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首席御医在线阅读 - 第一五一章 千亿打脸团

第一五一章 千亿打脸团

        “让一让,让一让!”

        人群外面有人喊了两声,就挤了进来,伸出双手直奔姚俊明面前,道:“姚市长,您来之前怎么也不通知一声,我好去迎接啊!”

        来的正是儒子牛,他得到消息,说是姚俊明到南云县来了,于是就要准备车到县城南边去郊迎,谁知通报消息的人说姚俊明的车是出现在了县城的北边,儒子牛又慌慌张张地奔城南来了,一心里七上八下,市长驾临南云,为什么自己一点消息都没有。

        姚俊明今天是追着考察团去的,没人知道考察团从北云下高速到底是要去哪里,所以也就没人通知儒子牛做好准备。

        姚俊明像是根本没看到儒子牛伸过来的手,道:“通知你,好让你做好准备,让我看一看粉饰好的太平世界吗!”

        儒子牛的手伸在半空,没着没落的,尴尬至极,杨国旗今天的行动并没有通知他,所以他还不知道到底出了事,但看眼前情形,他也知道绝不是什么好事。

        他挤出个很勉强的笑容,道:“不会不会,我们南云县非常欢迎市长前来指导检查工作,市长的批评和意见,就是我们努力的方向。”

        “今天的这件事,你们南云必须给市里一个交代,要做出深刻的书面检查,并拿出具体的措施,预防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姚俊明说到。

        儒子牛连连点头,心里却是暗暗叫苦,竟然还要做书面检查,这不是自己给自己处分吗,“是,我们南云县委县政府,一定会深刻检讨,认真反省。”

        坐在地上的杨国旗,此时回过神来了,为了能坐上这个副县长的位子,他不知道付出多少的心血和汗水啊,头发都快熬秃了。杨国旗很清楚,平时别人尊敬自己,敬的不是自己本人,而是自己屁股上的这把副县长的椅子,那些漂亮的女人往你身上黏,并不是自己魅力大,自己一个四十多岁的老男人,有什么魅力,她们黏乎的只是自己的这个副县长的身份,如果自己真要是被免职了,那就屁都不是了。

        一旦享受过权力带来的好处,就跟上瘾一样,杨国旗不敢想象,如果自己丢了副县长的位置,没了权力,没了尊敬,也没了女人,自己该会是什么一副样子。

        此时他看到儒子牛,就像看到一根救命稻草,呼哧一下从地上爬起来,几步过去拽住儒子牛的胳膊:“儒书记,我对你一向可是忠心耿耿啊,你让我往西,我绝不敢往东,你让我抓鸡,我绝不敢撵狗。儒书记,就请你看在我的这份忠心上,救我这一回吧,你在市长跟前给我说句话啊,可不能就这么免了我的职啊!”

        “你给我闭嘴!”

        儒子牛气得浑身颤抖,马匹的,这时候老子惟恐自己摘不清呢,你说这话,不是要把老子也脱下水嘛,他喝道:“杨国旗,你不要指望有谁能救你,犯了错误就必须付出代价!你要把自己的问题,一五一十地向组织上交代清楚,不得有任何的隐瞒!”

        杨国旗脸色一灰,如丧考批,他盯着儒子牛,眼神里透出愤怒,儒子牛这么说,明显就是不准备伸手搭救自己了,妈的,反正都是一死,老子也要先拉个垫背的,这个黑锅,绝不能就这么替你背了。

        杨国旗伸手指着儒子牛:“儒子牛,你这个老王八蛋,老子今天这么做,还不是受了你的指示。这时候出了事,你就一推二五六,想让我替你背这个黑锅!告诉你,没门!”

        儒子牛顿时脸色大变,当着市长的面,他哪敢说保人的话,谁知这一句话就把杨国旗给刺激到了,马匹的,你多年的政治素养哪里去了。儒子牛跳起脚来,喝道:“杨国旗,你疯了吗,你这是……是血口喷人!”

        杨国旗完全豁出去了,“儒子牛,你做的那些事,南云县有谁不知道!你自己想用将军茶去巴结别人,就让老子替你冲锋陷阵,要把开发权从茶厂手中抢过来,要不是为了你,我会给茶厂断水断电,会上门找麻烦吗?”

