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首席御医在线阅读 - 第一三九章 谁的面子

第一三九章 谁的面子

        张经理立刻上前,笑脸相迎,道:“这位就是领导吧?”

        曾毅介绍道:“这位是我们康部长!”

        “康部长您好!”张经理就伸出手,“欢迎您到咱们清江大饭店指导工作!”

        康德来心里有点吃惊,自己吃个饭,怎么就变成了指导工作呢,自己这身份,也就能在南云县指导指导工作,到了荣城,随便谁都能把自己给指导了。

        曾毅介绍了一下:“这位是清江大饭店的张总。”

        康德来赶紧伸出手:“不敢,不敢,指导工作可谈不上啊,我们也就是来消费的。张总把我们当做是普通的消费者就行了。”

        这位张总在南江政坛也算是小有名气,以交游广泛、人脉宽广著称,背后又靠着顾家,是不少想升官发财的人的结交对象,康德来虽然不认识,但也听说过。

        “这怎么可以,康部长来了,我们一定是最高规格接待,您可是咱们平时请都请不到的贵呢!”张经理不敢小视,连曾毅都要在楼下候着,这要么是大人物,要么就是曾毅的顶头上司,他小心翼翼地掏出自己的名片,“康部长,以后再来荣城,可一定要赏个面子,务必下榻在我们清江大饭店啊。”

        康德来笑呵呵地接过来,这下面子可大了,他道:“只要张总不嫌我叨扰的话。”

        “怎么会,怎么会!”张总连连摇手,道:“上面最好的包间已经准备好了,我带诸位领导上去!”

        进电梯的时候,康德来凑到胡向前身边,轻声笑道:“胡老弟,还是你的面子大啊!”

        胡向前笑而不语,这哪是我的面子,都是曾毅的面子,他本来还想找机会旁敲侧击一下,向康德来打听打听曾毅的来头呢,现在听康德来这么讲,就知道康德来对曾毅的来历也是完全不清楚,他伸出手道:“康部长,您先请,今晚咱们可要好好喝两杯。”

        “一定,一定!”康德来笑着,他以为是胡向前在省城有什么大背景呢。

        电梯直接到了顶楼,还是在“锦绣厅”,清江大饭店顶楼的这几间包厢,基本是不对外开放的,只有清江大饭店总经理这个级别的人,才能对包间的使用作出安排。

        就连曾毅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都觉得清江大饭店的包间太过于奢华,更不要提这些从县里来的干部。推开包间大门,康德来脸上的表情虽然不变,心里却是有些发怵,这个包间的规格也太高了吧,自己今天带来的钱怕是不够。

        张经理殷勤地招呼大家坐下休息,立刻就有服务员端着茶上来。

        康德来想找菜单看看价格的,没想到张经理道:“几位领导要是放心的话,今天晚上这桌就由我来安排吧,我会让厨房拿出最好的水准来!”

        康德来心里暗道完了,今天自己说不定就要被撂在这里了,这个胡向前,不过是请几个部下吃顿饭,用得着这么高的规格吗!就是招待市委书记和市长吃饭,南云县竭尽所能,也没拿出过这么高的规格啊。

        清江大饭店的效率很高,张经理的刚吩咐下没多久,厨房就开始上菜了,香麻鸡、雪花牛肉、鲍鱼酥、醉活虾……。清江大饭店卖的是改良的南江菜,选用上乘材料,但做法又很地道,菜一进包间,众人就闻到熟悉的南江风味,一个个拇指大动,再看厨师精心设计的造型,大家都有些按耐不住了。

        康德来一看,也做好了今天大出血的打算,一摆手,道:“大家不要拘束,都敞开了吃,把这半个月没吃的都找补回来。”

        众人上了餐桌,张经理又让人拿进来一瓶茅台,一瓶皇家礼炮,中外结合,道:“今天诸位领导能到我们这里来用餐,是看得起我们清江大饭店,这两瓶酒,算我个人的一点小小心意。”

        康德来还想推辞呢,服务员已经眼疾手快地把酒瓶打开,张经理给自己倒满一杯:“这杯酒我敬在座的所有领导,祝几位领导今晚吃得开心,喝得尽兴。”

        张经理一饮而尽,看了看曾毅的眼色,就道:“领导们慢用,我就不在这里打搅了。”

        等张经理离开,康德来心里就琢磨开了,胡向前在龙明县混了这么些年,现在还只是位副县长,倒是想不到他在荣城会有这么大的面子,能订到清江大饭店最好的包间,还能让张总陪前陪后地招待,另外有好酒奉送,太有面子了,看来以后少不得要跟这位胡县长多亲近啊。

