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首席御医在线阅读 - 第一一零章 别想舒服

第一一零章 别想舒服

        仅一夜的时间,王金堂骑电动车配司机的笑话,就传遍了整个南云县城,成为了街头巷尾的谈资。就连王金堂在全县经济工作会议上被县长罚站的事,也是人人皆知。

        卫生局的会议室里,几位副局长,以及局党委的委员们,坐在那里一边闲聊,一边等着王金堂露面,心里却是各有想法。

        作为事件的始作俑者,曾毅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慢条斯理地喝着茶,他也没想到自己一次小小的反击,竟然会引起如此大的连锁反应,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内,王金堂怕是都无法在南云县抬起头了。

        曾毅来的时候,摆出一个软柿子的姿态,以示自己下来并不是要争权夺势的,但没想到别人还真把自己当成了软柿子。

        高万祥第一次在办公室的问题上搞鬼,曾毅容忍了,第二次他又在住房的问题上点阴火,曾毅还是容忍了,当高万祥第三次在车的问题上起幺蛾子的时候,曾毅就决定不忍了,不把这帮家伙踩服气,自己怕是什么事都干不成,大把的精力,全浪费在应付这些小把戏上了。曾毅连袁文杰都敢收拾,何况一个县卫生局的局长呢。

        王金堂端着自己的太空杯走进会场,脸上看不出有任何的尴尬,但没有往日那么多的开场白了,他往位子上一坐,就道:“同志们,开会了!”

        “两件事!第一,县里今年的扶贫任务下来了,咱们卫生局负责老熊乡的扶贫工作,县里要求派人下去蹲点,时间是半年,咱们定一下人选;第二是确定今年招商引资任务的目标和额度,把数额一定,顺便各股室都分一分。”王金堂拧开自己的太空杯,喝了一大口,道:“现在大家议一议,自由发言吧!”

        副局长贾学功就道:“去年咱们局招商引资的任务,定的是一百二十万,最后只完成了五十万,今年要不还定一百二十万吧!”

        王金堂的脸就黑了下来,“我申明一下,将县长对咱们局的扶贫和招商工作,非常地重视!”

        会议室就没人说话了,具体怎么回事,大家心里都清楚,明明是你王金堂开会迟到,被县长抓了典型,还好意往自己脸上贴金,说是将县长的关心与重视,怎么就不见县长去关心别的兄弟单位啊。别的好事没见你往局里揽,这种好事你倒是很能往局里揽。

        看没人说话,王金堂就提了个数字:“今年的目标,我看就定八百万吧,我个人负责一百二十万,剩下的大家分一分。”

        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去年整个南云县才引来一千三百万不到的资金,就这,还是汇报材料上的数字,实际到账的资金怕是少得可怜吧。你王金堂竟然张口就提八百万,你自己想死,也不要绑着大家一块啊。

        “局长,这个数字是不是有点太多了,去年同志们为了拉那五十万的资金,已经是求爷爷告奶奶了,嘴皮子都磨破了。这八百万,我怕同志们接受不了啊!”贾学功第一个反对,谁愿意揽这种不可能办到的事啊。

        有人附和:“是啊是啊,这个额度确实有点太高了。”

        “要不就一百三十万吧。”有人出来和稀泥。

        王金堂虽然是一把手,但不敢犯众怒,看大家都很反对,他只好道:“这个额度,咱们稍后再商量,那就先把下去扶贫的人选定一下吧,我还是那句话,将县长非常重视!”

        众人心里又是一凛,去年局里派的是一名办事员下去扶贫,今年肯定是要提高级别了,既然将县长重视了,至少都得派局领导一级的人物吧,也就是说,这个人要从在座的人里面选出来。

        老熊乡是个什么情况,不用实地去看,光听名字就能知道,深山老林,熊瞎子出没,连一条像样点的都没有,全乡十八个村,就有十一个还没有脱贫,是整个南云县最穷的地方了,去了一抬眼全是山,一低头全是草,谁也不愿意放着县城的好日子不过,去那鸟都不拉屎的地方蹲点。

        “我觉得有一个人非常合适,曾副局长。”

        高万祥起了个头,“以前咱们也扶贫,年年扶,可年年贫,归根结底,我认为是眼界的问题,咱们这些人都是山洼洼里走出来的,没见过什么大世面。曾副局长就不一样了,他是从省城派来的优秀干部,文化水平高,眼界也开阔,他去扶贫,说不定就能想出一条帮助群众脱贫致富的金点子呢。大家说是不是啊!”

