就知道这是故意来刁难李静芳母女的,就连这位刘处长,都觉得这样做是不合适的,可见这里面有很大的猫腻啊。

        孙睿也是一拍筷子,准备上去跟那位刘处长理论,曾毅一抬手,按住她肩膀,示意她不要着急。

        孙睿就瞪着曾毅,意是你怎么如此软弱,怎么可以看着叶清菡她们受欺负。

        “再等一下,刘处长的戏肉还没端出来呢!”曾毅低声说了一句。

        换了是以前,曾毅遇到这种事,早就拔拳想向了,不过经过这一年的历练,他的眼光毒了很多,一下就看出刘处长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既然是刁难,就有刁难的目的,如果没猜错,接下来才是重头戏。

        再者,刘处长敢过来赶人,要说背后没有人支持,那绝对是不可能的,这年头,稍微有点权的,谁不知道用白手套啊!曾毅就是要等着这个背后的人自己跳出来,要出手就要一下永除后患,收拾一个马前卒子刘处长,根本解决不了问题。

        孙睿没那么复杂,不可能明白曾毅的想法,她在桌子底下恨恨地踢了曾毅一脚,就过去站在叶清菡身旁。

        曾毅无奈摇头,看刘处长要怎么接着往下演。

        “问题的关键,是当时厂里一次性把工亡补助都给了,也就是说,老叶从此就跟厂里没有一丁点的关系了,对不对?”刘处长掏出烟盒,又抽出了一根烟,“现在厂子里很多职工都有意见,意见还不是一般的大,都反映到厂领导那里去了,厂领导也很为难嘛。”

        “是!”保卫处的人附和着,“要不是我们保卫处的人拦着,这些闹意见的人,说不定都能把你家门给砸了!”

        李静芳就道:“谁有意见,你告诉我,我要去问问他!”

        刘处长掏出打火机,两下都没打着,气得把打火机把沙发旁边的小茶几上一磕,道:“具体是谁的意见,这能告诉你吗!重要的是要是不给大家伙一个交代,职工们要是闹起情绪,影响了厂里的正常生产,这个责任谁都负不起!”

        保卫处的人像应声虫一样,“是,闹意见的人太多了,你们还是准备腾房子吧,不要让我们为难!”

        “如果厂里讲不出道理,我们绝不搬!”叶清菡愤怒地看着刘处长,“你告诉我,是不是姜新建让你来的?”

        刘处长打了个哈哈,“这跟任何个人都没有关系,这是厂里的决定!”

        曾毅倒是一皱眉,姜新建,这不就是昨天老七说的那个派出所警察吗,怎么还跟这件事有关系啊。

        李静芳就道:“既然是厂里的决定,你把厂里的书面决定拿出来!”

        刘处长怎么可能拿出书面决定来呢,厂领导也是不可能做出这种书面决定的,这种事情要是传出去,职工们岂不要寒心死,要是谁去世了,你就要把谁的老婆孩子赶出去,那以后谁还敢为厂里做事啊。

        “我今天过来,只是传达一下厂里的决定,你要是对这个决定有异议,可以找领导去申诉嘛!”刘处长不痛不痒地说着,李静芳能找到厂领导才怪,就是找到了,又能如何呢,“但厂里已经做了限期要求,希望你能主动搬走,毕竟我以前也跟老叶做过一段时间的工友,真要是让我们给你搬家,那就不好了,对不对?”

        “对!你也不要为难我们嘛!”保卫处的人附和着,曾毅冷笑一声,真是岂有此理,你们要赶孤儿寡母走,竟然还说是为难你们。

        “这里好热闹啊!”门口又传来敲门声,就有个穿着警察制服的年轻人走了进来,目光游离,手里提着一个食品袋,“刘处长也在呢?”

        曾毅一看,就知道真正的戏肉来了,把手里的筷子放下,缓缓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