        今天要是栽在将中岳的手里,杨国旗或许还有活,但栽了姚俊明的手里,他知道肯定是难逃一劫了,儒子牛刚才的态度,让他寒心至极,所以杨国旗也是豁出去了。

        “杨国旗,你……你完全就是栽赃污蔑,我一定会追究你恶意中伤的责任!”儒子牛满头冷汗,训完杨国旗,他赶紧挤出个笑脸,对姚俊明道:“姚市长,你不要听他胡说八道,他这是为了逃避处罚,胡乱咬人的。”

        姚俊明心里把儒子牛和杨国旗的祖宗十八辈都问候了一遍,他知道考察团的人就在周围看着呢,本以为自己出手,就能快速解决掉这件事情,替龙山市挽回形象呢,谁知道南云县这帮狗日的东西是一个咬一个,转眼连县委书记儒子牛都成了幕后的元凶。

        堂堂的县委书记,竟然为了抢夺利益,就指示副县长去为难投资商,上演了一幕“与企争利”的闹剧,这性质实在是太恶劣了,简直是把投资商当做鱼肉,任意宰割啊!

        这被投资团的人看在眼里,还不知道怎么想呢!

        “曹亮同志!”姚俊明恨不得一脚踹在儒子牛的肥脸上,“你马上打电话,以我的名义,向陈书记汇报这件事,并且请纪委的廖书记到南云来一趟!”

        “是!”曹亮二话不说,拿出手机,就开始给市委书记陈国庆打电话。

        “无法无天,无法无天!”姚俊明双手叉腰,怒喝道:“我倒要看看,这南云县到底还在不在我党的领导之下!你们这帮人的眼里,究竟还有没有市委市政府的存在,你们还知不知道党纪国法为何物!”

        “市……市长……”儒子牛喉咙直打颤,用哀求的眼神看着姚俊明:“市长,我以人格和党性担保,这都是杨国旗对我的栽赃污蔑,全都是子虚乌有的事啊,就不要请廖书记过来了吧……”

        一听叫纪委书记过来,儒子牛就知道大事不妙,姚市长这是要下死手啊,儒子牛宦海沉浮几十载,他深知这一点,凡是被纪委调查的,就没有不出问题的,正因为深知,所以他才恐惧。

        杨国旗只是个副县长,不是常委,又被市长抓了现形,不容抵赖,所以将中岳就可以处理他,而儒子牛是南云县的一把手,南云县是没有权力处理他的,只有市里才有权决定对儒子牛采取何种措施。

        杨国旗此时冷哼一声,道:“子虚乌有?你跟别人签的投资协议,难道也是子虚乌有吗?既然是没有的事情,你为什么害怕纪委调查!”

        杨国旗看着儒子牛那一副倒霉的样,心中竟然还隐隐有些畅快,老王八蛋,刚才老子就是这样哀求你的,你又是怎么对待我的,现在知道后悔了吧!这真是六月的帐,还得快啊,你儒子牛也有这一天啊!

        将中岳此时不阴不阳地来了一句:“儒书记,你要理解姚市长的一片良苦用心嘛。纪委调查,那也是为了保护党的干部嘛,等把事情查个水落石出,就能还你一个清白了!”

        儒子牛差点就要上去抽将中岳一个大嘴巴,小人,十足的小人嘴脸!

        姚俊明看了一眼将中岳,心里也是有点意见的,这件事闹到如此地步,将中岳虽然没有参与其中,但也是有一定责任的。

        看大局已定,将中岳就把县公安局和检察院的人叫了过来,让他们把今天参与执法的人全部带回去调查。

        这些人不敢反抗,但嘴上还是一个劲地叫屈喊冤。

        “你们这些为虎作伥的败类,还有脸喊冤,你们的党性和原则哪里去了!”将中岳恨恨骂了一句,向姚俊明道:“姚市长,是我没有做好工作啊,这件事我们一定吸取教训,深刻反省,切实提高执法水平!”

        姚俊明冷哼一声,根本不理将中岳,反而是一转身,大步流星就奔着人群去了,老远伸出手,脸上的寒冰也快速融化,换上热情而又带着愧疚的笑容,道:“包厅长,惭愧啊,实在是惭愧,龙山出了这样的丑事,我这个当市长的心里有愧啊,我向你检讨!”

        包亚建伸手浅浅一握:“姚市长言重了,发生这样的事,是我们都不愿意看到的,但姚市长能够在发现问题的第一时间,就快速解决、迅速纠正,这说明姚市长对于投资商还是非常重视的!”