        曾毅心说我记住你了,高万祥,你绝对是个记吃不记打的货,看来还是没把你收拾惨啊,你等散会了咱们再说。

        屋子里的人都没吭声,等着别人先发言,昨天的事,大家都看出来是曾毅整的,王金堂的教训就在眼前,所以没人想去惹曾毅。

        王金堂就笑着道:“我觉得高主任的说法很有道理,曾毅同志,你看是不是把这副担子挑起来啊?”

        曾毅就开了腔,“既然将县长重视,我们就应该比将县长更重视才对,必须把这两项工作,当作局里的头等大事来办,扶贫工作由我这个局里的二把手去做,我觉得是合适的……”

        王金堂面色一喜,没想到曾毅这么痛快就答应了,他张开嘴,准备要表扬几句。

        “但是……”曾毅这一句但是,让王金堂的心就悬了起来,“我认为局里对招商引资的工作还是不够重视啊,冲县长对咱们卫生局的信任,八百万绝对不行,我认为至少应该一千六百万才合适。”

        王金堂的脸色就白了,曾毅这是在跟自己叫板啊,“曾毅同志,你有这份工作的热情固然是好滴,但也要考虑实际情况,以及同志们的感受嘛!一千六百万,是不是有些好高骛远了呢?”

        “我觉得一千六百万不多,事在人为嘛!”曾毅笑眯眯看着王金堂,“虽然局里已经决定让我下去扶贫,但我这里还是表个态,一千六百万的额度,我负责七百万!”

        会议室里的人全都被惊呆了,曾副局长好大的魄力啊,一张嘴就是七百万!

        大家看着王金堂,脸色就有些耐人寻味了,副局长都七百万了,你这个当局长的,绝对不能比这个数还低吧。

        王金堂的被狠狠将了一军,他不能不接招,如果不接招,以后在局里的腰杆可就直不起来了,可他又没办法接招,拿什么接啊,接了绝对是死无葬身之地,根本没有办法完成的任务嘛。牛皮吹出去,到时候完不成,那不相当于是主动申请处分,自杀的嘛。

        这曾毅真是个王八蛋!

        王金堂心里骂着,你一个人就揽下七百万,老子要是比你再多一点,那剩下的总额度也没有多少了,这等于是送个大人情给在场所有的人啊,大家肯定也乐得坐观其斗了。

        可王金堂又没办法说曾毅提出的额度不现实,人家都拍胸脯定了七百万,你要是硬压着,这事要是传了出去,那就是破坏县里的招商引资工作,破坏招商,就等于是破坏县长和书记的政绩,这顶大帽子压下来,自己屁股下面的局长之位,不挪也得挪了。

        如果不让曾毅去扶贫,另派别人下去,先不说别人愿不愿意,曾毅刚才已经把话说在前面了,派的人级别不够,那就是对县长的关心不够重视,明明有二把手抢着去扶贫,你拦着不让去,说不过去吧!

        王金堂的太空杯抓在手里,茶水洒了出来都不自觉。

        眼下只有两条了,要么自己比曾毅领更多的额度,要么自己下去扶贫,可王金堂敢下去吗,下去半年再回来,卫生局怕是就姓曾了吧!再说了,自己这个一把手,放着卫生局的工作不抓,跑去扶贫,也不太像话啊。

        在场的人一个比一个算得精,曾毅的一千六百万,看起来很多,但平均到每个人头上,才几万块而已,而王金堂的八百万看起少了一半,但平均在每人头上,却要七八十万,这笔账谁都能算得过来,谁也不愿意为了别人的政绩去扛黑锅。

        再说了,曾毅下去扶贫,那自己就不用去了,既不用下去受苦,还能完成招商任务,这种两全其美的好事,大家何乐而不为。

        副局长贾学功就道:“曾副局长既要扶贫,又主动承担这么重的招商任务,让我深受感动,这样吧,我领一百万的任务。”

        所有人又是一惊,平时不怎么说话的贾学功,哪来的胆子,竟然敢掺和到一二把手的掰手腕之中。

        王金堂就彻底没退,强挤出一个笑脸,道:“既然同志们都这么有热情,那么今年的招商任务就定一千六百万吧,我自己承担七百五十万!”

        大家一听这个数字,就知道王金堂是多么地底气不足了,一个个齐声附和,两件本来让人很头疼的事,就这么轻松地定了下来。

        散会之后,曾毅把高万祥叫了过去,一进门,就把一页材料甩在高万祥面前:“高主任,这个高锦丽的情况,你要给我一个解释!”

        高锦丽是高万祥的侄女,是局里招聘来的临时打字员,却领着副股长级的工资,前几个月,连卫生局正式职工都不是的高锦丽,竟然堂而皇之分走了局里的一套房子。