        这些基层的干部喝酒,有一个坏毛病,喜欢讲一些小笑话、荤段子,尤其是有女干部在场的情况,一个比一个能讲,但今天谁也没有讲,在场的就晏容一个是女性,谁敢跟她讲啊,讲笑话也得分对象,跟晏容讲,她不高兴了,直接就给你一个难堪。

        晏容对今天的菜赞不绝口,道:“都说朝里有人好做官,没想到吃饭也一样,清江大饭店的菜我以前也吃过,但没有今天的口味正。”

        “有吗?”曾毅倒是不觉得,“在英国呆了大半个月,回到南江之后,我闻着空气都是香的。”

        在场的人大为赞同,回来之后大家觉得吃什么都香。

        晏容见曾毅质疑自己的结论,就道:“我的口味可是很刁的,只要稍微有一点点差别,我都能吃得出来。”

        康德来搞宣传的,三句话不离本行,笑道:“我倒觉得上次给小晏做菜的那位厨子,是位好厨子,不趋炎附势,也没有因为小晏是位美女就特殊关照,不像今天这个厨子,他们张总一个招呼过去,就格外卖力,连做出的菜都跟平时不一样。我们平时选拔党的干部,也要选第一位厨子,有原则,有党性,这样的干部,才是踏踏实实干事的好干部。”

        曾毅看了一眼晏容,晏容正好也在看他,两人都差点没忍住笑,心说这个康德来也真是有意,人家厨子给你做了份高水平的菜,你还嫌人家没有原则没有党性,这话要是传到厨子耳朵里,看他不往你的饭里吐口水。

        吃过饭,张经理又出现在了锦绣厅内,搓着手道:“几位领导,今天的饭菜合不合口味?要是还有什么想吃的菜,我马上让厨房再做!”

        康德来笑道:“清江大饭店真是名不虚传,今天的菜非常好,大快朵颐啊。”

        “有康部长这句鼓励的话,我们就更有干劲了,今后我们会更加努力,进一步提高菜品和服务的质量!”张经理的嘴非常能说,句句让人舒服。

        起身要结账,张经理连连摆手,道:“领导们来指导工作,我们安排一顿简单的工作餐招待,怎么还能收餐费呢,这不是批评我们嘛!领导们要是觉得我们的菜还不错,赞上一句好,我们就已经很满足了。”

        康德来板起脸,道:“这怎么可以呢,说好了是来消费的嘛,哪有消费了不埋单的道理,岂不成了吃霸王餐!”

        张经理也有办法,他让服务员送上文房四宝,“这样吧,领导就给我们题个字。”

        康德来是宣传部长,年轻的时候也是个文人骚,对书法算是略有研究,他看张经理一片赤诚,不似作伪,就摆出一副为难的样子,道:“这不太好吧?”

        “领导们的墨宝,可都是万金难求,算下来我们还沾了光呢!”张经理立刻递上毛笔。

        康德来略作推辞,拿起毛笔,想了片刻,然后挥毫泼墨,写下八个大字:“庖丁鼓刀,易牙烹熬。”

        这八个字出自苏东坡的《老饕赋》,庖丁是古代有名的的刀功高手,庖丁解牛的成语说的就是他,而易牙也是传说中的调味高手,这八个字,是对饭店以及厨子的最高褒奖了。

        张经理带头鼓掌,“好,康部长的字,笔力不凡,气吞山河。”

        “谬赞,谬赞!”康德来倒是很谦虚,“也就是勉强能看罢了!”

        张经理又夸了一番,让服务员小心把康德来的墨宝收好,然后送康德来一众人下楼。

        曾毅拖在了后面,对张经理道:“张总,今天麻烦你了!”

        “曾局长说这话就见外了!”张经理笑着,顾迪和顾宪坤都打过招呼,曾毅来清江大饭店吃饭,一律免单,这待遇就是那些省长的公子都没有,可见曾毅在自己老板的眼中份量有多重,“只要没耽误领导们的事就行!”

        曾毅在心里记了对方一个情,道:“有空了,我请张总喝两杯。”

        “那我就随时恭候曾局长的召唤!”张经理气气地把曾毅送到了门口。

        胡向前和康德来走在前面,商量着明天回县里的事,龙明县和南云县都属于是龙山市,上刚好顺。

        定好明天的行程,胡向前突然低声道:“小曾这位同志很不错,今天这顿饭本来说好了是咱们两个请,没想到最后反倒是沾了小曾的光。”

        康德来是老政,怎么会听不明白胡向前的潜意,原来张经理这么殷勤,都是冲着曾毅来的。上次省人院院长亲自出马,他就觉得曾毅不一般,但听说邵海波和曾毅是师兄弟,他也没多想,但今天这顿饭真要是曾毅安排的,那曾毅的来头可真是不小啊。

        康德来心中惊讶的同时,也是泛起一丝惊喜,没想到自己身边,居然还潜伏着这种通天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