        “尽一切可能,维护投资商的合法权益,为投资商创造一个优良的发展环境,是我们龙山市一贯坚持的政策!”姚俊明心里一阵感激,包亚建在关键时刻,还是拉了自己一把,他要是摆出一副挑刺的架势,那自己就很被动了。

        “发现问题并不是关键,用什么样的态度来看待问题、解决问题,这才是关键!”包亚建也不好太为姚俊明说话,还是板起脸说了两句。

        “是,包厅长说得对,我们一定以此事为鉴,认真吸取教训,在全市开展一次招商引资的教育大会。”姚俊明说完,就侧头看着郭显毅和董力阳,道:“是郭先生和董先生吧,实在是抱歉,我要代表龙山市政府,向两位以及考察团的所有企业家道歉,是我们没有把工作做到位啊,让投资商受了委屈。”

        董力阳道:“姚市长言重了,这种事情很难避免的,包厅长说得对,出问题不怕,怎样解决问题,才最重要。”

        “谢谢董先生的理解!”姚俊明心里松了口气,看来自己今天的痛下杀手,还是起到了效果的。

        郭显毅就没有董力阳那么圆滑,他道:“与企争利的事,我见过,但像今天这样恶劣的,我还是头一次见到,实在是太不像话了!说句实话,我都有点担心,我怕我的炼钢厂在南江建成之日,就是关门充公之日。”

        因为局面已经得到控制,考察团的其他人也都围在了现场,得知今天的事,是南云县政府要把将军茶从企业的手里抢走,也是纷纷开口发言,附议郭显毅的说法。

        姚俊明立刻就道:“我向诸位企业家做一个承诺,今天的事,是第一起,也是最后一起,我们龙山市今后绝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情,请大家相信我一次,也给龙山市一个机会,龙山市会用实际行动,来证明我们是信守承诺的!”

        姚俊明不得不表态啊,这帮企业家的能量非同小可,影响力遍布全国,真要是把这件事捅到省上,自己肯定是要受牵连的。

        包亚建就笑道:“刚才事情的处理过程,大家也都看见了,我觉得姚市长是一个有诚意有担当的市长,我们应该相信姚市长!”

        众人都没有说话,这让包亚建有点尴尬,他赶紧扭脸把曾毅叫上前来,“小曾啊,南云可是你的地盘啊!我们到了南云,你却让大家站在这里风吹日晒,你这个东道主,做得可实在是不合格啊!”

        曾毅就讪讪一笑,道:“关于这件事,我相信姚市长是一定会给大家一个说法的,所以就请诸位财神爷不要站在这里围观了,听我这个东道主来安排好不好?咱们先去参观将军茶厂,到里面坐着,一边喝茶,一边畅聊,有什么话都可以讲,如果大家对这件事的处理不满意,对我们龙山市的投资环境不放心,我相信姚市长还是会以礼相待,不会硬把诸位财神爷扣在南云的!”

        曾毅说完,朝着四周一拱手,“诸位财神爷,强龙也不压地头蛇啊,大家就给我这个东道主一点薄面吧!感激不尽,感激不尽!”

        考察团的这些大佬听曾毅这么一说,都是微微一笑,道:“好,咱们就去将军茶厂!”

        姚俊明松了口气,只要肯交流,那就有希望嘛,他对曾毅有些惊讶,心道这位年轻人好大的面子啊,这些大财主连包亚建的面子都不给,这位年轻人一开口,气氛就立刻缓和了很多。

        曾毅就过来请示了一下,道:“姚市长,那我就先带考察团进茶厂去参观?”

        姚俊明露出笑脸:“一定要拿最好的将军茶,来招待我们龙山的尊贵人。”

        “姚市长放心,我一定按照你的指示,当好这个东道主!”曾毅说完,就领着考察团的成员进了将军茶厂。

        姚俊明微微颔首,不错,就凭他向自己请示这一点,就知道这位年轻的干部很不错,懂礼数,知进退。

        等曾毅走远,姚俊明一把扯住包亚建,低声问道:“包厅长,还请你指点一下,这位年轻的干部是……”

        包亚建还有点意外,道:“是你们南云县招商局的局长曾毅啊,这次他被省里点名,出任考察团的副团长,和我一起负责考察团的接待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